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俄国传统艺能:互殴! 8000字 (2/3)

“他们毫无规矩地在山林之中乱搞破坏,自然很容易惹来熊、狼等动物的怒火。”

“所以近些年来,乌恩卡姆依的出现频率也变高了起来。”

说到这,艾亚卡面带无奈之色地长出了一口气。

“感觉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啊……”阿町讪讪地笑了下,“我们和人中的这些败类,在你们所居住的这片土地上乱搞破坏……”

“别这么说。”艾亚卡赶忙摆了摆手,“你们又不是淘金贼,不必替那些败类的行径感到不好意思。”

“而且——淘金贼中也并不只有你们和人而已。”

“我们阿伊努的不少同胞,也跑去做了淘金贼。”

艾亚卡脸上的无奈之色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黄金虽然在我们这儿百无一用,跟石头没什么两样。”

“但在和人地中,却价值连城。”

“因此有不少我们的同胞动了歪脑筋。”

“四处去采黄金,然后偷偷地跟和人进行贸易。”

“极个别人甚至打算带着采来的黄金到和人地那定居。”

“所以这种思想不正的投机分子,在哪个民族里都有。”

“大概就在1年多以前,不知为何,突然传出‘黄金瀑布’的传说是真的传闻。”

“导致大量歪脑筋的同胞四处去寻找瀑布,导致很多河流都被破坏得很严重。”

“幸好这股歪风现在渐渐消下去。”

“‘黄金瀑布’?”绪方挑了挑眉,“这是什么?”

黄金瀑布——这词汇,绪方和阿町都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我们阿伊努在好久之前就流传着的传说。”

艾亚卡缓缓道。

“在很久之前,有个叫‘由寇西’的富裕村长。他拥有着祖辈代代相传下来的巨量黄金。”

“而另一个名叫‘萨资立’的别村的村长盯上了由寇西的黄金,想将由寇西的黄金据为己有。”

“某日,由寇西的女儿出嫁到别村。”

“由寇西的村子的绝大部分村民都外出庆祝。”

“只剩一些老人、小孩在村子。”

“萨资立瞅准了这大好的机会,率人闯进由寇西的村子,打算强抢由寇西的黄金。”

“所幸由寇西及时发现了萨资立的这企图。”

“为避免黄金被夺,他带着黄金逃进深山,然后将这些黄金都埋在某条瀑布的旁边的山洞里。”

“几年后,由寇西去世。在由寇西去世后,再无人知道这巨量的黄金都埋在何处。”

“据说在那条被由寇西埋入黄金的瀑布的下游,时不时地就能看到有金子、金砂被冲刷下来。”

“所以大家都称那条瀑布为‘黄金瀑布’。”

“不过这也只是传说而已。”

“直到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到底有没有这条会有黄金流下来的瀑布。”

“1年多以前,‘黄金瀑布真的存在’的这传闻莫名其妙地流传后,许多人四处去找瀑布,也没找到这条传说中的‘黄金瀑布’。”

“所以我觉得这传说只不过是唬人而已。”

艾亚卡耸耸肩。

“大概只是某个想黄金、想暴富的人,所臆想出来的故事而已。”

艾亚卡的话刚说完,阿町便接话道

“我们和人这边也有类似的传说呢。”

“据说在二百年前的战国时代末期,统一了天下的丰臣秀吉,担忧继任人丰臣秀赖未来没能维持住霸业。”

“为了让后世的丰臣家在未来某一天,不至于陷入无钱可用的窘境。将4亿5000万两黄金埋藏在了某地。”

“其具体地点,只有他的继任人丰臣秀赖知道。”

“在丰臣秀赖死后,黄金的埋藏地点就彻底失传了。”

“也不知这传说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假的也就罢了。”

“倘若是真的,那丰臣秀吉的这黄金简直白埋了呀。”

阿町发出一声嗤笑。

“丰臣秀赖到最后也没挖出这笔黄金,导致霸业被德川家康所夺。”

“倘若这传说是真的,并且丰臣秀赖及时挖出了这4亿5000万两黄金,那之后可能都没有德川家康什么事了,也就不会再有现在的江户幕府建立了。”

“看来不管是哪个民族,都总有这些和宝藏有关的传说啊。”艾亚卡咧嘴笑了笑,“话题好像扯得有些远了。”

“总而言之——你们千万不要动什么歪脑筋,跑去淘金哦。”

“淘金用的器具,我们阿伊努都是认得的。”

“若是让人发现你们是淘金贼,那就麻烦了。”

“我们村子算是较温和的一派。”

“发现来淘金的人后,我们只会让他们赶紧离开,若是不听劝,才会诉诸武力。”

“但其他村的人可就不一样了。”

“对淘金贼零容忍的村子,可是比比皆是。”

“很多村子的同胞,在发现淘金贼后,会二话不说,直接开杀。”

艾亚卡抬起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所以我奶奶刚才也是为了你们好,让你们千万不要走上歪道,跑去找什么黄金。在这片土地上淘金,可是很危险的。”

“你们千万要记得,绝对不要将淘金用的器具携带在身上哦。”

“一旦让那些对淘金贼零容忍的同胞们发现你们身上携带着淘金用的器具……”

艾亚卡再次抬起手,在脖颈那里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

……

翌日早晨——

昨夜的餐宴,总体来说非常地顺利。

没有任何一人缺席,也没出现任何的意外情况。

松平定信不知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昨夜非常地尽兴。

他本人也难得地放松了一回。

松平定信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

即使昨天玩得再怎么尽兴、再怎么疲累,到了翌日,他绝对都会雷打不动地努力工作。

在太阳刚出来时,松平定信便起身、洗漱,然后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他今日所下达的第一条命令是——把目前的职位是全军总大将的稻森叫过来。

虽然比不上松平定信,但稻森是一个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的人。

昨夜的餐宴有提供酒水,但稻森并没有喝得酩酊大醉,只浅尝了几口。

他的自律,让稻森避免了今日早上满身酒气地面见松平定信的丑态的出现。

在收到松平定信的召令后,稻森便迅速赶到了松平定信的房间。

在稻森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后,松平定信也不说太多的废话,简单明了地跟稻森说道

“稻森。现在各藩的藩军都已抵达松前藩。”

“我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讨平红月要塞。”

“我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觉得大概到何时可以出兵?”

这是很严肃的问题。

所以稻森也不敢打半点马虎。

在简单地思考片刻后,稻森沉声道

“辎重方面,还需做最后的整理。”

“那几支才刚刚抵达虾夷地的藩军,也需要点时间来做休整。”

“所以我们大概还需12日……不,10日左右的时间,才能出兵。”

“10日吗……”松平定信嘟囔过后,冲稻森扬了扬头,“能想办法让这时间稍微缩短一些吗?”

“我不敢保证能成功将时间缩短。”稻森诚实地说道,“但是——我会尽力。”

“那好。那你就尽力而为吧。”松平定信语气平静,“我想尽快讨平红月要塞。”

“希望你能实现我的这个梦想。”

“是!”稻森高声应和。

……

……

虾夷地,库玛村——

“¥ap;¥¥。(虾夷语)”站在绪方和阿町面前的这名虾夷老人,正用很快的语速讲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