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双城墙+棱堡=食大便啦!大人! 5600字 (2/3)

这么水的内容,都能被她讲得天花乱坠。明知她讲得很拖,但还是忍不住想接着听下去。

旁听过奶奶的“故事会”后,绪方的第一感受就是——亚希利的奶奶不去做说书人真的是可惜了。

不过奶奶也是一个良心人。

她知道红月要塞已经近在眼前了,所以清楚现在应该是他们最后的休息时间。

因此奶奶此次没有再接着水故事,十分干净利落地给绪方的故事收了个尾,让艾素玛他们不用再被吊着胃口。

在休息时间结束时,奶奶恰好将故事全数讲完。

在得知故事终于完结了时,艾素玛也好,其余的红月要塞的人也罢,统统感觉像是心中的大石头落地了、积压在胸膛间的一股气终于吐出了。

休息时间过去后,队伍重新启程。

在队伍重新启程后,艾素玛主动要求由他们这帮红月要塞的居民走在最前头,这样方便待会和城墙上的同胞进行交流,让他们放行。

这种的提议没有任何拒绝的道理,于是切普克爽快同意了下来。

……

……

重新启程的队伍一点一点地靠近红月要塞。

原本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影子的要塞,现在渐渐凝聚出清晰的实体。

刚才在用望远镜对红月要塞进行首次观察时,因距离还太原的缘故,所以绪方看得还不是很清楚。

在离红月要塞越来越近后,绪方终于渐渐看清了红月要塞的具体模样,以及其周边的环境。

红月要塞依河而建。

其周边有条“几”字型的河流流经,河流的河道很宽,河水很湍急,在这样的大冷天里也不会结冰。

而红月要塞就建于这个“几”字的里头。

举个形象的例子——红月要塞和从它旁边流过的河流刚好可以构成一个“凡”字。

河流就是“凡”字中的“几”,而红月要塞就是“凡”字里头的“丶”。

要塞三面临河,绪方他们现在就是在靠近没有临近河流的那面围墙。

没有临河的那面围墙有着扇巨大的大门。

围墙也好,门也罢,统统都是木制的。

在又靠近了红月要塞一些、能够更清楚地看清红月要塞的模样后,绪方惊奇地发现——红月要塞竟是双城墙的结构。

有一道外城墙,而外城墙的内部还有一道内城墙。

内城墙的高度要比外城墙高上一些。

据绪方的目测,外城墙的高度在4.5米左右。

而内城墙的高度则在5.5米左右。

这种双城墙的结构有2大好处。

一:进攻方得连续攻破两道城墙才能拿下这座要塞。

二:防御方可以通过两面城墙展开立体打击。负责近战的士兵站在外城墙上迎敌,弓箭手、火枪手等负责远攻的士兵则站在比外城墙更高的内城墙上,对来袭的敌人进行俯射。

除了是双城墙结构之外,红月要塞还有一个很令人瞩目的特点。

“呐。”阿町偏转过头,朝身旁的绪方低声说道,“这红月要塞的围墙怎么这么奇怪呀?凹凹凸凸的。”

“啊……对、对呀,是很奇怪……”绪方随意说了些什么,将阿町敷衍了过去后,继续用错愕的目光打量着红月要塞那凹凹凸凸的城墙。

没见过世面的阿町认不出这种城墙。

但身为穿越客的绪方倒是认得的。

绪方曾在某本书籍上看过对这种堡垒的介绍。

这种样式的围墙,是某种大名鼎鼎的堡垒的重要特色。

“棱堡……”绪方用只有至极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呢喃道。

棱堡——在西方用上火器后,应运而成出来的大杀器。

在火药与火器传入西方,西方进入火器时代后,城市攻防战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接下来的一个短暂时期是进攻方的黄金年代。

老式的要塞,根本防御不了火器这种新型的武器。

一个接一个的要塞屈服于大炮的威力。

但西方人也不是笨蛋。

不过半个世纪一种新型的城防体系——棱堡就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了。

所谓的棱堡,其实质就是把城塞从一个凸多边形变成一个凹多边形。

这样的改进,使得无论进攻城堡的任何一点,都会使攻击方暴露给超过一个的棱堡面,防守方可以使用交叉火力进行多重打击。

简单来说,就是进攻方不论向哪里进攻,都会遭到2到3个,甚至更多方向的同时打击。

在棱堡诞生后,西方重新回到了“守城方占尽便宜,进攻方吃尽苦头”的时代。

棱堡再加上足够数量的士兵与武器——完全能抵御数倍乃至10倍以上的敌人的进攻。

此时此刻,绪方隐约看到不论是外城墙上,还是内城墙上,都有不少人影在晃动——这些人影应该就是负责站在围墙上塞外警戒的警戒人员了。

围墙上的警戒人员已经发现了绪方他们,道道人影正快速晃动着。

在又靠近了要塞一段距离后,走在前头的艾素玛高声朝外城墙上的警戒人员喊了些什么。

随后,外城墙上的警戒人员也用绪方听不懂的阿伊努语回应了几句话。

随后,绪方便看见要塞的大门被缓缓打开。

要塞的周边没有护城河,但红月要塞的大门却是那种极具欧洲风格的吊桥式的大门。

奇拿村的中的绝大部分村民,都是没有进过红月要塞的。

所以绪方、阿町也好,奇拿村的村民们也罢,在顺着洞开的大门缓缓进入红月要塞后,便纷纷高频率地转动着脑袋,打量着四周。

在队伍刚进入要塞时,不少身穿他们红月要塞标志性的大红色服饰的警戒人员手持各式武器围拢上来。

走在队伍前头的艾素玛跟他们说了些什么后,这些警戒人员便立即让开,分出了一条供绪方他们通行的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