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关于阿町的腰力与骑马的探讨 (1/3)

大家久等了,晚了半个多小时,问题不大,问题不大(手动狗头)

*******

*******

玛纳克尔又不是笨蛋,他当然听得出切普克是什么意思。

“你是想让那个名叫真岛的和人留在我们村子吗?”玛纳克尔瞪圆双眼。

“那个真岛的身手有多厉害,你昨晚也见识到了吧。”切普克轻声道,“如果他成为我们村子的一员,那么即使我们村子现在男丁很少,也能让其他村子不敢瞧不起我们、欺负我们。”

“但是……你要怎么让那个和人成为我们村子的一员?”玛纳克尔沉声道,“用女人留住他吗?刚才艾亚卡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他和那和人女性是夫妻,他已经有妻子了。”

“……关于这事,之后再慢慢细想吧。”切普克抬起手揉了揉自己两边的太阳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治好受伤的村民们。”

切普克把自己刚刚从村子里唯一的一名村医——乌里帕希那得知的“无法治疗枪伤”的事情,告知给玛纳克尔。

“乌里帕希治不了……”玛纳克尔因惊愕而瞪圆双眼,惊叫出声。

话说到一半,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嗓门似乎有些太大了一点,连忙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随后换成小声的语调:

“乌里帕希治不了那些被火枪打伤的人?那该怎么办?”

据玛纳克尔所知,被火枪给打伤的人可不少。

如果这些人都无法救治……那玛纳克尔不敢想象这会是什么后果……

“我刚想到了一条有希望救治他们的方法……”切普克轻声道,“玛纳克尔,你去叫上……”

切普克一口气吐出5个人名。

这5人都是仍幸存着的、在村子里颇有地位的人的名字。

“然后再叫上2名懂得和语的人。”

“动作快一些。”切普克接着道,“待会和我一起去找那个叫斯库卢奇的白皮人。”

……

……

奇拿村,村外东面,斯库卢奇的营地——

斯库卢奇有个怪癖,那就是极其喜欢睡吊床。

即使是在帐篷里面,他也在帐篷里面系一个结实的吊床,然后在吊床上睡觉。

虽然昨夜发生了相当多的事情,但斯库卢奇还是睡了个非常舒服的觉。

长年的探险生活,让斯库卢奇他养成了“枕戈待旦”的习惯。

即使是睡觉,他也不会脱下自己的衣服、鞋子,永远将自己的武器放在自己的手能迅速够着的位置。

睡了个很香的觉,从吊床上跳下后,斯库卢奇一边伸着懒腰,一边缓步走出自己的帐篷。

斯库卢奇的帐篷坐西朝动。

刚出了帐篷,一束阳光便直直地打向斯库卢奇。

今日是个大晴天,天空湛蓝,阳光明媚,没有烦人的雪点飘下。

望着这湛蓝的天空,斯库卢奇感觉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一些。

就在斯库卢奇微笑着、叉腰享受着这清新空气时,阿夫杰的声音突然自他的身侧响起:

“斯库卢奇老大,你醒来了啊?”

“哦哦!阿夫杰!早上好呀!看你的样子,你昨夜似乎睡得很不错嘛!”

“昨夜晚上好好地运动了一些,睡得当然香,不过……”阿夫杰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右肩,“一觉醒来后,我现在感觉自己的右肩很痛……”

肯塔基长步枪的后坐力并不低。

昨夜使用肯塔基长步枪,进行了不知多少次射击的阿夫杰,右肩受到了这么多次后坐力的冲击,在一觉醒来后,右肩感到酸痛是很正常的。

“斯库卢奇老大,我正打算去拿吃的与喝的,要我帮你拿上一份吗?”

“不着急!不着急!”斯库卢奇摆了摆手,“阿夫杰,在刚才的一瞬间,我突然有灵感了。”

“灵感?什么灵感?”

“诗的灵感。”

“老大你还会写诗吗?”阿夫杰挑了挑眉,面露惊诧。

他跟随斯库卢奇至今,还是第一次听说斯库卢奇会写诗。

“别小瞧我啊。”斯库卢奇耸耸肩,“我可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博学。要听听我刚刚所作的新诗吗?”

“那就让我听听看老大的诗吧。”

“天空很他妈蓝,太阳很他妈暖,今日天气** 棒,活着** 好。”

“老大你如果将你的这诗说给那些真正的诗人听的话,他们一定会让你向诗这门艺术道歉的。”阿夫杰一脸笃定,像是自己刚才正在说着什么真理、。

“啧啧啧。”斯库卢奇竖起右手食指,然后向阿夫杰左右摇了摇,“阿夫杰,你只是没有领会到我刚才这首诗的奥妙而已。”

“我刚才的诗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却用简单的语句告诉了一个很重要、但却总是被其他人所忽视的真理——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活着。”

“我虽然的确是不懂什么诗,但我还是知道的——正常的诗里面,是没有脏话的。老大你为什么要在你那首诗的每一句话中加个脏话呢?”

“这不是脏话。”斯库卢奇一本正经地说道,“阿夫杰,难道没有人和你说过吗?”

“脏话这种东西,除了能用来骂人之外,还能当语气词来用,用来增加说话的语气。”

“比如‘你好他妈烦啊’,就比‘你好烦啊’要有气势得多,更容易将自己的‘嫌弃之情’传递给他人。”

“所以我那首诗中的每个脏话,是语气词,是用来加强语气的。”

“能让读者更能深刻地领悟到作者在写这首诗时,天空有多么地蓝、太阳有多么地暖、天气有多么地棒、‘活着’这件事对每个人来说有多么地重要。”

斯库卢奇的话刚说完,阿夫杰便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我不行了。感觉再听老大你胡说八道下去,我之后肯定会没法再直视‘诗’这门艺术了。”

“我要去吃早饭了,待会再见吧,老大。”

说罢,阿夫杰像是逃跑一般,飞快地从斯库卢奇的身旁逃离。

“真是无趣啊!”

斯库卢奇冲阿夫杰的背影撇了撇嘴。

“难得今天诗兴大发,想和人多聊聊诗呢。”

才刚刚起床的斯库卢奇还不算太饿。

并不急着去吃早饭的斯库卢奇,偏转过头看向西面,看向奇拿村所在的方向。

因为有帐篷作阻挡,所以斯库卢奇看不到奇拿村现在的样子。

但即使如此,斯库卢奇还是直直地将视线投到西面的天空。

他在昨夜准备上床入睡时,隐约听到自村子那传来的吆喝声与低低的哭泣声——斯库卢奇猜测,这大概是奇拿村的村民们清理村子时所发出的声音。

“……真是惨啊。”遥望着西面的天空,斯库卢奇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嘟囔道。

“老大!”

这时,一道突然响起的通报声,让斯库卢奇不得不将视线从西面的天空移开,转到这道声音的主人身上。

这道声音的主人是斯库卢奇麾下的一员普通的部下。

“何事?”斯库卢奇问。

“来了一伙旁边那村子的阿伊努人,他们现在正在营地大门外。”这名部下言简意赅地答道,“他们叽里呱啦地讲了一大通,但我既听不懂阿伊努语,也不懂日语,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斯库卢奇挑了挑眉。

这名部下所说的“旁边那个村子”,所指的自然便是奇拿村了。

奇拿村派了一伙人过来——得知此事后,斯库卢奇仅仅只是挑了挑眉梢,脸上没有半点惊讶之色。

“辛苦你了。”斯库卢奇夸奖了一下这名前来报信的部下后,便大步朝营地大门走去。

“我去会会他们。”

斯库卢奇是他们这伙人中唯一会说日语的。

所以只有斯库卢奇能跟他们沟通。

在营地大门出现在了自个的视野范围内后,斯库卢奇便远远看见了站在营地门口外的切普克等人。

发现是村长亲自带人过来后,斯库卢奇的眼中终于浮现出了淡淡的惊讶之色。

稍稍加快了点脚步,来到切普克等人的跟前后,斯库卢奇都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切普克便率先一步向斯库卢奇躬身说道:

“斯库卢奇,我们昨夜看到了你对我们的帮助。”

“我们不会忘记每一个对我们伸出援手的人。”

“我是来向你道谢的。(阿伊努语)”

昨夜从绪方那得知斯库卢奇帮助过他们后,切普克向不同的村民求证过。

许多村民昨夜也都看到了待在村外,对他们进行远程援助的斯库卢奇等人,证实了“斯库卢奇帮助了他们”是确有其事。

听完翻译的转译后,斯库卢奇认真打量了切普克的脸几遍后,摆了摆手。

“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你们跟我来吧。”

说罢,斯库卢奇示意那几名负责守门的部下放行,然后将切普克等人领向他的帐篷。

一路上,切普克他们自然是惹来了不少的眼球。

斯库卢奇的部下们,因不知这伙突然到访的阿伊努人的来意,向切普克投去疑惑、好奇的视线。

虽然知道周围的这些“白皮人”和昨夜攻击他们村子的那伙“白皮人”不是一帮人。

但看见这一张张拥有深邃五官的脸以及白皙的皮肤,切普克他们还是感到心里有些不舒服,所以故意不去看周围的人,只直直地看着前方,看着在前头领路的斯库卢奇的背影。

斯库卢奇的帐篷勉强能容纳切普克人站在里头。

将切普克他们领进自己的帐篷中后,斯库卢奇便一** 地坐到了吊床上,面朝着切普克等人。

而切普克等人刚进到帐篷,便再次向斯库卢奇躬身,用比刚才还要郑重一些的语调说道:

“昨夜真的非常感谢你对我们伸出的援手。”

“真的非常谢谢你。”

“我们绝不会亏待每一个帮助我们的人。”

“我们村子虽然不富裕,但我们会尽我们所能赠予你们丰厚的谢礼。”

切普克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切普克突然抬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

“你们的谢意,我已经收到了。”

“谢礼什么的,之后再慢慢详谈。”

“现在——你们就跟我讲讲其他的事情吧。”

说到这,斯库卢奇换上带着几分戏谑之色在内的口吻

“你带着这么严肃的眼神和表情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向我道谢吧?”

斯库卢奇的这句话虽是疑问句的句式,但语气却是肯定句的语气。

见斯库卢奇精准道出了自己的意图,切普克的脸上闪过几分尴尬。

但他还是迅速重整好了脸上的表情。

“……我此次来找你,除了是想当面向你道谢之外,的确是还有其他的事想跟你商量。”

说到这,尽管有尽力控制,但切普克的语调中还是出现了几分急切。

“我们村的不少村民,在昨夜被火枪所伤。”

“我们的医生并不擅长治疗这种枪伤。”

“你们的医生能治被火枪打到的伤口吗?”

“如果能治的话,我想请你派你们的医生帮助我们!”

仍处于部落制文明的阿伊努人,没有发展出复杂的“礼仪文化”,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

所以绝大多数的阿伊努人讲起话来都很直爽,不会讲太多弯弯绕绕的东西。

切普克没讲任何多余的废话,直截了当地告知了他们的请求。

去请斯库卢奇帮忙——这是切普克刚刚想出的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救治那些中了枪伤的村民们的唯一方法。

斯库卢奇他们也是白皮人,也用着相同的火枪。

所以切普克猜测——他们的医生说不定就掌握治疗枪伤的技术,知道该如何治疗枪伤。

只要有任何一点能让更多中了枪伤的村民们痊愈的机会,切普克都不愿放过。

斯库卢奇挺喜欢这种讲话直爽、不饶弯的人,和这种人聊天,不用担心将太多的时间耗费在讲废话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