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打爆宝生剑馆! 7600字 (2/3)

只需简单的一记攻击,便能将他们所有人统统击败。

唯一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绪方现在的力量值太高了。

要控制自己这强大的力道,尽量做到不伤到对面的对手——这很麻烦。

所以为了省事,绪方也不攻击这些人的身体,就只攻击他们手中的刀,将他们手中的刀给挑飞。

……

……

叮!使用榊原一刀流·水落,击败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35点,剑术“榊原一刀流”经验值35点

目前个人等级:LV34(2330/5200)

榊原一刀流等级:12段(2005/9000)

在又一次地将身前的应战者的刀挑飞后,提示获得经验值的系统音再一次地在绪方的脑海中响起。

这是今日的第13道提示获得经验值的系统音。

绪方已经接连打败了宝生剑馆的13名应战者。

除了宝生十剑之外,也有一些手痒、想跟这位难得的强者较量的学徒上阵与绪方切磋。

因为他们的实力都很菜,所以打败他们后,获得的经验值都不多。

但一口气连战下来,还是让绪方收获颇丰。

换做是其他人,连战13个人,恐怕都已经气喘吁吁了。

但绪方现在却仍旧像个没事人一样。

呼吸平稳,只是额头多了几滴细汗而已,完全看不出他已经连战13个人。

绪方现在的体力值为21点。

他是在与阿町一起离开江户后,在某片没有人经过的树林之中,第一次体验到数值破2字头的体力有多么强悍。

因为体力充沛过头、恢复速度快过头,所以反倒让绪方和阿町在某些事情上有了些困扰。

打13个菜鸡,还不至于让现在的绪方呼吸变急促。

在第13名应战者面露沮丧地下场后,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立即有人再上场。

就在绪方以为没有人再上场后,又一名宝生剑馆的学徒在迟疑了一会后,缓缓走上前来。

这名学徒虽然矮小,但身材却极其壮硕。

这名“矮壮”学徒没有去刀架上拿刀,而是就这么空着手站到绪方的跟前。

“足下!”矮壮学徒朗声道,“请问您擅长徒手武术吗?”

“没有剑术那么擅长。”绪方道,“但还是略懂一些。”

“那么——能让在下领教一二吗?”

说罢,矮壮学徒抬起双手,摆出了香取神道流柔术的起手式。

说香取神道流是剑术流派,其实是一种不准确的说法。

绪方所学的榊原一刀流和无我二刀流才是标准至极的剑术流派。除了剑术之外,不教别的。

而香取神道流并不仅仅只是教剑术而已。

香取神道流的全称是“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诞生于二百年前的战国时代,妥妥的古流武术。

除了剑术之外,香取神道流还教很多其他的武术。

小太刀术、大太刀术、双刀术、拔刀术、棒术、薙刀术、枪术、柔术、手里剑术、忍术。

除了这些武术之外,香取神道流还教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风水术、筑城术……

虽然香取神道流是囊括许多武术在内的综合武士流派,但极少有哪座传授香取神道流的道场有那个本事教授所有的武术。

绝大部分的香取神道流的道场只能传授剑术。

在榊原剑馆还在时,和榊原剑馆关系极其不好、绪方曾与其大战过一场的石川剑馆便是很好的例子。

石川剑馆也是教授香取神道流的道场,但他们只传授剑术,不传授其他的武术。

见身前的这名矮壮学徒摆出了格斗架势后,绪方便猜测这座宝生剑馆应该是现在比较少见的那种既教授剑术又教授徒手格斗的道场。

“乐意之至。”绪方将手中的木刀放置到不远处的地板后,将双手一抬,摆出了不知火流柔术的起手式。

“岛原四兵卫!”

高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后,矮壮学徒——也就是岛原挪动着双脚,一点一点地靠向绪方。

而绪方也同样一点一点地挪动自己的双脚,朝岛原迎去。

就在双方的手都能触碰到彼此后,岛原大喝一声,一个猛扑,冲进绪方的怀中,抓住绪方的衣领,然后使出了香取神道流柔术的技巧,想把绪方甩到地上。

岛原没有任何留手。直接使出了自己的全力。

然而——明明使出了全力,绪方却纹丝不动。

岛原朝绪方投去惊愕的目光——他感觉绪方的双脚像是在地上扎根了一样,连一寸都挪动不了。

徒手格斗比持械格斗更加注重身体素质。

在双方都不持械的情况下,力量更强、速度更快、反应速度更快的人基本是必胜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除非你使用“绪方流”,往人家的脸上扔沙。

绪方仅仅只是使了些劲、将双足在地面上扎得更实了些,便轻松抵抗住了岛原的力量。

岛原连拽几次也没能拽动绪方后,绪方发动了反击。

绪方抬手抓住了岛原的和服衣襟,接着用出不知火流柔术,轻轻松松地就把岛原从地面上拔起,然后将其甩到地上。

在将岛原摔到地上时,绪方收住了力,只让他有些吃痛,但并没有受什么伤。

叮!使用榊原一刀流·水落,击败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45点,忍术“不知火流忍术”经验值45点

目前个人等级:LV34(2375/52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6段(3805/4500)

见绪方竟然还会柔术,并且也愿意用柔术来向他们“讨教”后,在场的一些对自己的剑术没信心,但却对自己的柔术稍微有些信心的学徒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在岛原面露遗憾地向绪方行礼致意并下场后,又立即有一名学徒走上前来,欲和绪方切磋柔术。

绪方使出不知火流柔术又接连打败了3人后,个人等级的经验条升至LV34(2525/5200),不知火流忍术的经验条升至6段(3955/4500)。

算上之前用剑术打败的13个人,加上刚才用柔术打败的4人,绪方现在17战连胜。

刚才在看着络腮胡等人去挑战宝生剑馆的学徒时,绪方就有数过在场的剑馆学徒的人数——总计68人。

17个人——这已经占了宝生剑馆学徒数的四分之一。

也就是说绪方已经以一己之力打败了宝生剑馆四分之一的学徒。

绪方移动自己的视线,看向另外四分之三仍未上场的学徒。

剩余的这四分之三的学生无一不把头微微垂下,或是把视线挪开,丝毫没有上前要和绪方较量、替自己的剑馆挽回颜面的意思。

至于络腮胡一行人——他们在看到绪方一剑挑飞了那个将他们4人统统打败的“宝生十剑”后,嘴巴便因惊愕而张得老大,下巴像是随时要掉在地上了一样。

接着在瞧见绪方连战连胜后,他们脸上的惊愕转化为了喜悦。

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

在自己吃瘪后,就希望其他人能替自己的出气。

迟迟无人再上场。

一道满是赞扬之色的苍老男声响起:

“漂亮的身手!没想到在这个武道废弛的时代里,竟然还能有这样的逸才!”

这道苍老男声的主人,是一名年纪大概在50岁上下的老人家。

这个老人家一直坐在道场的主位上,静静地看着道场的学徒们先后迎战络腮胡一行人和绪方。

能够坐在道场的主位——这老人家是何身份,不言而喻了。

“在下宝生进之介!是这座宝生剑馆的馆主!”老人家自我介绍道,“在下学识浅薄,认不出足下所用之剑术、柔术,布置足下的剑术流派与柔术流派的名讳是?”

“在下所修习的剑术,名为古牧一刀流。”绪方应道,“仅在出云一隅流传的冷门剑术,足下没有认出实属正常。”

“至于在下所用的柔术,无门无派,只是自个摸索出来的野路子而已。”

绪方自然不可能说出他所用的柔术是不知火流忍术中的柔术。

宝生微笑着点了点头,将满是笑意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绪方几遍后,接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