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吸收“不死”战力再次暴涨 5800字 (2/3)

就在绪方仍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时,门被“哗”地一声打开。

绪方连忙将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关闭,然后扭头朝门口看去。

只见阿町领着一名头发已经半秃、手中拎着个药箱的老头快步走入房内。

这老头的身后还跟着源一、间宫、琳3人。

琳和牧村、浅井、岛田他们3人相比,伤较轻一些,能勉强走路。

刚进到房间,源一便立即朝绪方问道:

“你终于醒了啊?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身体哪个地方不舒服?”

“没什么不舒服的。”绪方偏过头看了看窗外那漆黑的夜空,“话说回来——我昏迷多久了?”

“你是今天中午昏迷的。”换间宫作答,“现在大概是幕四时,也就是说你昏迷了差不多5个时辰。”

——幕四时……也就是说是晚上的22点了吗……

绪方在心里简单地做了个时间换算。

阿町他们带来的这个头发半秃的医生跪坐在绪方的身旁,给绪方把脉,检查着绪方的身体情况。

医生给绪方做检查时,阿町他们将绪方昏迷时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给了绪方。

绪方在昏迷之前,阿町就跑出了房间去叫医生。

在将医生带来时,便发现绪方昏了过去。

医生上上下下给绪方仔细检查了一遍后,也没检查出什么异样。

既没有发烧,也没出现其他的什么特殊状况。

查不出来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昏迷的,医生也只能举手投降,表示只能先等等看,看看绪方之后能不能醒来。

如果绪方迟迟醒不过来,就等到时再说。

源一还特地补充道:在绪方昏过去的这5个时辰里,阿町近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绪方的身边,等待着绪方苏醒。

这个头发半秃的医生在给绪方做了个简单的检查后,便表示绪方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脉搏什么的都正常。

自个也弄不清楚绪方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昏迷的医生,只能提出一个猜测——绪方大概是因为疲劳才昏过去的,所以建议绪方多休息,他之后给绪方开一点对补充体力有益的药。

……

……

在检查完绪方的身体后,医生便离开了。

“太好了呢……”医生刚一离开,阿町便冲绪方微笑着,“看样子,应该不是身体出了什么大问题。”

绪方没有去接阿町的这句话。

而是一脸严肃地摸了摸自己那被厚厚的麻布所包裹着的左脖颈后,朝阿町沉声道:

“阿町,帮我一下,我们一起将缠在我脖子上的麻布解开。”

“欸?”阿町面露疑惑,“为什么?”

“为了……确认一点东西。”说罢,绪方抬起手,开始解着脖颈上的麻布。

阿町不明就里,但见绪方一脸严肃,便暂时压住了内心的疑惑,跟着一起将缠在绪方脖子上的厚厚麻布一层一层地解开。

而一旁源一、间宫、琳3人一脸疑惑地看着要求解开身上麻布的绪方。

在将最后一层麻布从绪方的脖子上揭下后,阿町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仅仅是阿町。

源一、间宫、琳他们3人在看到绪方左脖颈处的模样后,也纷纷面露惊愕。

绪方因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缘故,所以神色不变。

不过也仅仅只是神色不变而已,在亲眼见到自己左脖颈处的模样的那一瞬间,绪方还是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漏跳了一拍。

在蝶岛与那“妖僧”战斗时,黏附在“妖僧”薙刀上的食人鬼的血流进了绪方左脖颈处的伤口内,导致“不死毒”进入了绪方的身体。

幸亏当时及时吃了能压制“不死毒”的药,才让绪方保住了一条命。

不过自此之后,绪方左脖颈的位置就出现了紫色的印记。

不过这紫色印记看上去并不算很明显,就跟胎记差不多。

然而——此时此刻,位于绪方左脖颈处的那面积本应该不大的紫色印记,像是扩散了一般。

面积大了足足一倍不止,而且似乎还延伸到左胸膛那边去了。

绪方和阿町将胸口处的麻布也解了下来。

发现这紫色印记还真就扩散到左胸膛那去了,一直延伸到差不多心脏的那个位置。

绪方低头看了眼都直接扩散到他胸膛那的紫色印记,沉声道:

“我今天之所以会突然昏过去,可能是因为我体内的‘不死毒’扩散了……”

“扩散了?”阿町急声道,“难道你之前所吃的那个药的药效已经压制不住这‘不死毒’了吗?”

“……不知道。”绪方摇了摇头,“对‘不死毒’,我们一无所知……”

“昏迷过后,我脖子上的这紫色印记就变大了,所以我今天之所以昏迷,八成就是因为我体内的‘不死毒’在作祟了……”

绪方刚才的那番话,让周遭的空气瞬间变凝重了起来。

源一、间宫、琳3人都默不作声。

他们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在现在这种情况能说什么。

绪方也察觉到现在的气氛似乎有些太沉重了,于是连忙微笑道:

“我现在还能很精神地跟你们说话,就说明我体内的‘不死毒’目前还没有办法置我于死地。”

“所以现在应该还不用太担心‘不死毒’的问题。”

绪方这带着几分诙谐的语调,让周遭这稍显沉重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些。

“……绪方君。”间宫问道,“你现在没有感到身体有什么地方不适吗?”

“没有。”绪方摇了摇头,“除了身上的一些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之外,没有任何的不适。”

“总之——”绪方拉长着语调,“我现在就先专心养伤吧。”

“等把身上的伤都养好了,再慢慢去想‘不死毒’的事情。”

“连身体都还没有养好,想再多也没有用。”

“……说的也是啊。”琳轻轻地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几个就先走了,不打扰你的休息了,你刚从昏迷中醒来,身体应该还需要更多的休息。”

“一刀斋你现在就先好好休息吧。等休息好后再慢慢考虑之后的事情。”

说罢,琳朝身旁的源一和间宫使了个眼色。

读懂琳的眼色意思的源一和间宫双双点了点头,然后跟着琳一起起身。

随后3人一边跟绪方和阿町道别着,一边鱼贯而出。

房间内重新只剩下绪方和阿町二人。

在源一他们都离开后,绪方和阿町默默地将刚从脖子和胸膛那解下来的麻布给包回去。

据源一刚才所说——在他昏迷时,阿町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绪方的被褥边上。

阿町现在肯定也累了,绪方刚才刚苏醒时,阿町都直接打瞌睡了。

于是在重新包好这些刚解下来的麻布后,绪方便朝阿町说道:

“阿町,现在夜也深了,现在就先睡觉吧?”

“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脸沉重的阿町,硬挤出一抹微笑,点了点头,“好啊,你现在的确需要多休息啊。”

望着阿町这副一脸沉重的模样,绪方不禁抿紧了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