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通透境界 7900字 (2/3)

哗。

房门被拉开。

源一拎着个不知装着什么的瓶子,缓步走进房内。

“我刚才在走廊上偶遇到了阿町小姐。”源一一边走到绪方的跟前盘膝坐下,一边说道,“他说你已经醒了,所以我就来看看你了。”

源一上下打量了绪方几遍。

“绪方君,你的伤恢复得真的很快啊。现在都能坐着了,明明昨天都还只能躺着。”

“我是那种伤口很容易好的体质。”绪方说了句实话。

“小琳他们肯定很羡慕你这种体质。”源一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小琳他们没2、3个月的时间,肯定是没法完全恢复的了。”

“其他人的伤都恢复得怎么样?”绪方问。

阿町、源一、间宫——他们是唯三的三个身上的伤势并不算太重的人。

伤势较轻的阿町就主要负责照顾绪方和庆叔。

而源一、间宫二人,则分别负责照顾琳、牧村、浅井、岛田4人。

“小琳他们的伤都恢复得不错。”

源一缓缓道。

“牧村他和你一样,是那种伤口恢复得很快的体质。”

“再静养一个来月,牧村应该就能再次活蹦乱跳的了。”

“至于小琳、浅井、岛田,他们3个的伤口恢复速度,就只是普通人的速度。”

“他们3个大概要花上2、3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牧村的伤口恢复速度——绪方之前在京都也见识过了。

牧村于几个月前,在京都那也受了不小的伤,但仅花了很短的时间便痊愈了。

简单地介绍了下琳他们现在的状况后,源一将他手中一直拎着的那个瓶子朝绪方递去。

“绪方君,要喝吗?”

绪方瞥了一眼源一手中的这个瓶子。

“……这个该不会是那个‘乌龙茶’吧?”

对于源一的特制烈酒——“乌龙茶”,绪方可是记忆犹新。

表面上看是普通的乌龙茶,但实质上是烈到点火就着的烈酒。

初次见识到源一的“乌龙茶”,还是在前往江户之前、于尾张的葫芦屋总部那里休整的那个时候。

绪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将火苗靠近源一的“乌龙茶”后,“乌龙茶”瞬间腾起火焰的那一幕……

“我怎么可能会让伤患喝我的‘乌龙茶’啊。”源一没好气地说道,“瓶子里面装着的只是普通的温水而已。”

绪方半信半疑地接过源一递来的沉甸甸的瓶子。

将鼻子凑近瓶口后,的确没闻到什么酒味。

但是因为绪方现在不怎么渴的缘故,所以绪方道了声谢后,又将这瓶水还给了源一。

从绪方的手中接回了这瓶水后,源一咧嘴朝绪方笑道:

“绪方君,你今天看上去状态不错,所以我一起聊聊天吧,刚好我现在也很闲。”

“跟我讲讲你当时是怎么打败瞬太郎的吧。”

源一脸上的笑意变得浓郁了些。

“真没想到你竟然又一次进入‘无我境界’了,你果然很有天赋啊。”

“我觉得以你的天赋,达到能够自由进入‘无我’的境界,应该就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论天赋,你说不定还在间宫他之上。”

听到源一的这番话,绪方谦虚地笑了笑:“源一大人,您过奖了。”

如果跟琳、源一他们坦承自己已经能够像源一那样能够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话,那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毕竟绪方学会源之呼吸的总时长,满打满算也才1年多而已。

用1年的时间达到源一花了30年才达到的境界——这实在是有些不太好解释。

而且“能自由进入‘无我境界’”是绪方目前最大的、在紧急时刻说不定能保命的底牌。

因此知晓自己这张底牌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所以对于自己是怎么打败“四天王”之首的瞬太郎,绪方撒了个小慌。

绪方说自己是在跟瞬太郎打着打着时,像当初在京都和幸太郎战斗时一样,在不自觉中再次进入了“无我境界”。

对于绪方的这套说辞,琳、源一他们自然是不会心生什么怀疑,毕竟他们都不觉得绪方有达到自由进入“无我”的境界的可能,只认为绪方是真的天赋异禀。

见源一想让他说说和瞬太郎地那一场战斗,绪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抿了抿嘴唇,然后上下打量了源一几遍。

“源一大人,您现在真的很有空闲吗?”

“嗯?小琳他们现在还在睡觉,所以我现在的确还挺闲的,怎么了吗?”

听到源一的这番话,绪方在心中暗道:

——现在是问源一大人那个神奇的状态到底是什么的好机会呢……

绪方对于在和瞬太郎一战时,自己所进入的那个能够感应周边万物的神奇状态,一直都非常地在意。

他本能地感受到——这状态并不简单。

若说谁最有可能清楚这神奇状态的底细,那毫无疑问是“剑圣”木下源一。

自住进这房子后,绪方就一直寻找着能向源一提问的机会。

但可惜的是,这3天来,绪方一直躺在房间内养伤,而源一也忙着去照顾琳他们,一直找不到机会。

而现在,绪方总算是把机会给等来了。

现在房间内只有源一和绪方二人,而且源一现在尴尬后还有空闲——没有比现在还要好的机会了。

绪方清了清嗓子:

“源一大人,在和瞬太郎战斗时,我曾进入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

绪方将当时在跟瞬太郎战斗时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知给了源一。

在静静地听完绪方对那场战斗地复述后,源一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兴奋之色。

“绪方君,你是说——你当时能够感应到周边万物的一切?”

“嗯。”绪方点了点头,“不仅能够感应到周边万物,还能感应到自身。”

“能清楚地感应到自己身上的哪块肌肉是受伤的,哪块肌肉是完好的,能自由调动身上每块肌肉的力量。”

如果说身体是一个瓶子,而力量是瓶子里面的水的话,那么在进入那个神奇的状态后,绪方能自由调动瓶子里的水。

想让水集中在哪个位置,就能集中在哪个位置。

当时,绪方就是靠着这能自由调动身体内的力量的能力,在本已伤痕累累的状态下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击秒杀了惠太郎。

在绪方的话音落下后,原本低头做沉思状的源一缓缓抬起头。

朝绪方投去赞赏中带几分惊讶的目光。

“……绪方君。这是‘通透境界’,你当时进‘通透境界’了。”

“‘通透境界’?”绪方轻声重复了一遍这陌生的名词。

“在进入这种神奇的状态后,看什么都是通透的,所以我将这种状态命名为‘通透境界’。”源一缓缓道。

“通透的……”绪方一遍嘟囔着,一遍仔细回忆了边当时和瞬太郎战斗时的场景。

在仔细回忆过后,绪方发现——“通透境界”这名字取得还挺搭的。

在进了“通透境界”后,能清晰地感应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周边万物的一切动静。

对手肌肉的运动、周围花草的摇动、风向的改变……这些都能清楚地感应到。

视野范围内的一切生物、死物,真的都像是通透的一般,一切的变化都无所遁形,都逃不过绪方的感知。

“源一大人。”绪方迫不及待地问道,“您既然给这状态命名为‘通透境界’,那你一定也曾进过‘通透境界’吧?”

源一点了点头。

“我的确是进过‘通透境界’。但也仅仅只进过5次而已。”

说到这,源一露出一抹苦笑。

“所以我其实对‘通透境界’也不是很了解。”

“对于‘通透境界’,我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这境界非常地强,远远凌驾在‘无我境界’之上。”

“在进入‘通透境界’后,你的身体将会像跟天地合一了一般。”

“视野范围内,天上的变化,地上的动静,全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就像你一定感知得到一只在你的手臂上爬动的蟑螂一样。”

“你能清楚地感应到对手的肌肉、骨骼现在都在怎么运动,以及之后准备怎么运动,然后根据对手肌肉、骨骼的变化准确预判出对手之后准备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