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绪方挥刀,人马俱碎! 8200字 (2/3)

亚希利时不时地会去找这个大姐姐玩,而这个大姐姐有时得到一些好吃的,也会将其分给亚希利。

她原本也像亚希利她们那样,趴在屋子顶上,用弓箭迎敌。

但就在刚才,她被流弹击中了。

流弹击中了她的左腿。

子弹所蕴藏的强大力道,直接将她从屋顶上掀翻下来、掉落在雪地上。

自伤口处流下的血,很快便染红了她身下的土地。

捂着左腿、不断发出哀嚎与惨叫的她,失去了起身、逃跑的气力与能力。

大姐姐她如果不赶紧从地面离开的话,肯定必死无疑。

于是——亚希利咬了咬牙,将原本已经微微拉开的弓弦放开,然后朝身旁的母亲和红头带女孩说道:

“妈妈!埃拉!我们去把那个大姐姐背到安全的地方!”

红头带女孩也发现了那个因左腿受伤而无力移动的那个大姐姐。

亚希利的妈妈和红头带女孩没做过多的犹豫和思考——这也没什么好犹豫与思考的。

自己同住一村的同胞正在受难,而自己有机会去救人——不论如何,她们都想不出任何不去救人的理由。

红头带女孩直截了当地点了点头后,率先从屋顶上跳下,然后奔向那名仍捂着左腿、发出惨叫的大姐姐。

而亚希利和她母亲则紧跟在她的后边。

3人趁着这附近现在没有哥萨克人,迅速奔到了那名大姐姐的身旁。

“没事了,没事了。”亚希利冲大姐姐安慰道,“我们来救你了。”

亚希利和红头带女孩一左一右,将这个大姐姐扶起。而亚希利的妈妈则持弓在周围警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哒哒哒哒哒哒哒……

突然有道马蹄声正在靠近。

这道马蹄声刚传进亚希利的耳中,亚希利的表情便瞬间僵住了。

扭转着僵硬的脖颈,亚希利看向马蹄声所发出的方向——一名哥萨克人正一边挥舞着马刀,一边策马朝她们这儿奔来。

在看见这名正朝她们袭来的哥萨克人后,亚希利立即做出了像是本能一般的反应——她将大姐姐交给红头带女孩,然后迅速取下了背上的弓箭,将箭头对准这名来袭的哥萨克人。

而亚希利的妈妈,也近乎是于同一时间将架好弓箭。

这名哥萨克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大概只需3、4个呼吸的时间,他的刀就能砍中她们。

因时间紧迫,亚希利母女俩来不及瞄准,在将弓弦拉满后,便立即将其松开。

原本紧绷的力量从二人双臂间弹开,破空声接着传出。

2根箭矢笔直地飞向这名哥萨克人。

然后这名哥萨克人连挥2刀,直接将这2根箭矢给直接拨飞。

亚希利母女俩面露惊骇。

而这名哥萨克人则面露笑意——他非常喜欢看到自己的敌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是马刀高手,亚希利母女俩的箭在他眼中,是慢到能轻轻松松将其拨开的存在。

不远处的紫头带女孩、蓝头带女孩,她们俩人此时也发现了亚希利她们那儿的异状,一边发出尖叫,一边拉满弓弦,打算援助亚希利她们——然而她们的箭根本射不中因马术过好而速度极快的那名哥萨克人。

亚希利在经过短暂的惊骇后,那双常常会露出怯懦之色的双眼,此时竟闪出了几道名为“决绝”的光芒。

她把手中的弓扔到一边,用双手握持着箭头蘸满毒液的毒箭,迈着坚定的步伐,朝身前的这名哥萨克人迎去。

她想以自己的肉身拦截住这名哥萨克人。

她的身后,有她的母亲和她的友人。

自父亲失踪后,母亲便与她相依为命。

在父亲失踪后,亚希利曾有一段时间,心情非常地消极、低落,哭到没眼泪出来的次数,更是多到数不清。

多亏了有红头带女孩这几名友人一直陪着她,亚希利才慢慢从“父亲失踪”的阴影中走出来。

不论是母亲,还是自己的友人,亚希利都不想让他们受伤。

不想让妈妈和友人受伤——这个念头刚从她的脑海中冒出,她就觉得自己的体内涌出巨大的力量,让她敢于这种平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虽然知道自己这么做,就算成功将这哥萨克人拦下了,自己肯定也死定了,不死大概也只剩半条命。

——被速度这么快的马撞到……一定很痛吧……

亚希利忍不住在心中在心中这般暗道。

畏惧之色攀上亚希利的眼瞳,双眼因恐惧而蒙上了一股薄薄的雾气。

但尽管畏惧,亚希利还是坚定地迈动双脚,迎向那名哥萨克人。

亚希利的母亲和红头带女孩此时终于发现了亚希利的意图,冲亚希利大喊着,想让亚希利回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亚希利距离那名哥萨克人——仅剩一个马身的距离。

——请一定要成功啊!

她在心中大声祈祷着。

祈求着自己的这舍身一击,能挡下这名哥萨克人,救下自己的母亲和友人。

——请一定要成功啊!

亚希利再次在心中发出同样的祈求。

然后紧握着手中的毒箭,朝前方的哥萨克人扑去……

……

……

亚希利突然瞅见一道黑影。

……

……

一道从她旁边的屋顶上跃下的黑影。

这道黑影自她旁边的屋顶上高高跃下。

这道黑影的下落地点是——已经冲到她身前的哥萨克人。

不知为何,这道黑影让亚希利回想起了对自己的猎物发动扑击的熊与狼。

嗤嗤嗤嗤嗤嗤——!

利器劈开皮肉与骨头的声音响起。

那道黑影手持一柄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夺目寒芒的刀,刀刃从那名哥萨克人的左肩一路划到右腹——他被直接斩成了两半。

从哥萨克人那因见到好欺负的敌人而展露出喜色的表情,此时转变为了惊恐。

他的上半截身子飞在空中,而下半截身子仍旧稳当地坐在马上,跟着马匹一起继续向前冲。

那道黑影一道将那名哥萨克人斩成两半后,在双足落地的下一瞬间,伸手将仍旧维持着前扑姿势的亚希利扶住并拉到他身边,让她免于被马匹被撞到。

直到这时,亚希利才终于认出了这道黑影。

是她刚刚才见过的人。

是那个奶奶十分中意、想让他做孙女婿的那个和人。

……

……

“你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没想到却意外地很有骨气啊。”绪方朝身前的亚希利轻声道。

亚希利听不懂绪方所说的日语。

她直到现在,仍沉浸在对绪方刚才一跃而下、一刀将那名哥萨克人劈成两半的壮举的震惊之中,一脸呆愣地看着绪方。

绪方放开刚才扶住亚希利的手。

然后,用自己从那本“虾夷语常用语指南”中学到的字词,朝亚希利轻声道: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终于从绪方的口中听到了自己听得懂的话。

直到这时,亚希利才发现——绪方的眼中,像是有奇特的光芒在闪烁。

……

……

时间倒转回刚才——

在听到那阵阵密集的马蹄声后,绪方他们便立即冲出了斯库卢奇的营帐。

刚出营帐,同样也听到了马蹄声的以阿夫杰为首的斯库卢奇的那帮部下们便立即朝斯库卢奇围靠过来,七嘴八舌地向斯库卢奇询问他们现在该做什么,是要按兵不动,还是派人去看看这些马蹄声是怎么回事。

面对这些围靠过来的部下们,斯库卢奇仅说了一句“都安静,让我先看看情况”后,他们便立即全都安静了下来。

附近没有高处,因此绪方他们只能爬到斯库卢奇的帐篷顶上。

因为帐篷承受不了太多人的重量,所以攀到帐篷顶上查看情况的,只有斯库卢奇一人。

斯库卢奇像只猴子一般,迅速攀到了帐篷顶上,然后从怀中掏出了望远镜,遥望着马蹄声响起的方向。

虽说距离稍微有些远,但凭借着手中望远镜的优秀性能,借着皎洁月光的照明,斯库卢奇勉强能看清——一帮正骑着高头大马的家伙,正自北面朝奇拿村冲来。他们现在已经快要冲进村子里了。

斯库卢奇仅一眼便看出——这帮人是他的同类,是哥萨克人。

光是看马,就能认出他们哥萨克的身份。

毕竟除了哥萨克人,这片土地上也不会有谁会拥有这么高大的马匹。

这伙人的为首两人的脸,斯库卢奇还非常地眼熟。

斯库卢奇撇了撇嘴,然后从帐篷间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