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更新时间再次延迟一点点~~ (2/3)

……

……

……

……

4个月前——

宽政元年(公元1789年),5月3号。

广濑藩,榊原道场。

“绪方前辈!绪方前辈!”

许逸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绪方前辈!正在比剑呢!您发什么呆!”

刚刚的这道男声的音量陡然拔高了一截,让许逸感到自己的耳膜都开始发疼了。

猛地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站在他身前、剃着月代头、手持木剑的年轻男子。

刚刚不断呼唤着许逸的人,正是这名年轻男子。

——这里是哪里……?我不应该在我家的书房里看书吗?

许逸一边在心中这般暗道着,一边转动目光,看向自己的四周。

日式的道场、放置在道场边上的一排排木剑、跪坐在道场边缘的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的一众人等。

以及正手持木剑,站在他身前的年轻男子。

这名手持木剑,站在许逸身前的男子,再次皱紧眉头用不悦的口气说道:

“绪方前辈!您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直都在发呆?如果是生死相搏的决斗的话,您已经死了!”

明明这名年轻男子说的是日语,但许逸却能毫无障碍地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直到这时,许逸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正拿着一把木剑。

身上也穿着一套以深蓝色为主色调的和服。

——绪方?比剑?

——比什么剑?

心思刚想到这,许逸便猛然感觉有大量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他叫绪方逸势,20岁。

广濑藩的一名普通武士,职务为每年只能领50石微薄俸禄的库房官。

在一座名为“榊原道场”的剑道馆内,修行一刀流剑术——“榊原一刀流”。

每日的工作结束后,或是闲暇有空时,都会来榊原道场练剑。

而他现在正在和他的师弟——牧野文四郎比剑。

与师兄弟们互相切磋——这是榊原道场每日的必修功课之一。

就在许逸还在慢慢消化这些突然在他脑海内迸现的记忆时,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在道场的一侧响起:

“绪方,打起精神来。”

许逸循声望去。

说话之人,乃是一名眉毛、胡须、头发全数花白的老翁。

这名老翁,正是榊原道场的馆主、许逸的师父——榊原半兵卫。

在许逸的目光转到他的身上后,榊原接着用威严的声音说道:

“竟然在比剑的时候走神,这可真不像你。”

“师父,很抱歉……”

许逸敢保证自己从来没有学过日语。

但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流利的日语一个劲地往外蹦。

许逸将右手的木剑缓缓抬起,然后用双手紧握剑柄。

剑尖直指面前的师弟牧野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