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有着被“娘化”风险的绪方 7400字 (2/3)

早在刚脱离广濑藩的时候,绪方就做好了他的事迹被进行各种二次改编的心理准备了。

毕竟就如阿町刚才所说的那样,他的事迹太适合改编了。

兼具起承转合和令人心潮澎湃的** ——这样的事迹,不论是改编成歌舞伎剧本,还是改编成木偶剧或是说书人的段子,都相当地合适。

绪方不介意别人拿他的事迹来改编。

他只介意他本人和他的事迹被魔改……

现在人们的想象力还很有限,所以即使是魔改绪方的事迹,也不会改歪到哪去。

但若是到了未来就不一样了……

绪方身为穿越者,相当清楚21世纪的人类想象力有多丰富……

他记得很清楚,在前世,有一款非常有名的游戏,他没有玩过,但却听说过,所以对这款游戏有一定的了解。

这款游戏叫《fategrae》。

这游戏的玩法,简单来说就是召唤出那些鼎鼎有名的历史人物们来和各种敌人战斗。

而这游戏有个特色。

那就是它总是会把一些历史人物娘化成可爱的女性……

比如:在这个游戏里面,亚瑟王潘德拉贡、大剑豪宫本武藏、剑豪冲田总司……这些在历史上上赫赫有名的** ,都是娇滴滴的可爱女生……

所以有时候,绪方会忍不住地幻想:

如果他现在所处的这个时空的未来,也出现了一款类似于《fategrandorder》这样的会把历史人物娘化成女性的作品……那肩负“刽子手一刀斋”、“人斩逸势”、“修罗”等名号的他,会不会也被收录进这个游戏里面?会不会也被娘化成女性?

一想到这,某些画面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在绪方的脑海中:

在二百多年后的现代,他被收录进某个类似于《fategrandorder》这样的游戏中。

游戏制作人为了吸粉,把他设定成身高只有一米五出头、留着波波头、手持宝刀、会用软糯的声音喊出“绪方逸势~参上~~”、“你就是我的主人吗~~”的可爱女剑士……

然后会有一堆游戏粉丝高喊“绪方逸势我老婆!”、“我永远喜欢绪方逸势!”、“绪方酱是我的,诸位拔刀吧!”……

再然后再诞生出一堆的衍生作,一堆以他为女主角的涩情漫画或涩情小说被一堆人传阅、使用……

每次想到这些画面,绪方都会忍不住打个冷颤……

绪方现在就因回想起这些不好的画面而打了个冷颤,然后被阿町疑惑的目光扫视着。

“你怎么了?”阿町问,“你很冷吗?”

“没事……只不过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而已……”绪方苦着脸,紧了紧身上的羽织,“总而言之——现在就先等到明天早上吧。看看他父亲同不同意捎我们一程。”

“如果那个西野二郎没能说服他父亲的话,那我们明天就离开锦野町,去下一个城町找找看有没有愿意帮我们一把的商人。”

“嗯。那就这么办吧。阿逸,我们现在要干嘛?”

绪方抬起头,看了看现在的天色。

现在的时间,大概是下午5点多。

因为现在是冬天,再加上这里是北方的缘故,所以天黑得很快。

现在这个时候,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下,天空已经变成灰中带黑的颜色。

“先去找家餐馆吃晚饭吧。”绪方道,“等吃完晚饭后,再一起四处逛逛,如何?”

“嗯!”阿町用力地点点头,“同意!”

……

……

绪方和阿町随便找了家荞麦面店,解决了今夜的晚饭后,便一起结伴在锦野町内漫无目的地瞎晃。

锦野町算是绪方和阿町自离开江户至今,所遇到过的最大的城町了。

因对锦野町的规模感到好奇,绪方找了一名路人询问锦野町的总人口。

据那名路人所说,锦野町现在约有10万人口。

这个规模虽然和江户这种有着百万人口的巨兽型城市完全不能比,但也不算小了。

在闲晃到锦野町的町中心后,绪方和阿町发现了一间神社。

找人一问才知道,这间神社名为“锦荣神社”,供奉的是著名的大神——稻荷大神,是这座锦野町内唯一的一座神社。

稻荷大神是日本最有名的神之一,在日本神话中,是主管丰收的谷物与食物神。

因为主管丰收的缘故,供奉着稻荷神的神社开满日本各地。

传说他有时以男人形态出现,有时以女人形态出现,甚至会变化成蜘蛛等其他形态。

稻荷神的主要神使是狐狸,所以在每座供奉稻荷神的神社里都能看到狐狸雕塑。

这座锦荣神社建在锦野町的町中心的高处。若想进入这座锦荣神社,得先穿过鸟居,接着再踏上二十来阶的阶梯才行。

所谓的鸟居,就是每座神社都必定会有的一种建筑——一个形状像“π”的朱红色大门。

鸟居代表神域的入口,用于区分神栖息的神域和人类居住的世俗界。

鸟居的存在是为了提醒来访者,踏入鸟居即意味着进入神域,之后所有的行为举止都应特别注意。

绪方和阿町本想进神社来随便参观一下。

但还没穿过鸟居,便被刚好于此经过的路人告知:锦荣神社在天黑的时候是不开放的,有什么事都得等明天天亮后再说。

于是绪方和阿町只能无奈作罢,从锦荣神社的鸟居前离开,到别的地方去逛逛。

二人足足在锦野町的各处瞎晃到了晚上的10点。

这个时间点,路上的行人都没有几个了。

绪方二人逛完了大半个锦野町,但除了那座锦荣神社之外,没有别的建筑或设施有成功勾起他们的兴趣。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仅够他们逛完一半的锦野町而已。

他们本还有足够的体力再接着逛下去,但因为夜已深的缘故,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街边的店铺几乎都关闭了,再逛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只能回旅店去做些别的事情来消磨时间。

……

……

昨夜绪方和阿町回到了他们栖身的旅店后,在旅店内又做了一些很耗体力的体力活,直到凌晨时分才入睡。

翌日一早,绪方便遵照昨日与西野二郎的约定,在早上8点钟的时候准时抵达了源橘屋。

绪方与阿町结伴来到源橘屋的大门前,绪方便见着了正站在大门外、不断四处张望的西野二郎。

他应该是在等着绪方吧。

在看到正快步朝他这儿走来的绪方和阿町后,西野二郎立即满脸喜色地奔向绪方。

“真岛君!”

“早上好,西野君。”绪方微笑道,“昨夜和你父亲谈得如何了?”

“这个嘛……”西野二郎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父亲说想先见见你。”

“见我?”绪方疑惑道。

“嗯。我父亲说想当面问问你具体想去虾夷地的哪个地方,以及你能忍受的最晚出发的时间是多少。”

“等问清楚这些事情后,再决定是否要同意捎你们一程。”

“……那好吧。”绪方点点头,“西野君,带我们去见你的父亲吧。”

“嗯!请跟我来!”

西野二郎领着绪方和阿町进入源橘屋,上到二楼,然后在二楼的两扇绘有着漂亮图画的纸拉门前停下脚步。

“父亲!是我!”

西野二郎的话音刚落,房门后便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

“进来。”

获得自己父亲的进门许可后,西野二郎拉开房门,绪方与阿町紧随其后,进入房内。

这座房间应该就是西野二郎他父亲的办公间了。

房间稍稍有些凌乱,房间各处摆满各种卷轴、书籍。

令人瞩目的是,在房间东面的墙壁上挂有着一个已经被制成标本的鹿头。

房间内只有一人——一个五官和西野二郎、以及绪方昨日所见的西野一郎很像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