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来吧!哪位勇士愿与我共守荣光! 下 (2/3)

恰努普:“真岛先生?”

这道快步朝恰努普走来的身影,正是绪方。

刚刚,绪方在离开阿依赞的家后,便笔直奔赴恰努普的家。

还未抵达恰努普的家,绪方就突然收到了“恰努普现在正于‘老地方’召集所有人”的消息。

绪方虽不知这消息是什么情况,但绪方仍旧继续笔直地奔赴恰努普的家。

刚抵达家门口,便撞见了恰好正于此刻出门的恰努普。

“恰努普先生。”绪方停在恰努普的身前,“我有些话想和你说,不知你现在方便吗?”

“现在吗?”恰努普挑了挑眉,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不太方便呢。”

“我现在……得去跟赫叶哲的大家说一些话。”

“等我讲完话后,你再来找我吧。”

“真岛先生,你要不要也过来听听?我要跟大家所说的话不会太长的。”

……

……

红月要塞,老地方——

奇拿村的村长、同时也算是绪方的熟人之一的切普克,他的眉头自得知“幕府军来袭”的消息后,直到现在都没有松开过。

已经成为了红月要塞的一员的奇拿村的村民们,自然是不可能缺席这场恰努普突然发布的召集。

此此时其他村绝大部分的村民的都是面露愁容。

说句实话——切普克现在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他不明白。

不明白自己的村子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先是于几年前遭遇那场突如其来的“失踪事件”,不不少村民直到现在仍未归来。

接着,又于前阵子遭遇了哥萨克人的袭击,又是死伤无数。

好不容易获得了恰努普的同意,得以入住红月要塞,本以为能过上安定的日子,结果……幕府军来了……

这一重又一重的磨难,让奇拿村的村民们都不由得去想——他们是不是被诅咒了……

在在得知幕府军来了后,切普克也有与村里的人商议过该如何是好——但商议了半天,屁也没商议出来。

现在,切普克只能寄希望于恰努普他们能够带领他们安全地度过此次的难关……

“村长。”

这时,一名就站在切普克身旁的中年人,突然用手肘轻轻地戳了戳切普克的侧腹,压低音量,用只有他与切普克才能听清的音量接着轻声地说:

“我刚才……认真想了想。”

“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就投降吧。虽然投降和人后,和人肯定不会多么友善地对待我们,但最起码我们还能活着……”

切普克没有回应中年人的这番话,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这位中年人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不发一言。

……

……

“真多人啊……”绪方环顾着四周,“红月要塞的所有住民现在真的都齐聚在这儿了啊……”

恰努普现在有事要忙,绪方也没法强迫人家立即停下自个手头的事情。

因此——绪方也只能先静静地等恰努普忙完他自个的事情后,再慢慢跟恰努普去谈事情。

对于恰努普的这突然召集赫叶哲的所有住民的举动,绪方还是蛮好奇的。

与其无所事事地等待,倒不如来听听恰努普想跟赫叶哲的众人说些什么——于是绪方接受了恰努普的邀请,来到了这“老地方”。

来到目前已经人山人海的“老地方”后,长着张和人脸、穿着和服的绪方,便立即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

绪方怎么说也在红月要塞待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了,所以有些人认得绪方,瞟了绪方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

但也有些不认识绪方的人,朝绪方投来了恶意、不怀好意的视线……

将这种种视线统统无视的绪方,正思考着自己应该站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时——

“哎呀,这不是小伙子吗?”

“库诺娅?”

绪方循声转头看向正叼着烟枪、缓步走向他的库诺娅。

“你也来凑热闹吗?”库诺娅走到绪方的跟前后问。

“算是吧。阿町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刚给她换过药了,现在应该正在诊所里安安静静地休养吧。”

说罢,库诺娅瞥了眼不远处的一名正被自己的母亲抱在怀里的小男孩,然后掐灭了手中的烟枪。

“真多人啊……”库诺娅感慨道,“上一次这样召集所有人……我都不记得是啥时候的事情了。”

“……大家的情绪都很不安呢。”绪方轻声补充道。

绪方从刚才便发现了——发现空气中所弥漫的气氛并不积极。

只需侧耳倾听,便能听到许多诸如此类的言论:

“我们之后到底该如何是好……”

“现在只能投降了吧……”

“城外的和人似乎是想要我们的这座城塞,想要我们我们的土地……为何我们会突然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据说城外的和人有上万人……我们不可能打得过吧……”

……

类似于此的言论,不断出现于人群的各处。

绪方虽然听不太懂这些阿伊努话,但他能从语气中大致猜出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乌帕努今日所进行的那场“投降演说”所造成的效果,实质上已经超过了乌帕努本人的预期。

听了乌帕努的那场“投降演说”的人,一传十十传百,乌帕努他那“投降万岁”的思想,已在不知不觉中扩散了开来。

“哈哈。”库诺娅笑着耸耸肩,“大家其实只是被突如其来的强敌给吓到了而已。”

“我们赫叶哲的住民主要分成两部分——10年前,一同因气候恶化而联合起来,南下寻找新家园的那4个部落的族民。以及在赫叶哲建立起来后,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入住进来的人,比如你很熟悉的奇拿村。”

“前者的数量占了绝大多数。”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10年前的南迁,但我听闻过10年前的那场南迁非常壮烈。”

“付出了无数血与泪的牺牲,才终于找到这片宜居的土地,并在此之上建起了新家园。”

库诺娅跺了跺脚下的大地。

“小伙子,大家对脚下的这片好不容易建起的新家园感情之深,远超你的想象。”

“若要他们将脚下的这片土地拱手让给他人,绝对没有几人答应。”

“大家现在只不过是有些被吓懵,以及有些迷茫而已。”

“现在……大家只缺一个能驱散他们的迷茫,点燃起他们斗志的人。”

库诺娅冲绪方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就不知——有没有人能够将大家的迷茫驱散,将大家的斗志点燃。”

“快看!恰努普他来了!(阿伊努语言)”

这时,距离绪方和库诺娅不远处的某地响起一声大喊。

这道大喊立即引起连锁反应,众人纷纷将视线转到“老地方”的东面,转到立于“老地方”东面的一座用木头和泥土搭建而成的高台上。

只见那座高台上,屹立着恰努普他那高大的身影。

……

……

“大家,请安静下来!”恰努普高声大喊道。

在恰努普的这道喊声落下后,吵嚷声缓缓止歇。

站了千余人的空地,很快便变得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站在高台之上的这位中年人,集中在这位一直以来都备受他们信赖的领袖。

恰努普脚下的这座高台,高约5米,是为了方便像恰努普这样的高层在“老地方”训话而特地建起的。

见高台下终于安静,恰努普深吸了口气,随后接着大喊道:

“各位,相信你们已经全都知道了吧?”

“就在外面!就在这高大的城墙外面!数千和人虎视眈眈!”

为了能让高台下的千余人都能听清他的话,恰努普的每一句话都是用尽全力地喊。

“他们来得很突然。”

“他们是为掠夺而来,他们是为了霸占我们的土地,为了抢夺我们的家园而来。”

“按照我们目前已知的情报,目前聚集于城外的和人,只不过是他们所发动的大军的一小部分。”

“为了掠夺我们的家园,此次和人们共发动了1万大军,现在聚集在墙外的和人,只不过是他们的先头部队而已。”

恰努普的此言刚出,高台下立即一片哗然。

几乎所有人都是满面惊恐地面面相觑。

“欸?”

“一、一万人?!”

“城、城外的和人竟然只是先头部队吗?”

……

恰努普的这番话,宛如投入池塘后,令池塘炸起水花并泛起大量涟漪的巨石——原本安静下来的人群,再次变得吵嚷了起来。

“恰努普他在干什么?”一名站在雷坦诺埃身旁、与雷坦诺埃一样是“主战派”的一份子的中年人,朝雷坦诺埃急声询问道,“他这个样子,不是让大家更害怕了吗?”

雷坦诺埃没有理会他身旁的这位中年人。他环抱着双臂,继续用如炬的目光看着恰努普。

恰努普扫了高台下的众人一眼后,再次深吸了口气:

“想必各位都很害怕吧?”

恰努普的嗓门压过了人群的吵嚷声。

被恰努普的这大嗓门所吸引的众人,都自觉地止住了吵嚷,再次将视线集中在恰努普身上。

“大家一定都很害怕吧。”

恰努普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用疑问句,而是用肯定句。

“不知现在该如何是好。”

“不知是该奋起反抗,还是选择屈服于和人的** ,开城投降。”

恰努普又停顿了一下。

再次扫视了一遍高台下的众人后,他说:

“我现在……想跟大家讲2个故事”

“第1个故事是我曾经历过的故事。”

突然表示要讲故事的恰努普,自然是勾起了大家的疑惑。

但高台下的众人,刚因为疑惑而重新变得有些喧闹时,恰努普便用他的那大嗓门讲起了他的故事: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关于我的各种流言就传得到处都是。”

恰努普语气中带着几分自嘲之色。

“流传得最广,大家听得最多的流言,大概便是我年少的时候曾经雇佣过一个杀手,将敌对村落的所有精壮男性全部杀光的故事吧?”

“这些四处流传的跟我有关的流言,十条有九条是完全虚假的。”

“但我现在——要跟大家讲一个没有怎么流传过,但却是真实发生的我自己的故事。”

“我曾经——去过‘和人地’。就在我年少的时候。”

恰努普此此言一出,底下又是一片哗然。

包括雷坦诺埃的许多恰努普的老相识,现在都朝高台上的恰努普投去惊讶的目光。

“那是我16岁时的事情。”

恰努普接着说。

“我在友人的帮助下,离开了我的部族,前往了和人的松前藩。在和人的松前藩居住了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