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绪方的脑袋价值500两? 7100字 (2/3)

“因为我一直有留意着他,所以及时冲了进去,打算一刀斩了这** 。”

“但这家伙跑路的速度实在是快,不知是不是练过,让他从我的刀下逃出来了。”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应该就不用我再多说了。”

“这家伙也是倒霉,刚逃出来,就碰上你们了。”

火坂扬起视线,看向绪方等人。

“那名女孩没事吧?”阿町问。

“没事没事。”火坂摆了摆手,“这** 前脚刚冲进屋子,我后脚就紧跟着冲进去了。这** 连将人家的衣服都来不及扯开。只不过那女孩似乎受了点惊吓。”

“这** 应该不是真心实意地想来帮这村子的忙的。”

“他大概是觉得这是一个能够光明正大进他人村子的机会,所以就假意答应愿意帮忙。”

“然后在进了村子后,就凶相毕现了。”

“他今天早上在来到这座村子后,之所以鬼鬼祟祟地四处乱走,应该就是在找哪户人家的女人比较漂亮吧。”

“这种** 真是讨厌啊……”

火坂抬起手抓了抓腮。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 ,我们武士的名声才败坏了。”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本来村民们是有请来4名武士的。”

“然后其中一个是图谋不轨的** ,已经倒在这了。所以还剩3个。”

“算上你们2个新来的,现在这村子共有武士5名。”

火坂朝绪方等人竖起5根手指。

就在这时,一名满脸风霜的男子搓着双手,缓步朝火坂走来。

“武士大人……”

这男子的外表看上去好像有40来岁,但声音却非常地年轻,仅听他的声音,会觉得他的年纪应该只有30岁出头。

“嗯?怎么了?”火坂看向这名男子。

“我是阿角……啊,就是那个差点就被那武士给玷污了的女孩的父亲。具体的事情经过,我已经从阿角那听说了。”

男子朝火坂深深地鞠了一躬。

“非常、非常感谢您救了我女儿。”

“哈哈哈哈!”火坂发出爽朗的大笑,“只是一点无足挂齿的小忙而已!你那女儿现在怎么样了?还在哭吗?”

“还在哭……”男子露出苦笑,“她娘亲现在正陪着她。唉……我和她娘亲只不过是因事离家了一会而已,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还在哭吗……”火坂抬起手,抓了抓腮,“那可真是难办了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让女人止泣啊……嘛,总之你们两口子今夜多陪陪你女儿啊,安慰安慰她什么的。”

咕……

就在这时,火坂的肚子突然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

“哎呀……”脸上毫无害臊之色的火坂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这肚子也真是有灵性了呢,一到饭点就会叫。”

说罢,火坂扭头看向围在不远处的村民们。

“喂!现在到饭点了!可以煮饭了吗?”

“是、是!”这帮村民中的一名较年长的老人家忙不迭地点头,“我们现在就去给你们准备晚饭!”

“为了赶来这条村子,你们一定也很劳累吧!”

火坂扭头将视线扫向绪方等人。

“一起来吃饭吧!你们刚好也可以趁着吃饭的功夫和另外2名武士认识认识。”

“这条村子的米还是挺香的,而且负责给我们煮饭的大爷还蛮会烧饭的。”

……

……

村落中的某间由木头与茅草搭建而成的还算宽敞的木屋内——

呼呼……

股股热气顺着锅盖的缝隙向外冒出,化为一道接一道细细的风声。

这座屋子是在这个时代的农村很常见的房型——只有一个房间。

整座屋子就一间房间,这间房间既用来当大厅来使,也当寝室来用。

屋子的主人就这唯一的一座房间内吃、喝、睡、待客……

此时此刻,这座屋子内共有7人。

绪方、阿町、土屋、火坂、2名绪方还不知道名字的武士以及一名正坐在锅子的旁边,正观察着火候的老大爷。

据火坂刚才介绍,这老大爷是村子的村民之一。是专门负责帮他们这帮武士做饭的,名叫与造。

村民所请来的武士们,此时都齐聚在这了。

绪方、阿町、土屋他们是刚刚才被领进来、并在地板上坐定的。

刚在地板上坐定,绪方便打量着身前的2名还不知道名字的武士。

这2名武士各有各的特点。

其中一人年纪很轻,年纪应该只有17岁上下。

他有些拘谨,在绪方这帮陌生人进来后,连手该怎么放都不知道。

另外一人的年纪稍大些,其年龄大概在25岁到30岁这个区间。

他从头至尾都正坐着,腰板、脖颈都挺得笔直,目不斜视。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几分优雅。

一看便知是那种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的衣服又破又旧,否则旁人一定会认为他是哪户武士大家的子弟。

火坂此时将右臂一伸,揽住那名十分拘谨的年轻武士。

“这是我徒弟——水野耀五郎。”

火坂的话音刚落,被他揽住肩膀的年轻武士便连忙向绪方等人低头行礼。

“在下水野耀五郎,请多指教!”

在火坂和水野都做完自我介绍后,坐在他们俩不远处的那名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优雅气息的武士也启唇轻声道:

“金城胜。请多指教。”

在水野和金城做完自我介绍后,绪方等人也开始介绍着自己。

火坂、水野、金城、土屋再加上绪方——不算那个已经被绪方给干掉的** 武士的话,这便是这条村子目前所请来的5名武士。

“火坂、水野、金城、土屋……”火坂咧嘴笑着,“我们还真是有缘呢,如果再来个姓氏中带‘木’字的,就刚好凑出五行了呢。”

火坂的这句吐槽让在场众人的脸上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几分笑意。

“饭煮好了。”那名负责帮绪方等人准备饭食的名为与造的老头一边说着,一边将锅盖揭起。

团团乳白色的蒸汽随着锅盖的揭起向外冒出。

锅内,是盛得满满的白米饭。

村民们给绪方他们准备的配菜,就只有咸菜和萝卜而已。

没有鱼、没有豆腐也没有汤。

但从这村子的现状来看,咸菜和萝卜应该是村民们所能拿出的最好的食物。

在与造说饭焖好、可以开吃后,绪方等人便大快朵颐起来。

自脱藩后,绪方一直过着既不算阔绰又不算拘谨的生活,所以对于今夜的晚饭没有什么感觉。

但火坂他们不同。

光看他们的穿着,就能看出他们平常所过的一定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所以在与造揭锅后,火坂等人立即双目放光。

在从与造手中接过自己的那碗饭后,立即都像是猪拱食一般,拱着手中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