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曾于京都迎战过绪方的男人 8800字 (2/3)

但即使如此,绪方仍能闻到那源源不断地从赤狐身上散发出来的远胜其他笼子里的动物的“体味”。

在离开汤神的宠物摊后,阿町便立即嘟囔道:

“运气真好啊……竟然这么快就找到线索了……”

“是啊……”绪方也不由自主地出声感慨道,“运气好得让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绪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运气非常地神奇了。

他总感觉他的运气一直在“极坏”和“极好”这两个极端不断反复横跳。

有时候运气糟得不行——去年夏天进入京都的第一天,就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一系列的麻烦之中。

但有时候又好得不行——还是以京都举例,虽然在进了京都的第一天就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一系列的麻烦,但也在那一天与阿町重逢。

这一次,绪方的运气再次跳到了“极好”的这一极端。

原本绪方和阿町都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花上不知多少功夫才能找到相关线索的准备了。

可谁想在第一天,从问话的第一个人身上就找到了线索。

而且还是非常有用的线索。

根据汤神刚才所提供的情报,基本可以确定——那两人就是玄正、玄真了。毕竟会说出“玄仁师弟”的人,除了玄真之外应该也没有其他人了。

但汤神刚才所说的情报,有着一处让绪方非常在意的地方。

那就是——玄真的状态相当地古怪。

上一秒还面无表情,下一秒突然发出怪笑,还被玄正一边摇着肩膀,一边说“不要这样”——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很不正常。

不仅是绪方很在意这处地方,阿町也同样很在意玄真的状态。

“阿逸。”阿町迟疑道,“那个玄真……会不会神智出问题了啊?”

阿町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在阿町的认知中,会在上一秒面无表情、下一秒突然笑出声的人,大概就只有脑袋出问题的人了。

“……不知道。”绪方摇了摇头,“除了亲眼见那个玄真一面,谁也不知道那人怎么了。”

“说得也是啊……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阿町问,“要北上去找寻新的线索吗?”

“……只能这么办了。”绪方轻叹了口气,然后苦笑道,“既然难得找到了那俩人北上的线索,我们也只能跟着北上去找寻新的线索了。”

“该怎么找?”阿町接着问。

“既然他们俩极有可能进入虾夷的地盘……那就只能去问问北方的那些虾夷聚落了。”

“一座聚落一座聚落地问过去。”

“除了这个也别无他法了。”

“一座聚落一座聚落地问过去吗……”阿町也露出苦笑,“真希望我们所碰到的虾夷聚落的虾夷们,都能和善些啊……”

……

……

既然已经探到了有用的线索,那也没有必要再留在松前城了。

绪方在和阿町进行了简单的讨论后,有了一致的决定——兵贵神速,就在今天直接动身北上。

既然已经决定就于今日动身,二人便打算去那座汤神刚才推荐的那座有** 做“狗拉雪橇”服务的毛皮屋看看。

二人先回了趟旅店,拿上了他们所有的行李。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座本以为会住上很长一段时间的旅店,竟这么快就退租了。

他们俩拿上行李,去了松前城的东部,找着名为“荣街”的街道后,一间接一间店铺找过去。

很快,便找着了汤神刚才所说的那座毛皮店——大合屋。

大合屋是一座非常气派的商店,光是楼层就有3层。

进着大合屋的一楼后,绪方便见着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毛皮制品。

绪方来这里不是为了买毛皮的,所以也没有多看这些毛皮一眼,径直走向一楼的柜台。

有个中年人就正坐在一楼柜台的后面。

绪方直接说明了来意,表示要租狗拉雪橇。

而这个中年人也不含糊,表示最远只能送他们去靠近松前藩北部边境的地方,然后直接报了个价。

即使只能送他们去靠近松前藩北部边境的地方,绪方倒也满足了。价格虽贵,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于是绪方痛快给钱。

给完钱后,这名中年人叫来一名店内的伙计,跟他说了些什么后,便领着绪方和阿町前往他们大合屋的后院。

还没靠近后院,绪方便听到了“汪汪汪”的狗叫声。

进了后院后,狗特有的那种浓重骚味便向绪方扑面而来。

后院里有着数十条颜色各异的狗。

这些狗都是大型犬,大得能让小孩当坐骑的那种。

每条狗都毛发旺盛,旺盛到足以让人产生冲上去搓揉的欲望。

“哎呀,好可爱。”阿町双目放光,“我可以摸摸他们吗?”

“请便。”那名中年人用带着几分自豪之色的语气说道,“我们这里的狗都是进行过专门的训练的,不怕人也不会咬人,只要你们别主动招惹他们即可。”

“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负责拉你们的伙计马上就到。”

这名中年人留在原地,跟着绪方他们一起等待着他刚刚所说的负责拉绪方和阿町的伙计到来。

相比起狗,绪方其实更喜欢猫,他是纯正的“猫派”。

而阿町的喜好似乎和绪方相反,相比起猫,阿町似乎更喜欢狗。

因为喜好的不同,绪方并没有那么重的揉狗的欲望。

仅过了片刻,一道年轻的男声终于在绪方和阿町的身后响起: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绪方转过头向后望去。

在看清了这道年轻男声的主人的容貌后,绪方一愣。

声音的主人是一名很年轻的男性,看上去大概20岁出头。

之所以让绪方愣了下,是因为这人的五官有些特别。

不是纯正的和人脸庞。

他的五官和一般和人相比更深邃一些,但也不算太过深邃。

举个形象的比喻的话……这人的五官介于和人和虾夷之间。

“二位客官,我叫中原一郎。”这名年轻人一边向绪方和阿町鞠着躬,一边用标准得不行的掺着当地口音在内的“松前藩式日语”朗声道,“我将负责帮二位驾驶雪橇。”

……

……

因为在城町中不能驾驶狗拉雪橇的缘故,所以绪方他们得先把雪橇和狗都拖到城郊。

仅用了半个多小时,他们便带着雪橇和狗来到了城郊。

随后——

“狗原来能拉这么快的吗?”阿町一脸惊讶地望着前方正在拉动雪橇的4条大狗。

就在刚才,绪方和阿町乘上了足以容纳4人就坐的巨大雪橇。

雪橇是长条形的,乘客们没法并排坐,只能像坐摩托车一样,竖着坐成一条。

负责驾驶雪橇的中原一郎坐在最前排的驾驶位,然后绪方坐在中原的身后,至于阿町则坐最后面。

负责拉动这巨大雪橇的是刚才在后院里所见的其中4条大狗。

那个名叫中原的年轻人坐在驾驶位,仅朝前方的4只拉动雪橇的大狗大喊了一声,那4条大狗便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拉着雪橇朝前冲去。

速度之快,远超绪方和阿町的想象。

他们两人都是第一次见狗拉雪橇。

之前,他们二人只听说过狗拉雪橇是虾夷地的特色交通工具。

狗拉雪橇一开始是虾夷地的虾夷们的交通工具。

很多养得起狗的虾夷,都用其来代步。

松前藩在与虾夷们进行长年累月的对抗时,在无形之中,也尽兴了文化的交流。

狗拉雪橇这种交通工具,便被松前藩的和人们给学了去。

虾夷地不知为何,动物一般都长得很大只,狗也不例外。

虾夷地的狗又大又壮,几只狗就能将坐着人的雪橇拉动。

绪方都是第一次见狗拉雪橇,以及第一次乘坐狗拉雪橇。

都没想到原来狗能将雪橇拉得这么快的二人,其脸上都带着惊讶之色。

“哈哈哈。”中原笑了笑,“这个速度不算什么。除了狗之外,猫其实也能拉雪橇,而且速度也并不慢。”

“猫也能拉雪橇?”阿町发出惊呼。

“嗯。”中原点点头,“不过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从没有实际见过。”

“我听说露西亚国的猫又大又壮,所以当地的很多人都用猫来拉雪橇。”

松前藩本就是总石数只有1万石的小藩。

中原表示:到下午4点左右,就能抵达松前藩的北部边境。

中原从头至尾都没有问过绪方他们为什么要去松前藩的北部边境。只专心驾驶雪橇。

他的左右手各握着根像是操纵杆一样的玩意。

绪方问过中原这俩操纵杆是干嘛的,中原说这俩操纵杆是用来调节方向的,就用这两个操纵杆来操控雪橇变向。

周围除了雪就是雪,这样的风景,绪方都已经在奥羽那边看腻了。

在雪橇行驶到一处较平坦的地方后,为了打发时间,绪方朝身前的中原问了个他从见到中原开始就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中原君,你是归化的虾夷吗?”

说罢,绪方扫了眼中原那富有虾夷特色的侧脸。

“哈哈哈。”中原笑了几声,“不是哦,我不是归化虾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