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文试头名竟是我自己! (2/3)

宴席上,泷川的这些友人不断向泷川贺喜着。

在场的这些人都看过泷川的那篇文章,都对泷川的文章赞不绝口。

所有人都认为就以泷川那文章的水平,即使不能夺得文试的头名,进到文试的前10甲也肯定是毫无压力的。

对于友人们的贺喜,泷川虽然表面不露声色,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淡定模样,但其内心却是十分得意,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为了保持风度,才一直装作一副淡定、对这些功名利禄似乎毫不在意的模样。

“泷川,恭喜你了啊。你即使不是文试头名,也肯定是文试前10甲了。”坐在泷川身旁的青年,一边亲自给泷川斟酒,一边由衷地向泷川贺喜着。

“哈哈哈。”泷川用熟络的口吻朝身旁的这名青年说道,“上坂,你不也是吗?凭你的能力,夺得文试前10甲,肯定也是轻轻松松的。”

坐在泷川身旁的这名青年名为上坂聪。

上坂算是在场所有人中,出身最好的那一个——出身自有5000石家禄的上坂家。

论等级,比家禄只有3000石的泷川还要高上不少。

泷川和上坂二人因性格相合、思想相似等缘故,是相当要好的朋友,算是无话不谈。

当然,泷川交好上坂也带着些许的功利元素在里面——上坂的舅舅正是幕府现在的4名若年寄中的其中一位:吉本雀右卫门。

交好上坂将能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这也是泷川与上坂交好的其中一个原因。

在上坂给他斟了一杯酒后,泷川也礼貌性地给上坂回斟了一杯酒。

“泷川。以后若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记我们啊。”上坂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这般说道。

“哈哈哈。”泷川笑了笑,然后也换上了半开玩笑的语气,“这句话我也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上坂,你日后若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们。”

泷川的这句话逗笑了全场所有人。

上坂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抿了一口泷川所斟的酒后,上坂长出了一口气:“泷川,你若是能凭借着此次的‘御前试合’,顺利入了老中大人的眼的话,那可能就真的是要飞黄腾达了。”

“若是飞黄腾达了,给风铃太夫赎身,并且娶风铃太夫为妻便不是什么奢想了呢。”

泷川对吉原的风铃太夫一见钟情——这在在场的众人之间,并不算是什么秘密。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向高傲的泷川之所以会到吉原那里教一帮游女读书写字,纯粹只是为了能够多看自己心仪的风铃太夫几眼而已。

听到上坂的这句话,泷川微微一笑:

“娶风铃太夫为妻这种事,太遥不可及啦,我想都不敢想啊。”

虽然泷川表面这么说,同时也维持着一副淡定的模样,但实质上泷川的内心已经是一片惊涛骇浪。

上坂刚才的那句话提醒了泷川。

让泷川醒悟了过来:他日后若是能获得松平定信的赏识、飞黄腾达了,不禁能获得名、权、利,获得名留青史的机会,同时还能获得拥风铃太夫入怀的机会。

一想到这,泷川就忍不住开始幻想起日后青云直上后,与平常可望不可及的风铃太夫一亲芳泽的场景。

在幻想着这些画面的同时,泷川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古怪的、难以用词汇来形容的笑容。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间外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在这串脚步声停在了房门前后,紧随在停下的脚步声后响起的,是一声大喊:

“泷川大人!我回来了!”

见是泷川的那名前去看榜的家仆回来了,在场的所有人纷纷抖擞了精神。

泷川也不例外。

连忙将手中的酒杯放下后,泷川正了正身上的衣服,随后朗声道:

“进来吧!”

获得泷川的进入许可后,他的这名家仆迅速拉开了房门,然后快步走入室内。

他的脸上流淌着不少的汗珠,还气喘吁吁的,一看便知是狂奔回来的。

“怎么样?”在场的某人率先朝泷川的这名家仆问道,“文试的头名是谁?是泷川君吗?”

见有人替他问了这个问题,泷川露出满意的笑。

毕竟这种问题由他来问的,会显得他似乎很在意功名利禄,令他看起来非常没有风度。

听到了这个问题,泷川的这名家仆面露难色。

望着面色有异的这名仆人,泷川突然有了些不详的预感……

“……文试的头名……不是泷川大人。”

泷川的家仆在犹豫了好一会后,才咬着牙关,这般说道。

家仆的话音刚落,泷川脸上的表情便僵住了。

不仅仅是泷川,在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微微一变。

“那泷川君排第几名?”上坂皱着眉头问道。

上坂抛出的这个问题,再次让泷川的这名家仆面露难色。

又犹豫了一会后,家仆再一次面露难色地说道:

“前10甲……都没有泷川大人的名字……”

这一刹那,泷川脸上的表情与脸色再一次变了。

“那文试头名是谁?”上坂急声道。

“是一个叫真岛吾郎的人……”

家仆的话音刚落,泷川的脸上立即铺满震惊。

眼中浮现出浓郁的愕然之色,随后脸就涨红起来,渐渐又变为煞白。

脸上的肉在微微发抖,令他那原本十分英俊的五官扭曲了,看上去非常地难看和吓人。

而这座房间的空气中此时也弥漫着越发浓郁的尴尬气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谁也不知现在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

……

“喂,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那个真岛吾郎得了‘御前试合’文试的头名!”

“真岛吾郎?哦哦!就是之前那个赶跑了闹事的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的那个人是吧?”

“真的假的……那人原来不仅剑术这么厉害,连汉学都学得那么好的吗……”

“那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跑到我们四郎兵卫会所这里来啊……就凭他的剑术和汉学功底,开个剑馆或是开个私塾就完全够养活自己了吧?”

“人家说不定是嫌麻烦呢,开剑馆或开私塾哪有在四郎兵卫会所这里工作那么轻松?”

“而且不要说得好像开剑馆或开私塾就一点有钱赚一样。私塾可能还好点,绝大部分开剑馆的人基本都是血本无归。这年头锐意进取、会努力练剑的人早就已经没多少了。”

……

类似于此的对话,在四郎兵卫会所的诸位官差的口中不断出现着。

因为文试放榜的地点距离吉原较近,因此“真岛吾郎”得到文试头名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四郎兵卫会所。

绝大部分的会所官差都在讨论着这个前阵子才刚加入他们四郎兵卫会所、每隔几天就搞出来个大新闻的新人。

一些认识绪方的人,直接前来寻找绪方,亲口向绪方贺喜着。

比如瓜生。

“真岛君!我刚才都听说了哦!你竟然拿下了文试的头名!”

“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精通汉学的人!”

“真是的,你之前也谦虚过头了吧?一直在说自己只要能通过文试就行。”

因情绪激动的缘故,瓜生的脸颊有些微微的泛红。

绪方刚刚才回到吉原。

在回到吉原后,绪方就回到了原先所负责的仲之町前半段的岗哨站岗。

回来站岗后,就不断有像瓜生这样认识绪方的人来给绪方报喜。

听着瓜生的报喜,绪方忍不住再次露出无奈的苦笑,

“我之前并没有在谦虚啊……”

绪方现在其实也仍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他之前跟其他人所说的那些话也并不是在谦虚。

他是真心觉得只要能通过文试就好,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拿什么文试头名。

所以他刚才在看到文试头名的那一栏上写着“真岛吾郎”这一名字时,绪方都傻眼了。

一直到现在,都仍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漂浮着一样。

绪方敢肯定那100道填空题他肯定没有全对,毕竟有不少题目他都不确定是否正确。

在填空题肯定没有全对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拿头名,那只说明2件事。

要么是其他人的水平太拉了,即使绪方没有将填空题做得全对,也仍旧拿了文试的头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