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全灭山贼与小赚一笔! 7000字 (2/3)

对许多武士来说,收到上头颁发的表扬状可是一件荣耀至极的事情。

绪方打量了下手中的这份卷轴——有相当多的磨损,大概是打开、观看太多次的缘故吧。

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小泉的全名——小泉征一郎,用简短的字词褒扬着小泉的工作态度之认真,然后说上一些“君乃武士之楷模”的一些虚头八脑的话。

迅速看完手中的这份表扬状所写的内容后,绪方不禁感到非常地讽刺。

今天,那个大野有跟绪方说过,他们的小泉头目以前也是一名安分守己的武士。

在“天明饥馑”爆发后,被为了减轻财政压力的藩府无情抛弃,被贬为浪人,最终走上做贼的不归路。

那个藩的肉食者们就这么对待他们的“武士之楷模”?

而这个小泉被自己效忠了大半辈子的藩府给无情抛弃,却还留着这张已翻看过无数遍的藩府下颁给他的奖状,在这样的深夜里还拿出来翻看。

绪方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仍留着这表扬状的小泉。

反正他并不同情小泉。

“天明饥馑”爆发后,他就被藩府贬为了浪人,然后当上了路霸,靠欺男霸女、杀人掠财过活。

而现在“天明饥馑”已经过去3年了。

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天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惨遭这家伙的毒手。

随意地将手中的这封表扬状扔到脚边后,绪方陡然听到一道接一道的高呼:

“有敌袭!有敌袭!”

这是大野的声音。

听到大野的声音,绪方和阿町的脸色双双一变。

“怎么回事?”阿町皱眉道,“为什么会听到那个大野的声音?”

绪方:“不知道。不过托了那个大野的‘福’,我们的暗杀似乎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们快出去吧。”阿町转身朝帐篷外冲去。

“稍等一下。”绪方将阿町喊停,然后拔出了大释天,一刀将小泉的脑袋斩下。

……

……

之所以要把小泉的脑袋斩下,是因为绪方笃定将作为头目的小泉的脑袋抛给那些还活着的山贼们看时,一定能极大地动摇他们的斗志和士气。

而绪方的这判定相当地准确。

提着小泉的脑袋奔向大野刚才的那一道接一道的呼喊所发出的方向。

绪方远远地便见着了火坂等人,以及正和火坂等人对峙着的十余名山贼。

接着便恰好听到有个家伙用十分自信的口吻喊着:

“不用担心!大野!我们有头目呢!你应该知道小泉头目有多厉害吧?”

“如果真有2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潜入我们据点,我们头目一定能及时发现,然后把那2家伙给干掉的!”

于是绪方便顺势一边反问“头目?你们是指这个人吗?”,一边将刚割下来的小泉的脑袋抛过去。

在小泉的脑袋稳稳地落在山贼之中后,这些山贼立即立即乱作一团。

“你、你们是什么人?”刚才那名自信满满地喊着他们还有小泉头目的山贼在见着小泉的脑袋后,也被这极具冲击力的画面给震得乱了阵脚,说起话来都结结巴巴了。

“恰好路过附近的城町的武士而已。”

说了句实话后,绪方拔出腰间的大释天后,将身子重心一压,疾跑的身子带起阵阵疾风。

在绪方和阿町的暗杀下,这座本还有30名山贼的根据地已经少了一半以上的战力。

见绪方现出身形并成功刺杀了这伙山贼的头目后,火坂等人感觉精神与士气一振。

在绪方拔刀冲向这伙山贼后,火坂等人也紧随其后,与位于这些山贼后方的绪方一同前后夹击这帮山贼。

“快!快把这家伙给杀了!大家一起上!围杀那个家伙!”

发出这同焦急大喊的人,是大野。

大野刚才已经在同伴的帮助下割开了将他双手反捆在其身后的麻绳。

见绪方冲来,大野立即满脸恐惧地招呼着身边的人快点杀掉绪方,并特地提醒他们得一切上、对绪方展开围攻。

但因为绪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的缘故,大野的这声焦急大喊刚落下,绪方就已经冲进了山贼之中,挥出利落的2刀,将2名山贼斩毙。

阿町也并没有只在一旁看着,在绪方冲向这帮山贼时,阿町一直紧随在绪方的身后。

阿町是一个对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有相当清晰的认知的人。

她知道自己的剑术平平,柔术不错。

所以她跟他人打近身战时,都主要以不知火流柔术攻敌。

阿町拦在了一名打算对绪方发动攻击的山贼身前。

这名山贼面对突然闪身到他身前的阿町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只见阿町双手一伸,直接抓住他握刀的右手。

阿町在控制住他抓到的右手后,便用出不知火流柔术中的擒拿技巧,将这名囚犯的右手臂给扭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啊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自这名山贼的喉间发出。

右手臂被阿町给拗断,这名山贼也因剧痛而握不住刀,刀自他的右手掌脱落。

在让这名山贼的刀脱手后,阿町猛地蹲下,将身体的重心迅速压低,然后使出一记犀利的扫堂腿。

阿町的腿如一条用钢铁铸成的鞭子,狠狠地砸中这山贼的腿。

随着一阵轻微的骨裂声的响起,这山贼被阿町直接踢倒在地,而在他落地的下一瞬间,阿町迅速拔出了自己的胁差,将这名山贼的喉咙刺穿。

在漂亮地解决了这山贼后,阿町忍不住感慨道:

——穿着这么厚的衣服,果然会影响到出招的速度啊……

现在是天寒地冻的冬天,阿町可没有绪方那种靠系统锤炼而成的变态体质,只有普通人的体质的阿町,在这样的大冬天中,自然是穿得厚厚的。

过厚的衣服,让阿町不论是使出擒拿还是使出扫堂腿,速度都变慢了些。

如果是穿着十分便于活动的女忍服,阿町敢断定自己绝对能更加迅速地将这山贼给干掉。

顺便一提——不知火里的那套女忍专用服,阿町一直有带着。

虽说对不知火里基本都只有一些不好的回忆,但阿町不得不承认——不知火里的女忍服的确是套非常便于活动、适合战斗与潜行的服装。

将这么一套自己已经穿惯、适合战斗的服装给扔掉的话实在是有些可惜,所以阿町把女忍服一直带着。

只不过在这种寒冷的天气下,基本上是没有布料较稀少、格外清凉的女忍服登场的机会了。

在绪方和阿町的暗杀下,这伙山贼仅剩十余人,在人数上并没有比有6人之数的绪方等人多上太多。

在人数并没有太占优势情况下,迎战以绪方为首的6人……若是他们的人数乘上个10,那说不定还能让绪方感到有些棘手,但区区十余人……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了结果。

绪方基本上就是一刀一个。

没有山贼能挡下、躲开绪方的攻击。

至于山贼他们的反击……他们慢腾腾的刀要么就被绪方给轻松躲过。

要么就是刀才刚举起,就被绪方抢先一步给斩了。

就比如现在——在又斩毙了一个山贼后,绪方便感知到有人正自他的身后快步逼近过来。

转头向后望去——是那个大野。

大野正高举着大概是从死去的同伴那捡来的刀,快步自绪方的身后,朝绪方奔来。

他大概是想偷袭绪方吧,所以紧闭嘴巴,连声音也不出,也特地压制了脚步声。

但他的水平不够,即使不出声、特地压制了脚步声,还是被绪方感知到了他的靠近。

在看到绪方回首望向他后,浓郁的恐惧之色立即浮现在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