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松平定信:这是谁的考卷? 6000字 (2/3)

将考卷交给了进房收卷的官差手中后,绪方长出了一口气。

“比想象中的还要累人呢……”

然后苦笑着低声感慨道。

许久没有像这样集中全副身心、俯身做卷子,都让绪方有些不太习惯了,答完卷后,只感觉有些头昏脑胀。

揉捏了下因长时间的写字而有些酸麻的右手后,绪方拿回放置在身侧的刀,快步离开了所处的茶屋,回到了他和阿町、葫芦屋一行人栖身的旅馆内。

刚回到旅店的房间内,绪方便立即被阿町等人包围,追问文试考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绪方答道,“绝大部分的题目都答得上来,只有少部分题目不知对错。”

“比较难办的是这文试出现了些许的意外……”

绪方将考卷上多出了一道题的这突发事件言简意赅地告知给了众人。

在出了茶屋后,绪方有留意去听周围人的谈话声。

因此绪方发现——所有的人都对考卷上多出了一道题而感到非常地吃惊。

绝大部分人在出了茶屋后,都在那和友人讨论着为什么考卷上的题目数量和种类和之前官府所说的不一样,或是与友人分享着自己是怎么答那道“作文题”的。

“那道题我基本是随性发挥啊。”盘膝坐在榻榻米上的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不知道我那样的回答算不算过关。也也不知那道题重不重要……”

“如果只有答好那道题的人才能通过文试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嘛,有自信一点,绪方君。”一如既往地像个废柴一般坐在房间角落的源一一边喝着酒,一边发出“哧哧哧”的笑,“这种和写文章有关的题目,全看评卷人是否赞同你所写的东西而已。”

“说不定评卷的家伙格外钟意你所写的回答,然后决定判你为文试头名呢。”

“文试头名什么的,这种事我可不敢想。”绪方没好气地说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拿什么文试头名,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只是‘顺利通过文试’而已。”

“呵呵呵。”源一发出一通古怪的低笑声,“绪方君,你知道我活了这么多年,所悟出来的最深刻的道理是什么吗?”

“那就是——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永远比说书人口中所说的那些故事还要夸张、还要不讲道理。”

“所以你的文章刚好很合评卷人的胃口,然后评卷人决定判你为文试头名的这种事,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哦。”

说罢,源一再次往口中灌了一大口酒,随后打了个大大的酒嗝。

望着正悠闲自在地喝着酒的源一,绪方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道:

——话说回来……总感觉源一大人他自来到江户后,好像就什么事都没干过啊,每天就只窝在房间的角落里喝着酒……

……

……

当天晚上——

江户,松平定信的府邸,松平定信的房间——

“老中大人,这是最后的考卷了。”

松平定信的小姓——立花将一大摞考卷放置在了身前的榻榻米上。

“嗯。”坐在立在身前不远处的松平定信轻轻地点了点头,“立花,辛苦你了。”

松平定信与立花之间的榻榻米上,此时摆上了一摞摞的考卷。

这些考卷,都是今日早上那些参加“御前试合”的参与者们的考卷。

在考卷全部收拢上来后,松平定信便立即派人开始评卷。

松平定信共派出了10人来批改这些卷子。

而这10人所批改的范围仅限前面的那100道填空题,后面的那道“作文题”不归他们批改。

因为这些“填空题”批改起来相当容易,而松平定信精心挑选上来的这10名改卷人又都是精通汉学的人。

所以仅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这10名改卷人便将这堆考卷全数消化完毕。

而这些已经被改完填空题的考卷,则都于今晚被统一送往松平定信的府邸。

那10名改卷人之所以只评填空题,不评后面的那道“作文题”,便是因为——松平定信特地要求:考卷的这最后一道题要由他亲自来改。

松平定信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将目光从身前的这一摞摞考卷上扫过一圈后,面露明显的失望之色,轻声道:

“参加‘御前试合’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少很多啊……”

据官府统计,参加“御前试合”的人,总计只有538人。

而今日早上到场进行文试的只有508人,有30人缺席。

也就是说真正来参加“御前试合”的,其总数一共只有500人出头而已。

比松平定信预期的要少上许多。

之前听说有大量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涌入江户时,松平定信本还很兴奋,以为将会有许多人来参加这“御前试合”。

可谁知——直到报名截止了,报名参加“御前试合”的总人数,也才寥寥500人出头而已……

见松平定信的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后,立花赶忙出声解释道:

“很多人之所以上江户,纯粹只是为了来看‘御前试合’的热闹而已,并不是为了来参加‘御前试合’。”

“也有些人本来是想参加‘御前试合’,但却发现‘御前试合’除了比武之外,还要比文,所以也就放弃了。”

“也有些人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而放弃参加‘御前试合’。”

立花的话刚说完,松平定信便长出了一口气。

“也罢,虽然数量比预期要少上许多,但也没到难以接受的程度。”

“希望能顺利通过文试的人能更多一些吧。”

说罢,松平定信将放置在一旁的桌案摆在了身前,然后将一早就准备好的笔、墨、砚铺在桌案上。

单膝跪在松平定信身前的立花,望着正摆弄着桌案的松平定信,一边露出苦笑,一边轻声问道:

“老中大人……您真的要将这些考卷逐一过目吗?”

说罢,立花忍不住望了一眼身前的这一摞摞考卷。

有508人参加“御前试合”,便代表着一共有508张考卷。

松平定信打算亲自批改这508张考卷的最后一道题……立花光是想象一下这工作量,就感觉头皮发麻。

直到立花所忧虑的事情是什么的松平定信微微一笑:

“对于批示过无数政事的我来说,这只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而且我看字的速度很快。”

“这点量我只需要一天多一天的时间就能全部看完并批改完。”

说完这句话时,松平定信刚好摆置好了桌案以及桌案上的所有物件。

“老中大人,您可能不知道,今天有许多参加‘御前试合’的人抱怨为什么文试考卷中的题目和官府之前所说的不一样哦。”立花此时接着一面摆出苦笑,一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