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绪方马甲掉落!身份暴露! 下 (2/3)

早已进化成合格的“翻译工具人”的阿依赞,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将松平定信所说的话,逐句翻译给不懂日语的亚希利。

亚希利在听完阿依赞的转译后,露出和阿依赞一样的震惊表情。

虽然阿依赞和亚希利都没有穿上红月要塞标志性的大红色服饰,但他们现在都已是红月要塞的居民。

松平定信刚才的这番话,对于刚成为红月要塞的居民他们来说,无异于一块重磅炸弹。

“这、这位大人!”阿依赞急忙道,“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据我所知,赫……啊,不,红月要塞的人,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啊!”

“我可没有撒谎。”松平定信面色平静,“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大可以到松前城那里一观。”

“直到现在,仍有不少披麻戴孝,哀悼自己那死于暴乱的亲人。”

“而那些被我们活捉的暴徒,也都亲口承认了——是红月要塞的虾夷们给予他们支持,他们才有办法掀起这么大规模的暴动。”

“现在大军已经深入虾夷地内陆。”

“用不了多久,就能兵临红月要塞城下。”

“如果你们不想受到战火牵连的话,就快点远离这里。最好就是先回日本。”

直到松平定信的话音落下,阿町、亚希利和阿依赞他们也罢,仍沉浸于松平定信刚才的那番话给他们带来的冲击之中。因太过震惊,他们的脑子迟迟没有转过弯来。

绪方的反应则很快。

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绪方,迅速回过了神,然后轻声朝松平定信说道:

“……老中大人,谢谢你的提醒。若没有你的提醒,我们还真不知道虾夷地现在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不客气。”松平定信颔首,“竟然已经知道现在的虾夷地不怎么太平,那就快点离开吧。”

“如果你执意要继续留在这里游历……那我也没法阻止你。”

“但我的建议,就是快点离开这儿,等战火平息过后,想再来虾夷地游历的话,再来虾夷地。”

“……嗯。”绪方点了下头,“不过……老中大人,我有一个疑问——那些掀起暴动的暴徒真的是红月要塞的虾夷们鼓动的吗?”

“此事证据确凿。”松平定信毫不犹豫地答道,“那些被我们活捉的暴徒,都指明始作俑者是红月要塞的虾夷们。”

“若不是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我们也不会发兵征讨红月要塞。”

绪方没有再说话。

只紧盯着松平定信,沉默着。

“……老中大人!老中大人!”

就在这时,绪方也好,老中也罢,都听到洞外传来一声接一声的“老中大人”。

“看来是我的人终于找到这里来了……”松平定信的眼瞳中闪过几分喜悦,迅速站起身,朝洞口旁走去。

绪方也跟着一并起身,跟着松平定信一起走向洞口。

在来到洞口旁后,松平定信高声向洞外喊道,“我在这里!”

“啊!是老中大人的声音!”

“快!快去!”

“找到老中大人了!”

密集的马蹄声朝洞口这边集结。

不一会儿,许多名擎着火把、骑着马的人,自各个方向朝洞口这儿奔来。

这些围拢过来的人中,还有绪方认识的人——松平定信的小姓:立花。

第一次冲到洞口这边来的人,正是立花。

“老中大人!”立花从马背上飞跃而下,扑到松平定信的身前,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终于找到您了!您没受伤吧?”

“我没事。我得到了真岛吾郎君的搭救。”

“真岛吾郎?”立花一脸错愕。

而松平定信此时将身子一侧,方便让立花看到正站在他后方不远处的绪方。

望着绪方,立花的脸上满是震惊。

“老、老中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立花结结巴巴地问。

“我之后再慢慢跟你说明。”松平定信说,“总之——辛苦你们来找我了。”

“此次害老中大人遭逢这种变故,是我等的失职!”立花的语气有些激动,“请于之后,对我们降下责罚!”

松平定信摆了摆手:“这些事,等之后再说。”

说罢,松平定信转过身,看向洞内的绪方等人。

“诸位,谢谢你们的招待。我的人已经找到我了,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你现在就要走吗?”绪方问道。

“嗯。”松平定信点了点头,“既然部下们已经找到我了,我也没有再留在这的理由了。”

“而且——我也得尽快回去才行。得让我的部下们都亲眼看到我还活着,安定人心。而且我的部下们在今天下午遭到了狼群的袭击,我也得赶紧查看伤亡与损失。”

语毕,松平定信站直身子,郑重地朝绪方鞠了一躬。

“今日,真的是谢谢你了。”

“日后有缘再见吧。”

“以后若改变了心意,或是有事需要人帮忙,记得来找我。”

此时,一丝淡淡的笑意在松平定信的脸上浮现。

“这次,可不要再把我的话给忘了。”

在松平定信的话音落下时,立花已将他的马牵了过来,牵到了松平定信的身后。

松平定信翻身坐上立花的马匹。

“走吧。”松平定信朝立花下令道。

“是!”立花坐到松平定信的身前,然后一扬马缰,带着松平定信朝不远处的树林深处进发。松平定信的其余部下紧随其后。

绪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松平定信,直到其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视野范围内为止。

“呐……”这时,阿町一脸忧色地走到绪方的身侧,“刚才松平定信所说的那些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恰努普他们真的鼓动松前城的归化虾夷们发起暴乱吗?”

阿依赞和亚希利此时也将慌乱的目光集中在绪方身上。

绪方面无表情地扭头看了一眼脸上都带着慌乱之色的阿町、阿依赞、亚希利3人后——

“……去乎席村这件事,得暂时延期了。”

在沉默半晌后,他这般说道。

……

……

“喂!真的在这个方向吗?!”北野朝祖父江咆哮道。

听着北野的这咆哮,祖父江缩了缩脖子。

“的、的确是在这个方向,不会有错的!”

“啧……”北野的脸上满是不耐。

此时,他感到右手的户口有些发烫。

扭头一看——原来是右手所擎着的用草料制成的火把的火苗已经快烧到他的手了。

北野所用的火把,是拿草与木头制成的简易火把。

虽然制作简单,但是不怎么耐烧。

他刚才一直专心寻找松平定信和绪方逸势,一不留神,都没注意到手上的火把都快要烧完了。

北野迅速抽出背在腰上的另一根火把,将新火把点燃后,把快要燃尽的旧火把扔到了地上,接着一脚踩熄。

“妈的……”北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喷出了一句脏话,“天都快亮了……”

据北野的判断,大概再过1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天就要亮了。

他们找了将近一整晚的时间,既没有找到松平定信,也没有找到绪方逸势。

北野也好,他身旁的这几名部下也罢,现在都因整夜没睡、一直在努力找人而感到困乏。

但在找到松平定信、确认松平定信的现况之前,北野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绪方逸势可以找不到,但松平定信必须得找到。

“这、这地方的地形比较复杂……”祖父江战战兢兢地说道,“所以……”

祖父江的话还没说完,北野便粗暴地出声将他的话头打断:

“闭嘴!”

被祖父江吼了一句后,祖父江赶忙把嘴闭上,不敢再多说半个字,生怕惹怒了现在情绪很暴躁、相当不耐烦的北野。

祖父江现在其实比北野还急。

如果一直找不到松平定信或绪方逸势的话,祖父江敢相信——耐性看上去不怎么好的北野,真有可能把他当成“骗子”,然后一刀杀了他。

祖父江将所有能拜的神,都在心里拜了一遍,祈求神明,让他们快点找到松平定信或绪方逸势。

就在这时,祖父江突然瞅见前面漆黑的树林深处冒出了一点火光。

一点正朝他们这边逼近的火光。

这点火光应该便是火把了。

不过因为太暗的缘故,祖父江并没能看出擎火把的是什么人。

北野也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点正朝他们逼近而来的火光。

“什么人?!”北野朝那根火把所在的方位喊道。

北野的话音刚落,“火把”便用欣喜的口吻喊道:

“啊!北野大人!终于找到你们了!”

“火把”靠近北野他们的速度猛地提快了一些。

随着“火把”的靠近,擎着这火把的人的模样也终于渐渐从黑暗中显露出来。

是一个和北野他们一样身穿铠甲的士兵。

“北野大人!”这名士兵刚露面,便朝北野喊道,“立花大人他找着大人了!大人他安好无恙!现在大人已经在立花大人的护卫下安全回营了!”

“大人他安好无恙吗?!”北野那颗一直悬着的大石头,此时终于落地。

只要松平定信无事,那么之后即使上级的人责罚他保护不力,也不会受到多么严重的惩罚了。

这时,北野猛地想起了绪方逸势的事情。

“立花君他是在哪里找到大人的?”北野问。

“立花他是在一个山洞里找到大人的。”士兵答道,“大人在滚落雪坡后,被某名武士所救,然后被那名武士带到山洞里疗伤。”

“被某名武士所救?”北野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士兵刚才的说辞,和祖父江刚才所说的完全吻合。

“那名武士叫什么名字?”北野追问,“他现在在哪?”

“那名武士的名字……这个我也就不太清楚了。在立花大人将大人接回后,大人似乎就跟那名武士分开了。”

北野紧抿嘴唇。

这名负责报信的士兵不明白北野为何对那名救了老中的武士这么上心,而他对此事也没有太留意。

“立花大人现在正在召回所有外派出来找寻大人的队伍。”士兵说,“北野大人,您快回营吧!”

“……我知道了。”北野转过头,朝周围的部下们喊道,“都听到了吧?大人已经找到了!我们回营!”

北野的话音刚落,北野的这几名早就已经困乏得不行的部下立即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

北野没有像他的这几名部下一样满脸喜色。

他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向那2名一直分别站在祖父江的左右、押着祖父江的部下。

“继续看好这个人!”北野下令,“把这个人也给我带回营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