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绪方要被著书立说了 8600字 (3/3)

看了看这旅店的房间,发现房间的质量还算不错后,二人便开了一间双人房。

找好了落脚的旅店后,二人便开始寻找源橘屋。

源橘屋在这座锦野町内似乎很有人气。

绪方随便找人问了一下,便问出了源橘屋的位置,然后快步抵达了源橘屋的门前。

能够拥有2条商船的商人,其商铺肯定不会寒酸到哪去。

绪方此前就想象得到源橘屋应该会很气派。

在真的亲眼看到源橘屋的模样后,绪方发现——果真如此。

源橘屋足有3层楼高,占地范围极广。是绪方所见过的最气派的商铺之一。

绪方和阿町踏进源橘屋,便在正前方见着一名正坐在一张柜台后面的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在见着进店的绪方与阿町后,立即站起身,然后摆出柔和的微笑。

“欢迎光临,请问二位需要什么?我们源橘屋专卖虾夷货,各种类型的虾夷货应有尽有,请二位随意挑选。”

绪方缓步走到柜台前,然后开始跟站在柜台后面的这名年轻人交涉。

“什么?”年轻人微微皱起眉头,“你们想见我们源橘屋的东家?”

“嗯。”绪方点了点头,“我们有笔……生意想和源橘屋做。”

“生意?”年轻人挑了挑眉。

在沉默片刻后,年轻人出声道:

“很遗憾,我们不能随随便便放两个外人去见东家。”

“如果你们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直接和我谈。”

“我是东家的长子——西野一郎。”

“我之后可以替你们将你们的话转述给我父亲。”

绪方没想到这名正坐在柜台后面看店的人竟然是这座源橘屋的少主,脸上闪过几分惊讶。

思考了片刻后,绪方便将他想和源橘屋谈的生意娓娓道出。

“……也就是说,你们想搭我们的商船去虾夷地?”西野一郎刚舒展开来没多久的眉头再次皱紧。

“嗯。”绪方点了点头,“我们因为一些事情,想去虾夷地一趟,所以想让贵铺的商船捎我们一程。”

绪方的话刚说完,西野一郎便立即朝绪方和阿町鞠躬道歉着:

“很抱歉,我们不能带你们去虾夷地。”

绪方:“价钱好商量……”

“这不是价钱的问题。”西野一郎打断道,“我们的那2艘商船可是我们源橘屋的命。”

“是不能随随便便让外人登上的。”

“请你们放心。”绪方立即说道,“我和内子都不是什么坏人!绝对会安分守己的!绝不给你们带来麻烦!”

虽然绪方极力证明他和阿町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但西野一郎的态度相当坚决,不为所动。

见始终无法说动西野一郎,绪方也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轻叹。

“我知道了。”绪方苦笑了一下,朝西野一郎轻鞠一躬,“抱歉,打扰你们了。”

而西野一郎也赶忙还礼:“没能帮上你们的忙,非常抱歉。”

……

……

绪方和阿町缓步走出源橘屋。

刚离开源橘屋,阿町便用无奈的口吻说道:

“出师不利啊……第一次请求商家捎我们一程,就被人给拒绝了。”

“被拒绝了是正常的。”绪方安慰着阿町,“毕竟刚刚那人说得很对,商船这么昂贵的东西,可以说是这些专门跟虾夷做生意的商家们的命。”

“怎么会随随便便让我们这些不知底细的外人上船?”

因为绪方早就料到了“搭顺风船之旅”肯定不会太顺利,所以他现在也不怎么沮丧。

“总之,今夜就现在这座锦野町内休息一夜吧。”

绪方接着道。

“明天早上就离开这儿,再去寻找那些有商船的其他商家。”

……

……

绪方和阿町刚离开——

源橘屋内——

“大哥。刚才那2个客人是来干嘛的?是来问路的吗?”

一道年轻的男声自柜台后面的走廊传出。

随后,一名容貌和西野一郎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自走廊后走出,缓步来到了西野一郎的身前。

“哦,是二郎啊。”西野一郎微笑道,“刚才那2个外地来的客人想去虾夷地,所以想让我们的商船捎他们一程。”

“外地来的客人?借我们的商船?”被称作“二郎”的年轻人眼睛稍稍一亮,“那2个客人是来自哪里的?”

“不知道。我没怎么接触过外乡人,所以也听不出他们的口音是哪里人。”

“大哥,您还记得那2个客人长什么样子吗?”

“嗯?你问这个干嘛?”

“是一男一女。”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想做什么,但一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男的挺高的,留着总发,是名武士,腰间插着打刀和胁差。”

“至于那女人很漂亮,腰间则插着柄胁差。”

“大哥!多谢了!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说罢,不待西野一郎做出回应,被他称作“二郎”的这名年轻人便冲出了源橘屋。

在西野一郎喊出“喂!你去哪?”这句话时,年轻人已经彻底跑没影了。

……

……

“喂!喂!”

绪方和阿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陌生的呼喊声。

循声向后望去,只见一名年轻人一边朝他们招着手,一边快步朝他们这儿奔来。

快步奔到了绪方和阿町的跟前后,这名年轻人一边喘着气,一边朝二人问道:

“哈……你们两个……哈……就是刚才……哈……到我们源橘屋……哈……来借船的人吧?”年轻人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道。

阿町点点头:“没错。请问你是?”

“我想请问下你们!”年轻人没有理会阿町对他身份的询问,而是将热烈如火的目光投向绪方和阿町后,急声问道,“你们是哪里出身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绪方的眉头微蹙。

“实不相瞒。”年轻人此时渐渐调匀了呼吸,“我是源橘屋东家的次子——西野二郎!”

“次子?”绪方挑了下眉。

认真地打量了下眼前的这名年轻人的脸后,绪方发现这年轻人的五官的确和他刚才所见的那名“西野一郎”很像。

“虽是商人的儿子。但我其实无心于经商。”

“我一直以来,都想成为一名歌舞伎剧作家!”

“我现在正在写一本足以名留青史的名作!”

“但因苦于没有素材的缘故。一直写不顺畅。”

“所以我现在急需出云出身的人来协助我完成我的剧本!”

说罢,西野二郎再次将热烈如火的目光投向绪方和阿町。

“所以我想知道二位是哪里出身的!若你们当中有出身自出云的话,请务必助我一臂之力!”

“出云吗……”阿町的脸上出现了古怪的笑意。

抬起手拍了拍绪方的后,说道:

“真巧呢,外子的老家刚好就在出云呢。”

阿町话音刚落,西野二郎望向绪方的目光变得更加火热了些。

“你是出云出身吗?”

“嗯,我的确是出云出身。你现在正在写的剧本是什么剧本啊?”绪方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竟然还需要出云出身的人来协助你?”

“因为我现在正在写的这个歌舞伎剧本,主角是出云人。”西野二郎抓了抓头发,“但我从没去过出云,所以不知道出云人是怎么讲话的,也不知道出云人平常都吃些什么。”

“如果不弄懂出云那边的生活习俗以及讲话习惯的话,那我笔下的这个主角是没有实感的。”

“所以我一直想找个出身自出云的人来教我出云那边的生活习俗,已经出云人的讲话习惯。”

“主角是出云人?”绪方的脸上闪过几分错愕。

不仅仅是绪方,一旁的阿町,其脸上也同样浮现出错愕。

二人的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浮出了一个猜想……

“……容我冒昧一问。”绪方缓缓道,“可以透露一下你正在写的这个歌舞伎剧本是什么剧本吗?”

听到绪方的这个问题,西野二郎的脸上浮现出得意与骄傲之色。

“以‘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替天行道、诛杀暴君的义举为原型的剧本!”

“我打算赶在新年之前编写好剧本。”

“然后拿给相熟的歌舞伎朋友们,让他们在除夜那天演出我的剧本!”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