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绪方:“阿町,今晚就别睡了” 8800字 (2/3)

不论绪方怎么说,阿町都以“我不是巫女,不能穿巫女服”为由而坚定地拒绝了绪方。

因为被阿町拒绝,绪方也只能遗憾作罢了。

在二人的步速下,他们很快便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锦野町最大的衣服店。

虽然日本这边没有“新年要穿新衣服”的习俗,但也有不少人因有着“新年要有新气象”的观念而跑来买衣服。

所以这间锦野町最大的衣服店,现在仍旧有着极好的生意,能看到大量客人在店内进出。

因为是女忍出身的缘故,阿町的身上没有一丝半点的娇气。

她对衣服并不挑剔。

跟着绪方一起进了这座店铺后,三两下就买好了2件新的衣服。

不过在买衣服的时候倒出了个小插曲。

在阿町跟店内的工作人员说出她想要的尺寸时,那名工作人员的眼底浮现出淡淡的错愕之色。

虽然工作人员眼底所浮现出的这抹错愕之色闪过即逝,但还是被绪方给敏锐地发现了。

这人的眼中为什么会露出错愕之色——绪方倒也是能猜出其中的原因。

和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女性相比,阿町不论是身高,还是胸肌、胯部都发育得太好了。

阿町的身高有1米55。这身高放现在不算什么,但放在这个时代里,已经是在女性中足以称得上是鹤立鸡群的身高。

至于阿町的胸肌和胯部就更别提了。

阿町的胸肌发育得很好,胯部则发育得比她的胸肌还要好。其发育状况都远超这个时代的同龄人。

那个工作人员大概是被阿町所要的尺寸给吓到了,其眼底才会不受控制地浮现出错愕吧。

迅速买好衣服后,绪方便与阿町一起在这家服装店所坐落的商业街闲晃,准备购置镜饼、注连绳等物。

就在二人即将进入一家有卖镜饼等物的店铺时,一声吆喝突然将二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去。

“注意了!注意了!1月1号的晚上,宝岛屋将在‘千代座’那里演出歌舞伎了!”

“是你们从没看过的全新故事!”

“以天下无双的绪方逸势为原型的故事!千万不可错过!”

这吆喝不可能不将绪方和阿町的注意力给引过去。

二人循声望去,便见着一名年轻人。

就是这年轻人在卖力地吆喝。

他的周围已经聚来了不少人,向他询问着他口中的这出歌舞伎的详情。

值得瞩目的是——这年轻人的背上绑着根大旗。

这根大旗的旗面上右面写着:天下无双之剑。

左面则写着绪方的全名:绪方逸势。

望着这个背着写有“天下无双之剑·绪方逸势”的大旗,卖力地给即将上演的《一刀斋》打着广告的年轻人,绪方和阿町双双露出苦笑。

“总感觉”阿町轻声道,“你瞧,好像有很多人都对这出歌舞伎很感兴趣啊。”

“那当然了。”绪方笑了笑,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接着说道,“毕竟那是以有着天下无双之剑的绪方逸势为原型的歌舞伎嘛。”

绪方此言一出,阿町便没好气地抬手拍了下绪方的脑袋,用眼神朝绪方说道:你怎么那么自大呀。

《一刀斋》的首次公开演出,定在了1月1号的晚上。

该说不愧是商人的儿子吗?西野二郎还颇懂营销。

知道歌舞伎这种东西,宣发是相当重要的。

早在十余天前,西野二郎便开始着手进行《一刀斋》的宣发。

西野二郎有着不少的存款,他将他的这笔存款全部拿出来,聘来了不少嗓门够宏亮、舌头够灵活、人够机灵的人,让他们到锦野町的各处做宣传。

西野二郎的目标,是让全锦野町的人都知道——在1月1号的晚上,宝岛屋将演出全新的剧本:《一刀斋》。

西野二郎还懂点书法。

为了能更吸眼球,西野二郎买来大量近1米长的大白旗,在上面书写“天下无双之剑·绪方逸势”,然后让那些被他请来的“宣发人员”们背着这些大旗去宣传。

并且告知这些请来的这些“宣发人员”,不能干巴巴地喊“绪方逸势”、“刽子手一刀斋”,这样不够响亮,不够吸睛。

要喊“天下无双·绪方逸势!”或是“天下无双之剑·绪方逸势!”。

喊出这种响亮的称号,才能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过来。

绪方一开始是不太赞同西野二郎这种做法的。

因为称他为“天下无双”,绪方总觉得有些德不配位,他不觉得自己的剑已到天下无双之境。

于是他用婉转的口吻跟西野二郎说称绪方逸势为“天下无双之剑”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但西野二郎解释说这只是为了让更多人能印象深刻的宣传而已。若不这么宣传的话,很难让锦野町的百姓们印象深刻。

绪方也很希望这出《一刀斋》能大获成功、一口气打响名气,好改变人们“参加对松平源内的暗杀只有绪方逸势一人”的印象深刻。

于是在听了西野的解释后,绪方最终也还是同意了西野二郎的这种宣传策略,让那些宣发人员背着写有“天下无双之剑·绪方逸势”的大旗,喊着“天下无双”的口号,四处宣传这出《一刀斋》。

不得不说——西野二郎的这种宣传手法相当熟练。

背着“天下无双之剑·绪方逸势”这面大旗,令这些宣发人员们不论走到哪都相当显眼。

一些人远远地看到这面旗子后,因感到好奇就会凑过去瞧瞧是什么人背着这面旗帜。

和“刽子手一刀斋”、“人斩”这些名号相比,“天下无双”无疑要响亮得多。

只要喊出“天下无双”,10个路人就会有7个因好奇而回过头来。

在西野二郎的宣发攻势下,绪方觉得现在大半个锦野町的人应该都知道《一刀斋》这出戏的存在,并且知道《一刀斋》将在1月1号的晚上首次演出。

《一刀斋》的首次演出,绪方和阿町自然不可能缺席。

在绪方的要求下,西野二郎已经预留好了2个最佳席位给绪方和阿町,等1月1号的晚上,绪方他们俩就能在最佳的位置欣赏这出首次亮于人世的表演。

……

……

因为时间多的是的缘故,绪方和阿町是抱着悠哉游哉的态度来购买镜饼、注连绳等物,并用这些玩意来装饰他们的旅店房间。

注连绳也是在日本的新年中十分常见的玩意。

注连绳是神社门前的装饰,象徵神界和人界的分隔,在过新年时,人们习惯将注连绳挂在家门上、门外的门松上、家中的镜饼上等地方。

在旅馆的房间内摆上镜饼、注连绳等物后,绪方他们的旅店房间也多了一点年味。

装点好了房间,在余下的日子里,绪方和阿町便一边悠闲度日,一边等待着新年的到来。

之前每天都有事可干时,绪方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快。

现在每天不是玩就是玩,时间竟过得更快了。

竟转眼的功夫,12月31号——除夕到了。

这一天,热闹的气氛直接让锦野町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度。

天公作美。

这一天,天气非常地好。

没有烦人的白雪降下,是晴朗的大好天气。

去到那些商业街上,随处可见正在进行着各式表演的艺人,以及各种各样的摊贩。

商人、艺人们对新年应该是又爱又恨。

新年前后,基本算是全年下来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之一。

不论你是摆小吃摊还是去贩卖各种小玩意,只要你出摊,就总能做到点生意。

也正因生意好,导致许多商人、艺人不愿放过这大好的赚钱机会,更加努力地在新年前后的这段时间内做生意、做表演。使得他们自个没法好好地过个好年。

在除夕这一天,吃过午饭后,绪方和阿町便兴冲冲地上街游玩去了。

阿町穿上了她前几天新买的衣服。

绪方虽没有新衣服,但也将他的衣服好好地洗干净,并将大释天和大自在擦拭地跟新刀一样。

锦野町虽是个小城町,但其热闹程度远远出乎了绪方的预料。

那些摊贩、艺人基本都集中在人流量最大的那几条商业街中。

在随意走上一条离旅店最近的商业街后,绪方便瞧见了密集的人流。

街道两旁的空间被小摊贩和艺人们占得满满当当。

什么样的表演都有。

有进行着动物表演的艺人:一人一猴,不论人下了什么命令,猴子都会乖乖地照做。

有进行魔术表演的艺人:拿着3个看起来似乎是严丝合缝的圆环,但艺人将手一抹,这3个圆环竟就这么连起来了。

有进行杂技表演的艺人:用双手不断接住、抛下十几个圆球。

各式各样的表演太多,让人应接不暇。

刚踏上这条街道,各种各样的香气便直往绪方和阿町的鼻孔里钻。

这些香气都是由那一座座小吃摊散发出来的。

论美食的多样性,这个时代肯定是远远比不上后世。

别的不说,烤肉串这种玩意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代出现。

虽没有烤肉串,但却有烤牡蛎、烤鱿鱼、烤年糕。

绪方和阿町早就知道街上会有卖很多好吃的,所以午餐的时候特地没有吃太饱。仅吃了个3分饱,为的就是能好好享用这些小吃。

绪方和阿町一边吃着小吃,一边漫无目的地游玩着。

除了小吃摊和卖东西的摊贩,还有一种摊贩,那便是游戏摊贩。

街道的两旁也摆有很多供游人们互动、游玩的摊贩。

绪方就见着了一个在前世非常眼熟的游戏。

……

……

阿町眯起一只左眼,用右眼进行瞄准。

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捏着一根没有箭头的箭矢,右手臂向后仰着。

瞄准好、蓄好力后,阿町将右手臂以一种不轻也不重的力道向前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