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绪方要被著书立说了 8600字 (2/3)

“现在整个奥羽地区,足够安全的地方可能就只有城町以及像这座新田宿一样的由幕府所建成的驿宿了。”

老头伸出手指指了指脚下。

“那些靠作奸犯科为生的贼人们是没有胆量靠近城町或是幕府所建的驿宿的。”

“所以二位要借宿的话,尽可能像昨夜那样,在我们这种由幕府所建的驿宿内借宿。”

“在幕府所建的驿宿内借宿,要比在由私人所建的旅店内借宿要安全。”

“嗯。”绪方默默地记下了老头的忠告,“谢谢你的提醒。”

“为什么东北这里那么乱啊?”阿町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出了她和绪方一直都很困惑的问题。

“因为穷呗。”老头苦笑着耸耸肩,“陆奥、出羽这边一直都并不富裕。”

“绝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山地,气候又冷,绝大部分的地方的农作物都长不好。就只有那么一小片地方称得上是富庶。”

“穷归穷,但在光景够好的时日里,日子倒也还能马马虎虎过得下去。”

“只不过光景这种东西不可能一直都好的……”

“7年前的那场‘天明饥馑’就把我们奥羽的百姓们给折磨得够呛……”

“我们奥羽现在之所以会这么乱,也都是拜7年前的那场‘天明饥馑’所赐。”

从老头的口中听到“天明饥馑”这个词后,绪方和阿町的脸色纷纷一变。

天明饥馑——这个词汇来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是一个沉重至极的词汇。

都可以用谈虎色变来形容。

绪方没有经历过天明饥馑,在他于去年穿越到这个时代时,天明饥馑已经结束2年了。

不过——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他一直都有从很多人的口中听说过这场恐怖的饥荒。

“7年前的‘天明饥馑’,我们奥羽地区受灾最重。”

“我完完整整地见证过这场历时4年的灾害……”

老头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了起来。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在灾害发生后,幕府也好,奥羽的诸藩也罢,都无力应对应对饥荒,没办法填饱那么多人的肚子。”

“绝大部分的藩国的藩政基本陷入瘫痪状态,无力救助饥肠辘辘的灾民。”

“为了求存,大量农民变成了流离失所的难民。”

“据我所知,光是一小小的弘前藩就流失了近一半的人口。”

“在‘天明饥馑’爆发前,弘前藩还有13万人口。在天明饥馑结束后就只剩7万人。”

“消失不见的这一半人口要么是逃难、逃到别的地方去了,要么就是已经活活饿死了。”

“在‘天明饥馑’开始时,就有很多中下级武士为了求活而落草为寇。”

“现在在奥羽各地肆虐、把奥羽搅得鸡犬不宁的那些匪徒,基本都是在‘天明饥馑’爆发后,为了吃饱饭而落草为寇的中下级武士们或是当初逃难的农民们。”

“真希望幕府和奥羽诸藩能快点将这些可恶的匪徒给清剿干净啊。”

老头发出长长的叹息。

“‘天明饥馑’已经在3年前结束了。”

“我们渐渐的又重新可以吃上碗子荞麦面、竹叶鱼板这样的当地美食。”

“接下来,只要再将这些可恶的匪徒都给杀干净了,我们奥羽就能重返‘天明饥馑’爆发前的安定了。”

说到这,老头的嘴角微微上翘。

双眼的眼瞳中迸射出怀念的光芒,眼睛怔怔地看着前方。

他的这副模样,就像是在看着过去。

又像是在看着离现在不远的美好未来。

……

……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

向大地投射出柔和日光的太阳,高高地悬挂在蔚蓝色的天空之上。

棉花一样松散的白云,将本不强烈的阳光遮掩得更加柔和,时常还伴以一阵并不寒冷的清风,挂满白雪的树梢,便顺从地摇起了腰肢,将树梢上的雪块抖落。

这样的好天气,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昨天晚上竟然出现了一场那么恐怖的暴风雪。

这样好的天气,让绪方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这清新的空气。

刚才在旅店里……准确点来说,是在以那名老头为首的外人面前,绪方一直都戴着那张掩饰身份的人皮面具,化身为“真岛吾郎”。

在出了旅店,重新来到四下无人的野外后,绪方便将这副人皮面具揭下,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貌。

清风吹拂在自己真正的脸皮上,相当地舒服。

绪方和阿町迈动着套着鹿皮靴的双脚,在铺满白雪的道路上猜出一道接一道“吱呀吱呀”的声响。

二人脚上的这双鹿皮靴,是前些天在途径某个小城町时,从一家有贩卖虾夷的衣物的服装店内所购买的。

据那个店铺的店主所言,二人所买的这双鹿皮靴是货真价实的虾夷货,虾夷们平常都穿这种靴子。

这靴子到底是不是虾夷货,绪方不知道。

但这鹿皮靴却真的是好用。

穿着它在雪地上行走,一点也不觉得冷。简直是这个时代的“雪地行走神器”。

在绪方和阿町拄着拐杖,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行进时,阿町突然轻声唏嘘道:

“虽然‘天明饥馑’已经过去3年了,但这场大饥荒所带来的后续影响直到现代都还没有中断啊……”

二人刚才静静地听完老头讲述完奥羽地区现在为什么会这么乱的前因后,便跟老头道了别,然后重新踏上了旅途。

虽说二人已经走到已经完全看不到新田宿的影子的地带了,但老头刚刚所讲的那些话,仍旧残留在阿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对‘天明饥馑’的印象很深刻啊……”

阿町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

“我记得很清楚呢……”

“那段时间,每顿饭都吃不饱……”

“因为我们关西那边受灾较轻的缘故,所以有大量难民涌入了关西。”

“在难民来了后,我们关西就乱起来了。”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我听说在那段时间有大量的难民攻击米店抢米,或是直接攻击奉行所或藩府,要求当官的把米交出来……”

说罢,阿町再次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硬挤出一抹浅浅的笑。

“幸好这场饥荒已经过去了。”

“老百姓们现在也重新吃得上饭了。”

“大家又渐渐地重新过上好日子了啊。”

阿町的话音刚落,绪方便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随后用平静的语气轻声道:

“好日子吗……”

“等大家都过上能够吃饱饭的日子,就会有新的烦恼出现了。”

“在吃饱饭后,就想要穿上更好的衣服。”

“在穿上更好的衣服后,就想要住上更大的房子。”

“在住上更大的房子后,就想要吃上更好的食物。”

“在吃上更好的食物后,就想要穿上更加好的衣服……”

“‘知足’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现在大家都觉得能吃饱饭的生活就是‘好日子’。”

“但等大家都能轻松吃饱饭后,大家就会开始觉得既能吃饱饭、又能穿上好衣服、住大房子的生活才是‘好日子’。”

“所以‘好日子’可能永远也没有办法到来了啊……”

“千年以后,老百姓们可能仍旧在辛辛苦苦地追求那个时代的‘好日子’。”

“不愧是‘御前试合’的文试头名啊……”阿町怔怔地看着身旁的绪方,“讲出来的话就和我这种连汉字都不认几个的文盲不一样。”

“虽然不是很能听懂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总感觉你刚才所讲的话很厉害……”

“听不懂也无所谓。”绪方笑着耸了耸肩,“把我刚才的那些话当成我一时兴起所讲的疯人疯语便好。”

……

……

昨天晚上,那个老头跟绪方和阿町说:只要脚程够快的话,就能赶在傍晚之前抵达锦野町。

而绪方和阿町刚好是那种脚程够快的人。

除了在上午、中午、下午各短暂地休息了一会之外,二人一直马不停蹄地朝锦野町赶去。

一直到下午15点、近16点的时候,二人终于在前方的地平线见到了缕缕炊烟。

在见着炊烟后,二人感觉体内的力气又足了几分,将脚步再加快了一点。

与此同时,绪方也重新戴上了那张人皮面具。

在靠近并进入锦野町后,城町特有的喧闹声久违地传入了绪方和阿町二人的耳中。

或许是因为靠近城町的缘故吧,今天一天下来,绪方都没有碰上打算谋财害命的匪徒。

锦野町比绪方想象中要大,人口也比绪方想象中的要多。

他与阿町现在正走在一条不知名字的街道上,放眼望去,周围有相当多的路人在往来穿梭。

“我们现在要先找旅店吗?”阿町问。

“当然。”绪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先找个落脚的旅店,然后再去寻找那个‘源橘屋’。”

绪方随便问了个路人,便问出了离这儿最近的旅店在哪。

这家离绪方和阿町最近的旅店是一家只有2层楼高,不论是面积还是价格都中规中矩的普通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