第06折:龙眼要塞 新 (1/3)

熊猫战纪之大典 王涉 4927万 2021-05-19

雨皇五年,岁在壬申,秋,亚州熊猫族,云苏城

“在下乃飞云大宗长飞猫显,飞猫趸之孙,哼哼,许久不见。”

“哦,上官快快请坐,不必如此拘礼。我与你祖父乃是莫逆之交。当年若非他死保云道城,恐怕我等早已灰飞烟灭。唉,陈年旧事,陈年旧事啊。”

“就不坐了,有件事,特来通知你。”

“什么事,要劳烦大宗长亲自前来。”

“要塞山区……他们行踪露了,三家围杀了他们……你要说实话。”

……

……

“云风断,到底在不在里面!!!”飞猫显打破死寂,催问着。

“怎么可能!左门虎骗了我!!大伯,我…我…”刚刚反应过来的云道城奉常急忙道。

“雷继德,他没骗你,是你们太精了。你们这窝糊涂蛋!!熊天和左门虎翻脸!是为何!到今日还看不透?他有意放你们生路!!你们偏偏撞死路!嘿嘿,好作,好作,轩龙老儿,该让位子了。”高大英俊的飞猫显得意道。

“什么!左门虎!是熊天派来……”云道奉常雷继德震惊道。

“飞猫显!!你胆敢直呼我太爷名讳!你这个飞云城的狗腿子!图谋我云道城,速速滚去,不然我定砍下你狗头!”一个小年轻拿着剑指着飞云大宗长叫唤。

“云略,雷衍,休得无礼。他只是奉命而来!”苍老的城主伸手示意。

“太爷!让我宰了他!”雷衍戳一条铁枪,站在年轻的弟弟左侧,大声道。

“呦,叫的倒亲,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是雷奉常的孙子吧,过继给城主,续个后。”飞猫显得意的望着城主,他的老脸透着微怒,却不敢发作。“轩龙,当年你的儿子们跟了云道,九头牛都拉不回,已经死绝了。哈哈哈哈。”高大俊秀的大宗长肆意嘲戏着,完全看不出平日的文雅,他毫不顾殿上的剑拔弩张,他的几百个侍卫们额头渗出冷汗,抓紧手里的刀,盯着对面城主的死士们。大量兵士用弩弓互相瞄着,手指僵硬的压着勾机,怒视对方。六个小年轻和五个年轻女孩,站在奉常雷继德左右,拿着兵刃,怒指着飞扬的大宗长。前面的云略,雷衍两兄弟,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砍了飞猫显。

……

……

“住手。大宗长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多年来暗中保护云道城。飞云城中无数权贵想要我们死,切不可好赖不分,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老城主站了起来,平和的说着。

“云道轩龙,我没那个闲心!云道家族早就该彻底抹除,我恨不得立刻收下这座城,是熊天暗中保护你们,现在……他死了。”飞猫显走上内阶,死死盯着这个枯朽的老城主,他有些小惊讶,在所有挺过乱世的老东西里面,云道轩龙是活的最长的。

“大宗长,你祖父的遗命,你还记得吗。”云道轩龙费力的,和气道。

“云风断,到底在不在里面!!!”飞猫显一把抓住老者的衣领,怒道。

众年轻纷纷提刀近前,九个飞云紫衣侍挡在内阶前,对峙着。雷继德依然在回想着自己犯下的大错,是他同意左门虎带走云风断的,没想到却让他们送了性命。

老城主猛的挣脱开,转头看着众人,他苍老的脸上,瞬间爬满了震怒,一挥手,他的手猛的停在半空,愤怒的盯着众人,许久,愤怒从他的脸上爬走了,恢复了和蔼可亲的睿智老者脸。他扭头看向飞猫显,只见这个年轻的大宗长,有些紧张,云道轩龙拉着他的手,将他按在城主宝座上,后退几步,侧身站立,对着众人和飞猫显缓缓道。“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

“若在,他必死,我现在就可以接手。若不在,我也可以放开手脚,这是当年的筹码,我志在必得。我祖父太善良。现在你们知道该怎么做!!”飞猫显大声道。

“混账!这里轮不到你撒野!!”云略双手抓着宝剑,顶着紫衣侍卫的盾牌,用力往前推,飞云侍卫死死撑住,飞猫显的随从和亲兵们,云道城死士们,手里都渗出了汗,他们生怕这个小孩发疯,一旦动起手来,就是一场血雨腥风。侍卫长拿着硬弩斜望着宝座上的飞猫显,分外担心,这个新上任的大宗长,野心忒大,能力却不济,远没有他爹的老谋深算,远没有他祖父的勇猛刚正。

“住手。”老城主低声喝退云略,对着众人说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我倒希望大宗长早点接手。”众多死士和云道兵卒震惊的看着老城主,他们不得不后退几步,但刀剑弩枪依然不敢放松。老者盯着宝座上的年轻人,继续道“飞猫显,我会履行盟约,不过你也要执行你父亲的遗命,从我的重孙女中选一个作正室。”飞猫显挺直身子,端坐着,他想要伸手扶一下,却发现这个宝座太大,根本没有左右扶手,坐着很不舒服,忙又收起胳膊,盯着内阶下的几个年轻女孩仔细看着,一丝喜悦出现在他的嘴角。

云略大怒,推开上来拉他的随从,用剑指着飞猫显,对着老城主大声道“太爷!!你为何如此怕他!!到底怎么回事!!短耳登放开我!我现在就砍了他。”随从短耳登死死抱住云略,叫道“小城主,不可鲁莽!”

云道轩龙见飞猫显没有立即反对,满意的点头,他对着不远处的侄子说道“继德,让他们都撤了,把你孙女们的生辰拿来,给大宗长过目。”

众多小年轻纷纷大骂飞猫显,几个女孩满眼怒火,大声反对,宁死不从。

飞猫显轻蔑的看着,缓声道“轩龙城主,若非我祖父仁慈,你们当年就死光了,苟活这么多年,也够本了。只有我坐上城主之位,三家的封锁才会解除,才能重振此城。你们也可以滚出我的封地了,哈哈哈哈哈哈……”

云道轩龙低声道“倘若,云风断没死呢。”

“住口,休要匡我!”飞猫显猛的站起来,怒道。

“飞猫显大宗长,我们都害怕,残党会利用云风断卷土重来。这才是你父亲迟迟不肯接手的原因。你放心,只要消息确认。你随时来都可以,云道城本就是你的。”老城主缓和道。

“云风断,到底在不在里面!!!”飞猫显紧张的问道。

“在。”云道轩龙坚定的说道。

“好!好!好!他必死无疑。”飞猫显兴奋的来回踱步,突然他停下来,严肃道“城主,我会履行盟约,你们即刻启程,去往西郊火社,那里的庄院,足够你们生活。这是我父亲特别交待的。你放心,我已经派了重兵保护。不过,你的人永远不能再进云道城。”

云轩龙笑道“这样最好。”

“太爷,你疯了!!!”雷衍大叫道,要冲上来,被雷继德和侍卫瞬间抓住。

老城主看着众人,缓缓道“都下去吧。”士兵和死士不情愿的收起刀剑,纷纷对着老城主俯身施礼,退了出去,殿外数万名云苏城卫兵戒备着。

侍卫长见机忙道“收起兵器,莫伤了两家和气。”刷的一声,飞猫显的侍卫们收起了武器。纷纷松了一口气。九个飞云紫衣侍也收起刀剑和盾牌,分立左右。

大奉常雷继德,让十几个士兵拽着那些愤怒的小年轻,退出殿去,侍卫长忙趁机下令,让侍卫们也远远退到殿门戒备,空旷的大殿上,只剩下老城主,飞猫显,和九个飞云紫衣侍。

“说吧,熊天族长的遗命是什么。”

“把你们全杀了。”飞猫显盯着老城主,低声道。

“是你的,还是他的。”老城主看着这个充满野心的年轻人,小心问道。

“是他的……也是我的。”

……

……

雨皇五年,岁在壬申,秋,亚州熊猫族,要塞山区

“莫非!这个店主已经知道杀手们的来历?”盘锌心中大惊,几日来仓促赶路,大小事务格外烦心,让盘锌看不透太多事情,特别是这个不起眼的小客栈,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但又说不出哪里有异,店主倒是个机警的老江湖,不过这些有家资的买卖人,向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