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知道吗?那个真岛吾郎斩了上百人! 8400字 (2/3)

从前日开始,松平定信就开始布局了。

他让松前藩藩府的官员们向全松前城、全松前藩通告——经过调查,这场让无数平民死伤的暴动的始作俑者,是红月要塞的虾夷们。

红月要塞的虾夷们一直仇视着和人,所以暗自策划了这场屠杀。

自前日向全城通报了他们官府的这“调查结果”后,松前城这两天一直处于群情激愤的状态中。

不少的平民死在了那场暴动中。

部分愤怒至极的老百姓甚至直接堵在藩府前,要求官府替他们复仇。

除了松前藩的老百姓们很愤怒之外,幕府联军的将兵们也同样很愤怒。

因为在告知松前藩的百姓们“真相”的同时,松平定信也让稻森去告知全军将兵“真相”。

军中最不缺热血男儿。

得知红月要塞的虾夷竟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事情后,不少将兵叫嚷着要讨平红月要塞,要血债血偿。

这就是松平定信所要的效果。

没有比“复仇”还要棒的开战理由了。

事情的真相,完全不需要向大众公布。

只需要对大众公布他们这些统治者想让大众们知道的事情便够了。

松平定信一行人在不知不觉间回到了他松平定信的房间。

在回到房间后,松平定信便转过身,看着稻森,一字一句地说道:

“现在时机已非常成熟了。”

在昨日,松平定信已和以稻森为首的众将领进行了最后的战前军议。

经过反复的确认,目前已经确定:

各部队将兵已经整装待发。

辎重已经在松前藩的北部边境调配完毕。

开战理由已非常充分,复仇心切的全军将兵目前士气高昂。

已经到了可以出兵的时候了。

“稻森,向全军通报吧。”

松平定信一字一顿地说道。

“全军出阵!”

“讨平红月要塞!”

……

……

松前藩,靠近北部边境的某座普通农村——

与田拎着他的弓箭,满脸沮丧地走在回村的路上。

与田是这座普通农村的一名普通农民。

一到天寒地冻的冬天后,就会拿起弓箭试着打点小动物来补贴家用。

村子周围没有熊、狼这些大型猛兽,只有兔子、松鼠这些好欺负的小动物。

只不过与田的狩猎技术实在是差。

10次进山,可能10次都会无功而返。

今日也是无功而返的一天,在山中奔波了大半天,一无所获的与田满身疲惫地走在返村的道路上。

驾轻就熟地走在回村道路上的他,已经瞧见了村子房屋的影子。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侧的远处传来道道异响。

身为在松前藩土生土长的松前人,与田对这声响一点也不陌生——这是狗拉雪橇在雪地上奔跑时特有的声响。

循声望去——果不其然,在他的身侧远处,正有一辆狗拉雪橇以高速朝他所在的这个方向奔来。

而坐在雪橇上的那人,还是与田认识的人。

“汤神老人……”认出坐在雪橇上的人是何许人也后,与田朝这辆雪橇的所在方向用力地摆着手,“喂!汤神老人!”

坐在雪橇上的是一名老人。

在与田认出了这名老人的同时,这名老人也认出了与田。

“喂!”老人朝与田用力地摆着手,“与田,好久不见了。”

拉动雪橇的,是6条十分强壮的雪橇犬。

这6条雪橇犬的四肢都布满壮硕有力的肌肉,一看便知是受过精心且专业的驯养的狗。

这位老人名为汤神。是松前城内的一名普通的宠物商人。

若是绪方和阿町在场,一定能迅速认出——这老人正是那个之前将珍贵的情报告知给他们的那个宠物摊的摊主。

为了补充商品的数量,汤神常常驾驶着狗拉雪橇离开松前藩、一路向北,进入虾夷的地盘中捕猎动物。

这条途径与田所住的村庄的路线,是汤神最常走的路线。

而与田与汤神也很有缘分,常常能偶遇到汤神。

所以一来二去后,与田也渐渐与这名宠物贩子熟悉了。

与田一直觉得汤神人如其名,是一个神人。

为了捕到优质的动物,汤神常常会孤身一人驾驶着雪橇进入虾夷的地盘之中。

要知道,和人和虾夷的关系一直很尴尬。

虽然有并不敌视和人的虾夷,但视和人为仇寇的虾夷也不少。

面对这样的环境,汤神却敢孤身一人在虾夷控制的地界中进进出出,并且至今从没遇到过什么危险,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光是这样的胆量,与田就觉得汤神人如其名,是个神人。

换做是与田自己,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随随便便北上、进入虾夷控制的地界中。

在汤神驾驶着雪橇停在与田的身前后,与田朝汤神问道:

“汤神老人,你又要北上去猎宠物了吗?”

“是呀。”汤神说,“前些日来了个老顾客,将我的宠物一口气全买光了,所以我得去猎点新宠物、进进货才行。”

那根汤神从不离手的很粗、很长的拐杖,就放置在汤神的两腿中间。

汤神所乘的雪橇,是特制的大雪橇。

在雪橇的后方,捆着一个大布包。

与田知道这大布包的里面放着捕猎工具,以及一个个笼子,是专门用来收放那些捕到的动物的。

“汤神老人,真是羡慕你啊。”与田感慨着,“要是我的捕猎技术能有你的一半强就好了。”

说罢,与田向汤神展示了一下自己那空空的双手。

“你瞧,我今天进山打猎,又是一无所获……”

与田刚才的那些话,并不是在恭维。

汤神的捕猎技术,他有目共睹。每次都能瞧见汤神满载而归。

“哈哈。”汤神笑了笑,“我之所以每次都能捕到这么多优质的猎物,其实都是因为我有独门的捕猎方法而已。”

“我就是靠着我这独门方法,才能每次都满载而归。”

“独门的捕猎方法?”与田下意识地朝汤神探出脖子,“是什么方法?能够教教我吗?”

“我这方法教不了你哦。”汤神继续笑着,“我这方法,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能用吧。”

“不能教我吗……”与田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沮丧。

“等以后有机会我再教你吧!好了,不聊了。先行一步咯!”

说罢,汤神朝身前的那6条负责拉雪橇的雪橇犬大喊了一声“走”。

随后,这6条原本趴在地上休息的雪橇犬立即站起身,拉动着雪橇、载着汤神,笔直向北奔去。

……

……

虾夷地,某处——

“真岛,阿町。”一名中年人一边朝绪方他们这儿奔来,一边朝二人这般大喊道,“到休息时间了。”

这名中年人名叫“阿依赞”。

他是切普克的御用日语翻译。

这段时间,懂日语的他被派来充当绪方他们的随身翻译兼贴身管家。

“又到休息时间了吗……”绪方一边低声嘟囔着,一边翻身从萝卜上跳下来。

他们这支队伍中,老弱妇孺不少,还有着一些受伤颇重、只能躺在雪橇上的伤员,所以行进速度不算快,而且还需要频繁地停下来休息。

绪方从萝卜的马背上下来后,一旁的阿町也立即像是如蒙大赦一般也从葡萄的背上滚下来,感受着双足和地面相连的那种异样的安定感、安心感。

在阿町落地后,绪方朝阿町投去赞扬的目光:

“阿町,你的马术最近精进得很快哦,现在已经能骑得很稳了。”

“多谢夸奖,虽然我感觉一点也不开心……”

这段时间因为每日都骑马的缘故,阿町的马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着。

现在的她,已经能够做到能让胯下的马匹十分稳地驮着她向前走了。

不过距离能够骑着马跑,她仍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

“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才能到红月要塞啊?”阿町扫去不远处的一棵大石头上的积雪,然后一** 坐在上面。

绪方他们告别斯库卢奇等人,动身前往红月要塞——这已经是一段时间之前的事情了。

他们已经跋涉了好些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