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5400字 (2/3)

碰!

绪方让打刀的柄底与仍惨叫着的伊泽的侧腹来了个亲密的接触,虽说伊泽有穿着铠甲,但面对绪方现在这极高的力量值,伊泽的铠甲并没有起到多么高效的保护。

伊泽感觉像是有头山猪撞上了他的侧腹,腹腔内的内脏仿佛都绞在了一起,伊泽横向飞出数步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让伊泽彻底失去战斗力后,绪方把刀锋一转,将锋利的刀刃对准现在仍一脸懵逼、没有反应过来都发生何事了的士兵们。

绪方先是挥舞刀刃,自下而上扫过离他最近的“士兵1”的脸,然后稍稍举起刀尖刺向其身后的另一个家伙,收回刀时同时扫到了“士兵3”的身体——他接连使出登楼、鸟刺、龙尾3招剑技,一口气斩毙了3名敌人。

绪方现在所用的,并不是他的大释天,而是刚刚从刀疤武士的身上拿来的质量很普通的打刀。

虽说在与身着甲胄的敌人作战时,最理想的应对手法是攻击对方没有被甲胄护卫到的地方,但这些地方相当难砍到。

刚刚在用龙尾斩杀“士兵3”时,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攻击“士兵3”的脸部和喉咙的角度,所以绪方仅能斩向他的胸膛,直接靠蛮力斩破“士兵3”的胸甲。

虽说成功斩杀了“士兵3”,但绪方手中的这柄质量普通的打刀也因与铠甲硬碰硬而卷刃了。

后知后觉、终于意识到究竟都发生何事了的士兵们终于开始骚乱起来。

部分人开始尖叫。

部分人脸色阴沉,抽出武器迎击绪方。

他们是被留下来打扫战场的士兵,所以自然没有携带什么弓箭、火枪等强力武器,他们手头仅有的武器,只有长枪与刀。

他们足有近30号人,若是组成密集枪阵的话,那即使是绪方也会感到棘手。

但可惜的是——他们现在距离绪方实在太近了。

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与距离来慢慢组成枪阵。

绪方脚步一错,使用垫步闪身到不会腹背受敌的地方,瞄准“士兵4”的喉咙,又是一记鸟刺,刺碎了这名士兵的喉咙。

刺穿人的喉咙的手感,与刺穿普通的血肉的手感截然不同。

在刺穿人的喉咙的这特异手感传到绪方的手掌上后,绪方果断弃了手中的已经卷刃、及近报废的刀,抬起左手连刀带鞘地夺走身前这名喉咙已被他刺穿的士兵的打刀。

夺刀之后,绪方以右脚为轴,原地旋转半圈,在旋转的同时,将右手搭在新夺来的打刀刀柄上,接着离心力抽刀斩向他右侧的“士兵5”。

无我二刀流·雷切!

借离心力之威,绪方的这记雷切又重又狠,深深砍入“士兵5”的肚腹。

从刚才开始,提示获得经验值的系统音就响个没完。

但就于此时此刻,绪方的脑海中却多出了一道已经许久没有听过的语音:

叮!因无我二刀流武技·雷切的使用已熟练,无我二刀流武技·雷切,晋级为“中级”技能!

因熟练度的增加而提升了武技等级的系统音——绪方都已不记得上次听到是在什么时候了。

因为雷切在实战中的实用性不高,所以绪方自学会这剑技后,就一直没有花费技能点来提升雷切的等级。

在日积月累的锤炼下,雷切也终于是获得了升级,升级为“中级”剑技。

稍稍收敛起被这意外之喜所稍稍搅乱的心神后,绪方继续集中精神于对敌之中。

将这柄刚夺来的刀也放弃后,绪方使用垫步迅速自刚才所站的地方逃脱。

已经回过神来的士兵们,现在也逐一发动着反击。

但是他们的那点水平……就跟兔子在奋力用爪子攻击老虎一般。

刚从“士兵5”的身前脱离,一名士兵便一边呼号着,一边高高举起手中的长枪朝绪方刺来。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这位“士兵6”的所在以及他所发出的这道攻击后,绪方没有直接逃开,而是直接朝“士兵6”迎去。

绪方先是身子一矮,躲开这名士兵的刺击的同时,一口气逼近到“士兵6”的身前。接着伸出双手,左手抓住“士兵6”的右肩膀,右手抓住“士兵6”的左腰,使用不知火流柔术将“士兵6”直接放倒在地。

噌!噌!

两道拔刀声响起——在将“士兵6”放倒后,绪方夺走了“士兵6”腰间的双刀,然后一挥胁差,顺手刺穿了“士兵6”的咽喉。

双刀在手,绪方的杀敌效率直接上升了一个台阶。

“无我二刀流”本就是擅长以一对多的剑术,于现在的这种情况下,其威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只见得绪方的打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那锋利的刀刃将2名身高相近的士兵的脑袋一口气削了下来,并在同一时间,绪方用胁差刺穿了其身侧的一名打算偷袭他的士兵的喉咙。

打刀与胁差再度挥舞之际,又有三人的脸部或喉部被斩开。

紧接着绪方又是依靠着蛮力,用打刀一刀贯穿某士兵的胴体,并于说时迟那时快之间,胁差自绪方手中凌空射出,刺穿一名士兵的脸。

绪方的主要攻击部位,是这些士兵的咽喉——恰好是出血量相当大的地方,所以血液自刚才开始,就没有停止喷溅过。

一捧接一捧鲜血自绪方的刀刃中泼出、接着洒落在被白雪铺满的大地上。

周围的土地上已看不见任何一抹白色,放眼望去,全是被鲜血给染红的“红雪”。

在这样的以一敌多的激战下,绪方也没有充足的余裕再去闪避这些溅射过来的血液,自刚都刚开始,绪方便变为了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