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剑圣”源一,无处不在! 6800字 (2/3)

在拉门声响起的同一瞬间,稻森猛地睁开双眼。

随着门的拉开,2道身影一前一后地自被拉开的房门步入房间。

步入房间的这2人正是松平定信与他的小姓立花。

松平定信走在前头,立花则抱着松平定信的佩刀,和松平定信维持着一定的距离,紧跟在松平定信的身后。

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入房后,松平定信没有选择一板一眼的跪坐,而是将双腿一盘,十分随意地盘膝坐在稻森的身前。

而立花则是恭恭敬敬地抱着松平定信的佩刀,以标准至极的姿势跪坐在松平定信的侧后方。

小姓身为贴身侍从,常需做的工作之一,便是为自己的主君抱刀。

在自己的主君会见什么人时,就抱着主君的佩刀坐在主君的侧后方,增加主君的威仪。

在松平定信进房后,稻森便立即将双手撑在底下的榻榻米上,然后俯首向松平定信行礼。

松平定信在稻森的身前坐定后,他便朝快将额头贴到榻榻米上的稻森说道:

“稻森,抬起头来吧。”

“是!”

在稻森抬起头来后,松平定信便接着说道:

“稻森,不需要拘谨,像我这样随意地坐着便好。”

说罢,松平定信轻轻拍了拍自己那双正随意地盘着的双腿。

他的话音刚落,稻森便立即摇头。

“在下怎能在老中大人面前做出此等无礼之事。”

见稻森执意要正坐,松平定信也不再多说。

认真地打量了几遍稻森的脸后,松平定信的嘴角一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稻森,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呢。”

“自大半年前在纪伊一别,你似乎变瘦了些呢。”

“平时要好好吃饭,注意休息啊,不要太辛劳了。”

“谢老中大人关心!”稻森恭声应道,然后将刚起来没多久的脑袋又俯下,再次向松平定信行礼。

将头再次抬起来时,稻森接着说道。

“和老中大人的辛劳相比,在下的这小小艰辛,根本不值一提!”

稻森的这句话没带任何的奉承。

他是真情实意地说出这句话。

稻森对松平定信一直抱着一种钦佩之情。

他相当地佩服松平定信,不论是松平定信的才能还是其勤奋程度,都让稻森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了亲眼考察虾夷地,不惜亲自动身北上。

宽政二年的新年,松平定信就这么在赶路中度过了。

耗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今天——也就是1月1号的下午顺利抵达了松前藩的松前城。

然后在今天晚上,就把稻森叫了过来。

对松平定信的为人,稻森还是非常清楚的。

松平定信这人几乎从不做无谓、无意义的事情。

稻森敢断定——松平定信之所以在抵达松前城的第一天就把他叫来,肯定不是为了就只简单地寒暄问好,肯定是为了与他讲一些正事。

对于稻森刚才的这句赞扬,松平定信只笑了笑。

然后接着跟稻森寒暄着。

对于松平定信的寒暄,稻森一一回应着。

在回应的同时,稻森的目光不自觉地飘到坐在松平定信的侧后方、正抱着松平定信的佩刀的立花身上。

不。

准确点来说,稻森的目光是飘到了正被立花抱在怀中的松平定信的那柄佩刀。

望着立花怀中的这柄刀,稻森的眼中不受控制地冒出火热的光芒。

松平定信身为目前在幕府中除将军之外最有权势的人,其佩刀自然也不是什么凡品。

松平定信所用之佩刀,是大名鼎鼎的长曾祢虎彻。

长曾祢虎彻其实是一个刀匠的名字。

因为技艺高超,打造出来的刀质量非凡,所以凡是由长曾祢虎彻这人所打造的刀,都被称为“长曾祢虎彻”。

所以“长曾祢虎彻”算得上是一个品牌名。世上有着相当多把长曾祢虎彻。

长曾祢这位传奇刀匠已经故去,所以世上已不会再有新的虎彻问世。

虽说长曾祢还在世时,打造了不少的刀剑,但因他还在世时,他所锻的刀就已经名声大噪的缘故,市面上流通着不少的赝品。

因虎彻的名气实在太大、质量实在太好,所以即使是虎彻的赝品也往往会卖出天价。

你即使出100两金,也可能买不下虎彻的赝品。

直至今日,因赝品流行的缘故,已经出现了100把虎彻,99把都是假的现象。

找寻真正的长曾祢虎彻——这对普通人来说或许相当困难,但对幕府来说,却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在松平定信上任为新老中时,现任的幕府将军德川家齐便将一柄货真价实的长曾祢虎彻赠予给了松平定信。

自此之后,这柄长曾祢虎彻便成了松平定信的佩刀。

只不过从没使用过这柄长曾祢虎彻便是了。

毕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松平定信,根本就碰不到需要自个拔刀战斗的情况。

虽没使用过这柄长曾祢虎彻,但松平定信在从将军那收到这柄刀后,有让人来试刀。

而真品的长曾祢虎彻也无愧于它的名气——6具叠放在一起的尸体,仅一刀便将这6具尸体斩开。

将这6具叠放在一起的尸体自上往下地斩开后,刀刃还像** 纸中一样,刀刃轻轻松松地切入底下的泥土中。

在试完刀后,将刀拿起来一看——上面连一个豁口都没有。

稻森身为一介武人,还是国家屈指可数的大将之一,这些宝刀对他来说有着极强的诱惑力。

稻森目前所用的佩刀,只是“厉害些的凡品”而已,远远称不上是宝刀。

拥有长曾祢虎彻那样的宝刀,一直都是稻森的梦想。

即使不能拥有,也想试着挥舞这样的宝刀去战斗——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一直这样盯着他人的佩刀看,总归是一件失礼的事,所以稻森仅瞟了松平定信的佩刀几眼,稻森便将他的目光收了回来。

在简单地跟稻森聊了些家长里短后,松平定信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

“稻森,我今夜之所以叫你过来,其实是为了问你些事。”

上一句话还在聊家常,下一句话就突然改聊严肃的事情——这是松平定信的讲话特色之一了。

松平定信的话音刚落,稻森便立即将腰挺直,摆好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不用那么拘谨。”松平定信摆了摆手,“放轻松,用轻松的心态来答话即可。”

“我想问的也不是什么多难回答的问题。”

“稻森,在你上一次传信回江户再到我抵达此地的这段时间内,露西亚人有什么新的异动吗?”

听到松平定信的这个问题后,稻森暗自松了口气。

他今夜是被松平定信突然召集过来的,所以什么准备也没做。

因此他还是蛮担心被松平定信问到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的。

得知是这种易于回答的问题后,稻森原本悬在心头的石头也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