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飞燕残心流·奥义! (2/3)

而现在,他们总算切身实地地感受到了“夜叉境地”的强大。

在场所有人都一脸凝重地看着进了“夜叉境地”的真太郎。

前后不过不到10秒的时间,便将他们的所有大筒都给弄坏了。

“……你们全都离开这里。”琳在沉思片刻后,朝炮手们沉声道,“快走!”

既然大筒都被摧毁了,那么这些炮手们也就没有再继续留在这里的意义了。

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说不定还会误伤到他们,所以琳让他们赶紧离开。

炮手们早就已经被真太郎那神乎其神的手里剑投掷手法给惊呆了。

在收到琳的命令后,他们立即忙不迭地快步离开了这座道场。

真太郎没有管这些炮手们,任由他们离开。

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他们都是一帮不值一提的杂鱼。

这些刚才前来阻拦他的人,才是真正值得注意的高手。

“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但你们可真是了不起啊……”真太郎轻声道,“竟然用大筒将拥有200余年历史的不知火里给毁了。”

虽然真太郎刚才的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在夸赞,但语气中却满是愤恨。

在亲眼目睹这帮毁了不知火里的人,无边的愤恨开始在真太郎的心头间冒出。

他潜伏不知火里6年,好不容易要彻底掌控不知火里了,这帮人却突然杀了出来,将不知火里毁了。

任何的词语都难以形容真太郎现在的心情。

他现在决定先把逃跑的事情放在一边。

先把这帮可恨的人全杀了再说!

真太郎朝离他最近的牧村冲去。

真太郎那快到只留下道道残影的速度,让牧村的瞳孔因惊愕而猛地一缩。

在真太郎冲到他的视野范围内后,牧村立即下意识地挥动他手中的大太刀,对准真太郎来了记势大力沉的下劈。

牧村并不是那种“技巧型”剑客,他一直以来都是“力量型”剑客。

依靠强壮的身体、得天独厚的体型优势,挥舞长度比一般的打刀都要长得多的大太刀来对敌人进行压制——这便是牧村的剑术风格。

若是没进“夜叉境地”的话,真太郎也许会对牧村的斩击相当忌惮。

但在进了“夜叉境地”的当下,真太郎并不畏惧去接牧村的刀。

但为了不浪费体力,也为了不损伤自己的忍刀,真太郎没有选择去硬接,而是将身子一侧,闪开了牧村的下劈,然后顺势近了牧村的身,左手攥成拳头,朝牧村的肚腹轰去。

牧村松开握刀的左手,将左手挡在真太郎的拳头之前,用左手的小臂挡住了真太郎的拳头。

但在挡住真太郎的拳头后,牧村立刻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自他的左臂传来。

顺着左臂传来的巨力,让牧村不由得后退了数步。

在稳住身形后,牧村朝自己的左臂一看——已经开始红肿了,应该是骨折了。

就在真太郎打算追击牧村,一口气将牧村给杀了时,一道尖锐的高喊突然自他的身后传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太郎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示现流的人。

毕竟这气合声实在是太具有辨识度了。

真太郎连牧村的刀都不会接,那就更不会去接示现流使用者的刀了。

看都没看自个的身后,真太郎就依据声音躲开了浅井劈来的刀。

浅井和琳是在同一时间、从不同的方向朝真太郎杀去的。

闪开浅井的刀的真太郎,恰好闪到了琳的跟前。

琳攥紧了左手的阎魔,正想挥刀劈向真太郎时,便见一道刀光向她掠来——真太郎用比他还快上一步的速度,对准琳的脖颈挥动了他的忍刀。

琳只能放弃进攻,提起手中双刀,摆成“X”形,使用无我二刀流中的刃反来格挡真太郎的刀。

但在真太郎的忍刀与她的阎魔、振鬼神撞在一起时,自刀身传递到她双臂的力量远远超过了琳的想象。

琳因惊愕而瞪圆了双眼,双足死死地蹬着地面,将全身的力道传到双臂,但仍无法与真太郎的力量相抗衡。

在琳陷入困境的此刻,间宫奔到了真太郎的身侧后。

间宫的重心压低、左手扶着打刀的鞘口,右手握紧打刀的刀柄,保持着拔刀术的姿势冲到真太郎的身侧后,使出了拔刀斩。

真太郎可不会傻傻地呆站着去挨间宫的拔刀斩,双手一使劲,将琳给推开后,快步后撤,躲开了间宫的拔刀斩。

见一击未中,间宫迅速将打刀收回鞘中,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再次摆好了拔刀术的架势,准备对仍在他攻击范围内的真太郎使用第二次的拔刀术。

然而,间宫还没来得及再次拔刀,便看见一点寒芒朝他快速袭来——是真太郎的刀刃。

望着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极速放大的刀尖,间宫的瞳孔猛地一缩。

尽管已经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将头偏开了,但真太郎刺来的刀尖还是在间宫的左脸颊上划出一条血痕。

间宫的眼中满是惊讶。

因为他刚刚看得很清楚——刚才明明是他最先摆好了拔刀术的架势。

在他摆好拔刀术的架势时,真太郎可还是什么架势都没摆出来呢,但真太郎还是用比他要快上一步的速度迅速出刀。

此时间宫的眼中满是惊讶,而反观真太郎——他的眼中满是得意。

刺击——是真太郎最擅长的剑技。

通过间宫刚才使用的拔刀术,真太郎就看出了间宫是拔刀术的好手。

拔刀术的特点,就是快速、精准、一击毙命。

所以他刚才是有意使用他最擅长的刺击来对付间宫,为的就是告诉间宫——瞧,我的剑速远在你的拔刀术之上。

不过就在这时,真太郎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在不远的角落处,蹲着一名女孩。

而这名女孩拿着根短小的玩意指着他。

真太郎对火器这种东西,还是有些了解。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女孩手中所端着的那玩意是短铳。

真太郎的瞳孔因惊愕而猛地一缩。

砰!

阿町扣动了扳机,震耳欲聋的弹丸出膛声响起。

几乎是在阿町扣动扳机的同一瞬间,迅速朝旁边跳去。

灼热的弹丸贴着他的右大腿飞去。

险之又险地躲开素樱的子弹后,真太郎感到自己的脑门处开始浮出冷汗。

至于那名刚才对真太郎射击的人——也就是阿町,她现在则是面露震惊。

阿町清楚知道就以自己的近战能力,上去和真太郎肉搏肯定也只是在拖后腿,所以自战斗开始后,她就在蹲伏在不远处,准备用自己最擅长的技法来进行支援。

刚才,因为真太郎一直和其他人缠斗着,所以阿町一直找不到最佳的射击时机。

直到刚才,阿町终于找到了等待已久的射击机会,只可惜真太郎在最后一刻发现了准备偷袭他的阿町。

他暗自庆幸着自己刚才及时发现了阿町。

他刚才如果晚上一步,可能身体就被刚才那发弹丸给射穿了。

“夜叉境地”只是让人的肉体力量极大幅度地增加而已。

但再怎么增加也是肉体凡胎,不可能挡得住火器。

手持短铳的阿町瞬间成了真太郎目前心目中在场所有人中最具威胁的那一个。

真太郎沉着脸,把手摸向腰间,准备掏出手里剑来解决掉阿町。

但他的手还没摸到腰间呢,牧村和浅井便从不同的方向朝他杀了过来,让他无暇再去使用手里剑,只能先专心应付朝他杀了过来的牧村和浅井。

“啧……”琳一边活动着刚才因硬接了真太郎一道斩击而酸麻的手指,一边死死地盯着正和牧村与浅井缠斗在一块的真太郎,思考着策略。

虽然目前是他们5个打真太郎1人,在人数上占尽了优势,但刚才与真太郎的那一系列战斗,展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即使他们占了人数的优势,但仍是真太郎占了上风。

若是不想个办法的话,他们说不定要输。

就在琳抿紧嘴唇,思考着制胜之策时……

……

“……主公,你们能帮我拖住真太郎2柱香的时间吗?”

……

从刚才开始就面无表情地站在琳的身旁、望着不远处的真太郎,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间宫突然轻声朝琳这般说道。

琳先是朝间宫投去惊讶的目光。

随后迅速明白了间宫刚才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九郎,你要用那个吗?你现在不是还不能保证每次都能进入那个状态吗?”

琳的话音刚落,间宫一边将腰间的佩刀解下,然后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将佩刀放置在自己的腿上,一边说道:

“是啊,我现在还不能保证一定能进入那个状态。”

“但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靠人数的优势,应该已经没有办法打败真太郎了。”

“所以——试试运气吧。”

说罢,间宫闭上了双眼。

胸膛以一种特殊的节奏上下起伏着。

“……我知道了。”琳一脸严肃地点了下头,“我们会帮你拖延时间的。”

说罢,琳攥紧手中双刀,朝真太郎杀去。

蹲伏在不远处的阿町现在一脸疑惑。

她搞不明白突然盘膝坐下、摆出冥想姿势的间宫是要做什么。

但她也不敢去问间宫,因为她本能地感觉到——现在最好不要去打扰间宫。

在仔细看了间宫一会后,阿町发现——间宫的胸膛起伏节奏很眼熟。

她在绪方那看过相同的呼吸节奏。

……

……

在琳加入战局后,牧村和浅井的压力变小了许多。

牧村的左臂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骨折,但即使仅剩一臂,他也仍保有着相当的战力。

虽然不敌进了“夜叉境地”的真太郎,但琳等人无一例外都是高手。

而且琳他们同属于葫芦屋、住在同一屋檐下好长一段时间了,在不知不觉中都培养出了默契,完全没有出现在合作对敌时互相妨碍的情况。

牧村靠着自己攻击距离的优势,对真太郎进行“远程压制”。

修习刚猛的示现流的浅井,在正面迎击真太郎。

而琳则主动担任起了辅攻,瞅准机会对真太郎发动攻击。

被3个有默契的高手围攻,即使是进了“夜叉境地”,真太郎也难以在短时间之内立即分出胜负。

当然——对真太郎来说,现在最大的威胁,自然还是端着素樱,瞅准机会,随时准备偷袭他的阿町。

阿町手中的素樱对真太郎来说就像一把悬在他脑袋上的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扎穿他的脑袋。

真太郎无时无刻不想着立即将阿町解决掉。

但是因为琳他们一直和他缠斗着,让真太郎不仅没机会近阿町的身,也没有机会使用苦无来对付阿町。

阿町的存在让真太郎不得不分出部分心神去提防阿町。

没法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来对付琳、牧村、浅井3人,更是让真太郎难以迅速分出胜负。

——那人在干什么?

趁着战斗的空袭,真太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那盘膝坐在地上的间宫,心中满是疑惑。

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打着打着突然原地坐下的敌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不仅真太郎疑惑,牧村和浅井二人也非常地疑惑,都不知道在这么紧要的关头,间宫为何不前来助战,而是原地坐下。

他们很想问问琳,但现在激斗正酣,完全没有那个闲工夫去说话,于是他们两个也只能先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

因为真太郎和琳3人缠斗在一块的原因,能够击中真太郎且不会误伤到琳3人的机会越来越难找。

终于——就于现在的这一瞬,阿町终于再次等来了她一直等待着的最佳射击机会。

砰!

毫不犹豫地扣动素樱的扳机。

真太郎一直都有留意着阿町。

所以在看到阿町再次扣动扳机后,他立即朝旁边跳开。

尽管他已经是第一时间进行闪避了,但是滚烫的弹丸还是贴着他的左肋擦去,虽然没有击中他的身体,但也带走了一些皮肉。

左肋处传来的** 辣的疼痛,让真太郎的表情变得格外阴沉,阴沉得有些可怕。

素樱弹丸的弹速太快,远超一般的火枪,即使是进了“夜叉境地”,也不能保证百分百能闪过。

又领教了一次素樱的威力后,阿町在真太郎心目中的威胁程度又上一阶。

——那女人真烦人!

真太郎在心中恨恨地说道。

他可没有忘记——刽子手一刀斋现在也在不知火里。

虽然已经让瞬太郎去拖住一刀斋了,但对手毕竟是那个活着的传奇,真太郎也不知道瞬太郎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拖住一刀斋。

再这么拖下去,保不准一刀斋就来了。

本来这些人就已经够烦人了,如果再来一个一刀斋助阵,那真太郎不敢想象其后果。

毕竟“夜叉境地”也不是天下无敌的,被那么多个高手围攻,也还是会落败。

并且再这么拖下去,自己可能就于不知什么时候,被阿町给偷袭致死了。

前2次能成功躲开素樱的子弹,纯粹是因为有“夜叉境地”相助,并且有及时地观察到阿町正准备对他射击而已。

倘若他有片刻的走神,那灼热的弹丸可能就打进他体内了。

真太郎脚步一错,再次闪开了牧村的大太刀。

在闪开牧村劈来的刀的同时,真太郎闪到了浅井的跟前。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浅井将一直高举着的刀,朝真太郎斩去。

在浅井发出示现流独有的猿叫,将手中的刀朝真太郎劈去的同一瞬间,真太郎将手中的刀提起,刀柄抵住自己的左手掌,刀尖对准浅井——这是擅长刺击技的真太郎所独创出来的得意技:蛤蟆剑。

用双脚猛蹬地面,将力道自双脚传到双臂,然后把剑刺出——因为这用双脚猛瞪地面的发力方法,有点像蹲起、跳跃的蛤蟆,所以真太郎将其取名为“蛤蟆剑”。

在浅井挥动手中的刀时,真太郎还没有摆好架势。

但在浅井的刀在砍到他之前,真太郎就迅速摆好了“蛤蟆剑”的架势,并对浅井发动攻击。

使出了“蛤蟆剑”的真太郎,其手中的忍刀化为一道流光,以极快的速度朝浅井泄去。

铛!

浅井的刀刃与真太郎的刀尖撞在一起。

真太郎的刺击挡住了浅井的斩击。

在挡住浅井的斩击的下一瞬,两刀一错,真太郎的忍刀贴着浅井的刀,擦出一连串的火星,刺向了浅井。

真太郎的忍刀贯穿了浅井的身体。

不过因为刚才因为浅井的刀和真太郎的忍刀有在半空中相撞,所以让真太郎的刺击轨迹稍稍偏离了一些,因此真太郎的刀没有刺中浅井的要害。

真太郎本想给浅井补上一刀,但一旁的琳和牧村自然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

琳和牧村自两面朝真太郎发动夹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