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风起云涌,大战在即 6000字 (2/3)

莉拉塔的外婆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

“在她正准备说出你们的行踪时,那些士兵就离开了。”

“尽管到最后也没有对士兵们说出你们的行踪,但这孩子这两日还是相当自责……说自己太** 了,竟然差一点点就要出卖自己的救命恩人了……(阿伊努语)”

绪方静静地听着。

听完阿依赞的转译后,绪方再次垂眸,看向现在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再和绪方直视的莉拉塔。

绪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莉拉塔。

直到过去片刻后——

“……莉拉塔,谢谢你。为了我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

绪方露出浅浅的微笑,单膝跪在地上,让自己与莉拉塔的视线平齐。

“你一点也不** ,你已经很勇敢了。面对这么凶狠的拷打,能够坚持这么地久。我在你这个年纪,不一定有你这么勇敢呢。”

说罢,绪方朝正用讶异的目光看着他的莉拉塔伸出自己的手。

“来,把风车借我一下吧。”

莉拉塔看了看身前的绪方,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风车,然后缓缓将手中的风车递到绪方手中。

绪方接过莉拉塔递来的风车,然后顺手拿过旁边地上的一片树叶。

绪方十指灵巧地翻动。

就像是变魔法一般,仅转眼的功夫,绪方就用刚刚捡来的这片树叶补好了莉拉塔这损坏的风车。

“给。”绪方将这风车递还给莉拉塔。

莉拉塔怔怔地将这小风车接回。

望着手中被修好的风车,莉拉塔先是面露呆愣。

随后,积压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她哭着,对绪方说着“谢谢”。

“村长,你们快点躲进深山里面吧。”绪方冲莉拉塔笑了笑猴,站起身,“村长,莉拉塔……你们要多保重。”

“嗯。”村长此时也正垂着泪,“谢谢你,真岛先生……你也要多保重……”

……

……

3日后——

“……以上,就是我军的损失。”

“……辛苦了。”坐在首位上的稻森朝这名刚刚负责汇报伤亡情况的将官点头示意,“请坐吧。”

而这名将官也向稻森轻鞠一躬,以示回礼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真是惨啊……”稻森环抱着双臂,轻声道,“来袭之敌仅一人,坐拥3000大军的你们竟然被打成这个样子。”

稻森的话音刚落,营帐中以黑田、秋月为首的第一军将领们纷纷面露羞愧、害臊之色,将头埋得低低的。

如果这里有个洞的话,那在场的不少人只怕是会直接钻进洞中。

经过了这些日的治疗,秋月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勉强能够坐在位置上参与军议的程度。

在营寨遇袭后,暂时接过指挥大权的黑田,立即派遣值得信赖的将领赶赴走在他们第一军后头的主力部队——第二军的营寨,跟他们的全军总帅稻森报告这注定会让稻森惊掉下巴的“遇袭事件”。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稻森在得知这消息后,惊得整个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在派人给稻森传信后,黑田统率着第一军留在原地,静待稻森的指示与命令。

稻森在得知第一军遭遇了这足以堪称“巨大丑闻”的大事件后,便立即向麾下的拥有5000兵力的第二军传达“急行军”的命令。

仅用了3日的功夫,第二军便追上了原地待命的第一军,与第一军合流。

在与第一军合流后,稻森本想去看看战死的生天目。

但因为时间已经过得太久,生天目的尸体已经收殓,所以稻森也只能作罢。

“看生天目一眼”的计划作罢后,稻森便立即召集第1军和第2军所有的将领,召开军事会议。

因为参会人会是第一军、第二军所有的将领,所以会议的规模极大,将领们将营帐坐得满满当当。

坐在主位的,自然是稻森和松平定信。

刚才,稻森就是在聆听第一军在遇到绪方一刀斋的攻击后的受损情况。

死亡人数74人,轻重伤168——绝大部分的伤亡,都不是被绪方所杀、所伤,而是在混乱的秩序下,自己人伤了自己人。

财物上的损失不是特别严重,只是部分营帐、设施被烧毁,辎重完好。

将领上的损失——尤其严重。

足足3名将领阵亡,而这3名将领全是在军中有着不低地位的大将。

第一军的总大将——生天目直接战死。

“仙州七本枪”中的另外两枪——天道和最上也阵亡。

参与此次战役的“五枪”现在仅剩秋月、黑田两枪。而这仅剩的两枪还都受了伤……

如果第一军是遭到了数量在千人以上的阿伊努人的奇袭,那稻森还能接受这惨重的伤亡。

然而……给第一军带来了如此惨重的损失的,并不是数以千计的大军……

当初,在得知营寨是遭到一名武士的攻击时,稻森还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随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之后在得知那个攻击了第一军营寨的武士是那个绪方逸势时,稻森竟瞬间有了种“原来如此,可以理解”以及“怪不得死伤如此惨重”的神奇想法……

“唉……”稻森长出了一口气,“真是万万没想到……那个绪方一刀斋竟然就在这虾夷地中……”

“而我们竟然还在不知不觉中触怒了他……”

“该死的……”

综合目前已知的情报,不断理清绪方一刀斋之所以会打进第一军的营寨中的原因。

最上在第一军遇袭的前一日,打伤了一个年轻女性,然后准备将女性带走拷问。

接着……绪方一刀斋就来了,并且把最上的部队打得溃不成军。最上刚逃回营寨,绪方一刀斋就追了过来,然后强行攻进营寨中,一刀将最上斩杀。

将这些情报一整合,就能推断出——绪方一刀斋就是为了复仇。

稻森猜测——那年轻女人肯定是对绪方一刀斋来说极为重要的人,要不然绪方一刀斋不会做出“单人闯营”这种这么疯狂的事情。

从法理上来说——绪方这种打上门来寻仇的行为,是完全合法且被鼓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