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将那叛忍抓回来! 6000字 (2/3)

而是十分随意地盘膝坐着。

腰也没有像刚才和北川等人议事时那样挺得直直的。

定信他那原先直挺挺的身躯现在弯着,好像他的背上没有一根骨头似的。

他上身的肉仿佛随时都会从他的颈椎上滑落。

他的这副模样,让他整个身体的姿态呈现出一种精神不支的样子。

而此时在定信的脸上浮现出来的神色,倒也和他现在这副精神不支的模样相配——垂着首,紧闭着双眼,脸上浮出浓郁的疲倦之色。

此时的定信,和他刚才与北川等人激烈讨论政务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真累啊。”

尽管这座房间内仅有他一人,但松平定信还是用只有他一人才能听清的音量这般小声呢喃着。

咚、咚、咚、咚、咚……

房外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听到这声脚步声,定信迅速将双眼睁开,然后缓缓站起身。

在站起身的同时,他那原本弯着的身子又重新直了起来,头颅也高高地扬着。

脸上的神色与表情,也重返充满压迫力的那副毫无表情的模样。

松平定信刚站起身,房外便响起了他的小姓——立花的声音。

“老中大人。是我。”

“你来了啊。”

用平淡的口吻应和了立花一声后,定信便缓步朝房间外走去。

刚才在北川等人走了后,定信便让一名侍者去喊立花回来。

拉开房门,便见到了正单膝跪在房门旁的立花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我们走吧。”

仍旧惜字如金的定信淡淡地念叨了一声“我们走吧”后,便不带任何犹豫地朝脚下这条走廊的尽头。

而立花自然而然也是赶忙站起身,随后紧随在定信的侧后方。

走在后头的立花悄悄打量着前方的定信的脸,然后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老中大人您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力充沛啊,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的会谈仍旧神采奕奕,在下自愧不如啊。”

定信和立花的关系良好,立花常常在私底下时不时说出这种无关紧要的俏皮话。

而定信对于立花时不时说出的这种俏皮话也持宽容态度。

听到立花的这句话后,定信没出声做任何的回应。

只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浅的微笑后,继续一个劲地向前走着。

……

……

此时此刻,位于江户不知何处的不知火里——

……

……

“瞬太郎,要遵守忍者的戒律。”

……

……

“瞬太郎!你干什么!你忘了忍者的戒律了吗?!”

……

……

在睡梦中,瞬太郎听到了好久以前曾听到过的话语。

本应深埋在脑海深处的话语再次于耳畔回响,竟让瞬太郎感到有些怀念。

瞬太郎本还想接着再继续多听些这久违的声音,便突然感到远方传来声音。

“……醒。”

声音逐渐接近。

“……醒醒。”

熟悉的声音。

“瞬太郎大人,请醒醒。”

漆黑的世界射入白光。

“……嗯?”

瞬太郎随着意识清醒,缓缓睁开双眼。

刚张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这道将瞬太郎给唤醒的声音,自房间的房门后响起。

其主人,是专门负责服侍瞬太郎处理各种杂事的垢——鸣太郎。

鸣太郎原先是一名下忍,因犯了一些事而被贬为了“垢”,被发配给瞬太郎,成为了瞬太郎的仆人。

被鸣太郎叫醒后,瞬太郎先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缓缓坐起身。

“鸣太郎,既然突然把我叫醒,那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发生了吧?”

“瞬太郎大人,是的。炎魔大人刚才下令——要求‘四天王’即刻到他的房间来一趟。”

鸣太郎的话音刚落,瞬太郎便露出不悦的神情。

“真是麻烦阿……该不会又要絮絮叨叨地说一大通无聊的东西了吧。”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瞬太郎还是规规矩矩地站起身,然后换上了那件自己前些日刚买的那套女式和服。

前些日,因一时好奇而买了套非常对眼缘的女式和服。

将这衣服买回家、试穿了一下后,惊喜地发现穿起来还怪舒服的,所以这两天不论干什么,瞬太郎一直都穿着这套衣服。

迅速换好衣服后,瞬太郎便快步走到房门旁并将其拉开,然后快步走出了他的房间,朝炎魔所居住的那幢小宅子快步走去。

刚进到炎魔所住的那幢小宅,瞬太郎便见到了已经等候在此的极太郎。

见到瞬太郎后,极太郎先是撇了撇嘴,然后用不咸也不淡的冷漠口吻说道:

“你来了啊。”

“嗯。”

而瞬太郎对极太郎的态度也同样冷漠,只回了个“嗯”后,就没有再理会极太郎。

瞬太郎和极太郎的关系非常不好。

因为他们两个之前曾经因为某个事件而对彼此大打出手过。

自那之后,二人的关系便相当恶劣。

不论是瞬太郎还是极太郎都没有修复他们的关系的意愿。

不论是炎魔还是“四天王”的另外一人,此时都还没有来。

换做是以往,关系恶劣的二人肯定会连话也不聊,任由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氤氲,只默默地等待着其他人员的来齐。

但现在因为一些事情,再加上难得和极太郎独处,瞬太郎决定一反往常,跟极太郎多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