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无我境界”! (2/3)

“而现在……我宁愿死,也不想再离开我的家了。”

“所以我决定留下来。”

“默默等待着随时可能找上门来的不知火里的忍者,然后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说到这,瓜生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

“等不知火里的忍者们找上门来,我必死无疑。”

“所以在这几天,我就已经悄悄做好后事了。”

“我把我这些年存下来的钱所放的位置,告知给了值得信赖的风铃太夫。”

“让太夫在我死后,将这些钱拿出来,将其用在有益的地方。”

绪方一直静静地听着。

在瓜生的话音落下后,绪方轻声道:

“……抱歉。我好像让你回忆了一些不太好的过去……”

“没事啦。”瓜生露出微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因为回忆了一些不太开心的过去,就心情不好或是露出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的。”

呼——!

就在这时,一阵大风吹来。

吹得瓜生的头发纷飞。

一张夹在她浴衣衣襟内的纸张被这突然吹来的大风吹飞。

“啊!”

瓜生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叫,赶忙伸手去抓,及时抓住了这张差点就飞走的纸。

“好险……”瓜生嘟囔道,“差点就被吹走了。”

绪方向后一看。

“你怎么还带着这玩意啊?”绪方挑了挑眉。

瓜生手中的这张差点被吹飞的纸张,正是绪方的画像。

在刚才被极太郎踢飞、撞到墙壁,导致没有粘牢的绪方画像掉下来后,瓜生便将这画像捡起,然后塞进浴衣的衣襟内。

“这可是我的宝物啊……”

瓜生望着手中绪方的画像,视线慢慢变柔和了起来。

“是绪方大人的故事激励了我。”

“在去年年末,终于查出我的仇人是不知火里后,我曾一度绝望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哪有那个本事向这种庞然大物复仇……”

“在我绝望的时候,我听到了绪方大人的故事。”

“绪方大人经历着和我差不多的事情。”

“师门被屠,仇人是一藩藩主。”

“失败了是死,成功了会被全国通缉。”

“即使是这样,绪方大人还是举起了义剑,为自己,也为那些被松平源内那暴君所害的人复仇。”

“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但在听说了绪方大人的故事后,真的有种整个世界都变亮了的感觉。”

“我很尊敬……同时也很羡慕能成功复仇的绪方大人。”

“为了激励自己,我将绪方大人的画像贴到我家的墙壁上。”

“如果没有绪方大人,我可能现在还在绝望中度过呢,不会像现在这样,毅然决然地做出我所能的一切,向不知火里复仇。”

“除了激励我自己之外,我时不时地也向绪方大人的画像许愿。”

“……许愿?”绪方疑惑道。

“嗯。”瓜生轻轻地点了点头,“我每天都会向绪方的画像许愿:希望绪方大人能帮我复仇。”

“绪方大人他的实力很强,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哪怕是不知火里的‘四天王’,说不定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我一直期盼着在未来的哪一天,绪方大人能像几个月前突然在京都现身一样,也在江户现身。”

“接着像当时诛灭广濑藩的暴君那般,诛灭不知火里。”

“像当年帮了不少和松平源内有仇怨的人复了仇一般,也帮我报仇……”

“不过我自个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啦。”

瓜生笑了笑,笑容带着几分无奈。

“天下那么大,绪方大人哪会那么巧就刚好出现在江户,然后又刚好会帮我复仇呢……”

一丝淡淡的笑意,此时随着绪方他那微微上翘的嘴角而缓缓浮现。

“‘刽子手一刀斋’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哦。”

“他不是神。”

“不需要把他当成‘神’那样尊敬和崇拜。”

“也不需要称他为‘大人’哦。”

“绪方大人说不定有着很多奇奇怪怪的、你知晓后说不定会对其幻灭的毛病呢。”

“比如:他其实是个很好色的人,一看到胸大的女孩,视线就会忍不住往对方的胸部瞟,或是直接因为对方胸大、长得好看,就对人家一见钟情什么的。”

“喂!不许说绪方大人的坏话!不要把绪方大人说得那么肤浅!”

因为一手抓着绪方的画像,一手环着绪方的脖颈的缘故,瓜生不方便出手教训敢说她偶像坏话的绪方。

于是,她便将头一埋,像吸血鬼一样用牙齿去咬绪方的脖颈。

瓜生并没有用力,但也让绪方有一种被小小的针给刺到了一样的感觉。

绪方刚想说些什么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尖锐至极的破风声。

听着这道破风声,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

背着瓜生朝旁边迅速一跳。

刚跳开,便有一根苦无裹挟着巨大的威势,割破绪方刚才所站之处的空气。

在跳开后的下一瞬间,绪方立即循着这根苦无刚才飞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道模糊的人影缓缓自不远处的阴影处走出。

待步出了这块阴影处、月光打在这道人影上,绪方和瓜生才终于看清了这道人影的真面目。

是极太郎。

正提着两柄怀剑的极太郎,其现在的模样相当怪异。

** 在衣服之外的青筋暴起。

肌肤呈现暗红色。

绪方隐约之中,还能看到一些类似于蒸汽一般的薄薄气体自极太郎的身体喷出。

望着变成这副模样的极太郎,绪方皱紧眉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说道:

“‘夜叉境地’吗……”

瓜生是第一次目睹进了“夜叉境地”的人的模样,所以朝极太郎疑惑、惊愕的目光。

当然,瓜生的目光中也没少了对极太郎的憎恨。

从刚才藏身的阴影处走出后,极太郎便对着绪方和瓜生露出一抹狞笑。

“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们了。”

极太郎将视线定在了绪方身上。

“你这混账。”

“就因为你,害我浪费了一颗宝贵的‘夜叉丸’!”

“老子今夜一定把你剐了!”

面对极太郎的威胁,绪方不为所动,连表情都没有出现一点变化,只淡淡道:

“真亏你能找到这儿来啊。”

“啊啊,老子的运气真是不错!看来你们2个今夜注定是要死在这了!”

为了追回逃跑的瓜生,保证任务的成功,极太郎毅然决然地服下了珍贵的“夜叉丸”。

在进入“夜叉境地”后,极太郎依托着暴涨的身体素质,丢下跟不上他速度的惠太郎等人,独自一人去追回逃脱的瓜生。

因为完全不知道瓜生是从哪个方向逃脱的,所以极太郎只能碰运气。

极太郎先是循着东南方向一路找过去。

因为进了“夜叉境地”的缘故,极太郎的奔跑速度极快。

迅速在东南方向找了一圈,找不到瓜生的人影后,极太郎果断变换搜寻方向,改去寻找东北方向。

就如极太郎刚才所说的那样——他运气很好。

改去搜寻东北方向后,极太郎马上就见到了正背着瓜生逃跑的绪方。

瓜生不知道极太郎的这副模样是怎么回事,但她本能地感受得到现在的极太郎很危险。

用力咬了咬下嘴唇后,瓜生将嘴唇凑到朝绪方的耳畔,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