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绪方“遇刺”! 7000字 (2/3)

“在父亲和雷坦诺埃的号召下,‘狩猎大祭’就这么诞生了。”

“赫叶哲的年轻人们聚集在一起,一起较量弓术——这就是‘狩猎大祭’。”

“通过让年轻人较量弓术的形式,让那些倒在南下路上、已前往‘彼世’的英灵们知道——他们的牺牲都是值得的,我们成功找到了新的家园,部落里的年轻人们都在茁壮成长着,弓术没有荒废,每个人都是优秀的猎手。”

“刚开始时的‘狩猎大祭’还比较粗糙,现在也渐渐地有模有样、越来越盛大了。”

“现在的‘狩猎大祭’一年举行2次。”

“‘狩猎大祭’现在也成了我们赫叶哲的许多人都极其重视的祭典。”

“很多年轻人都渴望能在‘狩猎大祭’中大显身手。”

“今年的第一场‘狩猎大祭’再过6天就要开始了。”

“我弟弟今年将要第一次参加‘狩猎大祭’。”

“但他现在的弓术水平……”

艾素玛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苦涩起来。

“说句难听的……就以他现在的水平上场,恐怕会丢父亲和我的脸……”

“我弟弟的性子一直很内向。”

“不擅长和人交往。”

“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朋友,只与父亲和我亲近,连个能陪他一起练弓的同伴都找不到。”

“弓术这种技艺,自己一个人练是很没效率的,因为独自一人的话,常常会注意不到自己的动作出错了。”

“真希望那孩子能更争气一些呀……”

“就以他现在的状态……我真的很担心他会在马上就要开始的‘狩猎大祭’中出糗……”

说到这,艾素玛再次长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当姐姐的,真的是很不容易呢。”绪方说。

绪方不论是前世还是现世都是独生子,没有任何兄弟姐妹,所以对于这种兄弟姐妹情,绪方有种陌生感。

“谁叫他是我弟弟呢。”艾素玛苦笑,“他刚出生没多久,母亲就病死了。”

“我好歹在童年时期还感受过一点母爱,而他则是连对亲生母亲的丁点记忆都没有。”

“我在扮演‘姐姐’的角色的同时,也在努力扮演着‘母亲’的角色。”

说到这,艾素玛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一样,停顿了下。

“……现在仔细一想……那孩子之所以对与和人有关的事物都这么感兴趣,也许就是受到母亲早逝的影响吧……”

“母亲她在生下奥通普依后没多久,就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高烧不退,什么食物都吃不下,刚吃进去又立即呕了出来。”

“将所有能找的医生都一并找来,所有能用的方法都全都使用过,都没有见效……”

“奥通普依常常跟我念叨:如果我们的医生的技艺能更强一些,如果我们的医术水平能更厉害一些,母亲她说不定就不会死了……”

“那孩子大概就是因为如此,才会对和人产生兴趣吧……觉得只要过上和人那样的先进生活,母亲当时说不定就能被医好,而不会病死了……”

语毕,艾素玛抿紧了嘴唇。

片刻过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抬起双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抱歉呀……”艾素玛朝身前的绪方与阿町道歉着,“我好像讲了些很沉重的事情。”

绪方摇了摇头:“没关系。不用在意我们。该说抱歉的是我们,让你回忆起了一些不怎么美好的记忆。”

“……谢谢你们。”艾素玛微笑着,“谢谢你们陪我聊天,跟你们聊了一会后,感觉心情好多了。”

艾素玛站起身。

“我在外面也呆得够久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家了。”

“刚才……因为一时激动的缘故,跟我弟弟说了些……有点过分的话……”

“得去跟他道个歉才行……”

艾素玛抓了抓头发。

“真岛先生,阿町小姐,之后再见了。提前祝你们之后顺利抵达那座乎席村,然后拿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谢谢。”绪方微笑,“承你吉言。也提前祝你之后能顺利地带你弟弟练好弓术,让你弟弟在之后的狩猎大祭中拥有亮眼的表现。”

绪方、阿町向艾素玛行着鞠躬礼。

而艾素玛也朝绪方他们俩还了个有些别扭的日式鞠躬礼后,便大步朝一旁走去。

望着艾素玛她离去的背影,阿町用只有她和绪方才听得清的音量低声说道:

“没想到那个奥通普依之所以会这么在意我们和人的文化,是有这样的隐情在呢……”

阿町也是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母亲,所以非常能理解这种自幼没有母亲陪伴的感觉。

虽说有艾素玛这个承担了一部分母亲职能的姐姐陪伴,但姐姐终归是姐姐,是很难将“母亲”这个角色完全承担下来的。

绪方轻轻地点了点头,以示认同。

他原先以为奥通普依那孩子之所以会这么喜欢和人的文化,只是因为天生性格使然。

现在才得知——那孩子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应该是受了母亲早逝这一事件的极大影响。

“感觉这种互相扶持的姐弟情,真的很美好呀。”阿町此时接着感慨道,“真想体验下有个弟弟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阿町和绪方一样,也是家中的独生子女,从没体会过有兄弟姐妹是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扮作你的弟弟,和你一起扮一天的姐弟哦。”绪方冷不丁地说道。

“那你喊一声‘姐姐’来听听。”

绪方:(。・∀・)ノ゙“姐姐。”

阿町:╰(*°▽°*)╯“欸!”

绪方:o(=•ω•=)m“给我零花钱。”

阿町:(o´・ェ・`o)“哎呀,仔细一看,你好像不是我弟弟呢。不好意思呀,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姐姐呢。”

“说好的憧憬‘互相扶持’的姐弟情呢……”

就在这时——绪方突然猛地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这脚步声正以极快的速度自他的身后接近他!

绪方迅速转过头,朝身后望去。

但在视线挪转到身后时,绪方却被身后的光景给惊得瞳孔微微一缩。

的确是有人正自他的身后靠近他。

但这个人的身高应该还没有超过他的膝盖。

是一个小女孩。

虽然今夜的光线有些昏暗,但绪方还是能十分勉强地看清——这小女孩的年纪大概只有6岁。

她的右手高高举起,右手掌中紧攥着一颗石头,笔直地朝绪方冲来。

“#¥%*阿恰%¥#@!(阿伊努语)”

这小女孩一边冲向绪方,一边用** 独有的含糊不清的口吻嚷嚷着一句绪方听不懂的阿伊努语。

绪方虽然听不懂这小女孩所说的话,但从小女孩所说的话中,绪方听到了“阿恰”这个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