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抢绪方等人的功劳? (2/3)

这恶心的触感吓得绪方差点脱手。

但绪方还是强忍住恶心,攥紧了这家伙的和服。

绪方正打算将这家伙扯过来时,衣帛撕裂的“嘶啦”声陡然响起。

这中年人上演了一出“金蝉脱壳”。

因为他的和服又破又旧的缘故,所以只要一用力就能撕裂。

在被绪方揪住衣服后,这中年人便用左手将左腰间的胁差抽出,然后奋力将他的和服撕裂,将撕裂的和服留给了绪方。

而只剩下身的一条兜裆布,以及左手的胁差的他则继续逃跑着。

他下身的那条兜裆布也和他的那件和服一样,脏得都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玩这一出啊……

在这中年人施展“金蝉脱壳”后,绪方赶忙将手中的这件恶心的衣服扔掉。

这中年人的所作所为,在绪方的眼中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他能追上他一次,就能追上他第二次。

中年人的这“金蝉脱壳”只不过是让他被抓的时间稍稍延后了那么一些而已。

绪方刚打算振作精神,再次拉近与这中年人之间的距离时,一道细小的黑影突然横向切过绪方的视野范围。

是一枚如婴儿拳头般大的石子。

这颗从绪方的视野范围内横向飞速掠过的石头精准地命中跑在绪方前头的那中年人的侧腹。

这中年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

绪方赶忙偏转脑袋,望向刚才那颗石头飞来的方向。

这颗石头刚才是从一个没有被光线照射到的黑漆漆的巷子里飞出的。

然而——在绪方将视线投到那个巷口后,除了没被光线照射到的黑暗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而绪方什么也没有看到也是正常的。

因为在投出这枚石头后,投石头的这个人就立马自原地离开了。

……

……

与此同时——

不远处的某地的阴影处。

“虽然就凭你自己也能抓住那个家伙,但我还是帮你个小忙,让你能省些力气吧。”

说完这句带着戏谑之色的呢喃后,这名穿着女式和服的青年便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然后大步流星地朝罗生门河岸之外走去。

……

……

中年人倒地,绪方也趁着这个大好时机,一口气冲到了这中年人的跟前。

绪方刚想俯身将这中年人扶起,便只见一道寒光朝他的面门袭来。

这种寒光,绪方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刀刃被光芒照射到后所反射出来的独有的光芒。

对于这迎面而来的寒光,绪方就像条件反射一般将身子向后一仰。

就像是经过精准计算的一般,绪方后仰时,身子恰好将这道寒光闪过,闪避时所用的距离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在躲过这道寒光后,绪方迅速后撤2步,拉开了自己与这中年人的距离。

刚才那朝绪方面门袭来的寒光,正是出自中年人之手。

在绪方后撤后,这名中年人便攥紧了手中的胁差,呼号着朝绪方杀来。

这中年人也意识到了——绪方的奔跑速度比他要快,所以如果不将绪方给干掉的话,他根本就跑不了。

因此,这中年人的眼中带着冰冷的寒光。

而他手中的胁差也因此带着凌厉的杀意,刀刃直奔绪方的要害。

对于身前这柄带着凌厉杀意的胁差,绪方——面无表情。

这种带着浓郁杀意的刀剑,绪方都已经见过不知多少柄了。

不慌也不忙地将大释天拔出,然后将中年人的斩击给挡开。

这中年人所使用的武术,绪方从未见过。

据绪方目测,这似乎是一种将胁差和徒手相结合起来的武术。这中年人数次想伸脚来绊绪方。

中年人这种类型的武术,近乎被绪方给完克。

因为这种类型的武术必须得拉近和敌人之间的距离,只有贴身才能发挥出威力。

中年人的身高大概只有1米4,使用刃长只有35厘米左右的胁差。

而绪方的身高有1米7,使用刃长足足有75厘米的打刀。

悬殊的攻击距离差,让中年人数次想近身而不得。

再次将中年人挥来的剑给一刀格开后,绪方迅速将自己的架势转换为上段架势。

榊原一刀流·水落!

大释天的刀刃如飞跃而下的瀑布一般,朝中年人落去。

铛!

中年人将手中的胁差上抬,堪堪挡住了绪方的下劈。

在胁差的刀刃和绪方的刀相撞后,这中年人以及他手中的胁差纷纷发出哀鸣。

绪方的大释天因反震力而向反方向上扬。

但刀刃并没有上扬多少距离,绪方便用自己的蛮力止住这股反震力。

随后——

呼!

刀刃再次自上而下地朝中年人斩去。

绪方再次使用了榊原一刀流的水落。

而来不及闪开的中年人只能再次举刀格挡。

这一次,中年人的这柄胁差没能再次保护他。

两柄刀再次在半空中相撞后,绪方的大释天直接将这中年人的胁差刀刃给斩成两半。

大释天的刀刃余势不减地朝中年人的脖颈扫去。

不过在刀刃即将斩到中年人的脖颈时,绪方及时停住了刀,然后将刀一转,用刀背朝中年人的脖颈劈去,直接将这中年人劈昏。

绪方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中年人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被瓜生等人追。

所以绪方并没有将这中年人杀了,而是先将这中年人击昏。

叮!使用榊原一刀流·水落,击败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90点,剑术“榊原一刀流”经验值80点

目前个人等级:LV32(30654800)

榊原一刀流等级:11段(36557000)

在将这中年人打昏后,刚才一直追赶着这中年人的瓜生等人终于来到了绪方的身侧。

“真岛君!”

气喘吁吁的瓜生刚想说些什么,正在收刀的绪方便抢先一步说道:

“瓜生小姐,你们先慢慢处理这家伙,我去去就回。”

说罢,绪方快步朝刚才那颗石子飞出的地方奔去。

在来到那条小巷的巷口、向里张望后,里面的景象不出绪方所料——空无一人。

——刚才那颗石头是谁丢的……

这道话音刚在绪方的心底落下,一道自己今夜才认识的穿着女式和服的身影不知为何突然在绪方的脑海中浮现……

……

……

缓步回到瓜生的身旁后,那中年人已经被瓜生等人给五花大绑。

“真岛君,怎么了吗?”瓜生问,“那条巷子里面有什么吗?”

“你刚才应该也看到那中年人莫名其妙地倒地了吧?”绪方道,“我当时离这中年人比较近,所以我看到了这家伙刚才之所以会突然倒地,都是因为被一颗石头给砸到。”

“而这颗石头是从那条巷子中飞出的。”

“只可惜我刚刚去那巷子中看了一眼,那巷子里已经没人了,所以也不知道是谁丢的石头。”

听完绪方的这番话后,瓜生啧啧称奇。

“可能是什么刚好路过这里的高手吧。”瓜生道,“那些说书人不总是很爱说这样的故事吗?刚好路过某地的高手做了什么善事。”

“刚才的那颗石头,说不定就是某个刚好路过这里的高手丢的。”

“……也许吧。”苦笑着耸了耸肩后,绪方朝那名已经被五花大绑的中年人努了努嘴,“这家伙犯了什么罪啊,身手还算可以,感觉不是什么简单的贼人啊。”

瓜生闻言,露出苦笑。

“这人可不得了啊,这人就是菊小僧。”

瓜生的话音落下,绪方的双眼不自觉地稍稍瞪大了些。

“这家伙就是菊小僧啊?”绪方将视线再次投到了脚边的这菊小僧的身上。

……

……

瓜生言简意赅地向绪方讲明了她刚才是怎么遭遇这菊小僧的,以及之后是怎么追捕菊小僧的。

在菊小僧窜逃到四郎兵卫会所的这一路上,遭遇了不少沿街巡逻、站哨的会所役人们。

四郎兵卫会所绝大部分的役人,其实都只是普通人,顶多只是体力比普通人稍微充足些、力气要稍微大些。

普通人对上在小具足术颇有造诣的菊小僧自然不是敌手。

菊小僧一路上共遭遇了9名会所役人。

这9名役人都非常英勇,在与菊小僧狭路相逢后,都勇敢地前去阻截菊小僧,尽管最后这9人都被菊小僧给斩伤,没能成功拦住菊小僧。

这9名会所役人中的其中4人所受的伤势稍微重些,已经被带去疗伤了。

另外5人伤势轻些,在被菊小僧砍伤后,仍强忍着伤,与瓜生等人一起追击菊小僧。

向绪方介绍完追击菊小僧的详情后,瓜生偏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名年纪稍长些的役人,问:

“平九,你手臂的伤不要紧吧?”

“没事没事。”被瓜生称作平九的这名役人笑道,“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回去上点药就可以。”

虽然平九嘴上这么说,但他手臂上的伤看上去一点也不算轻,左上臂中刀的他,鲜血淌满了他整条左臂。

“你们可真厉害啊。”绪方由衷地称赞道,“都已经受了伤了,还仍旧坚持追击菊小僧。”

“那是当然的吧。”平九咧开嘴笑起来,“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