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剑豪、花魁、忍者 7200字 (2/3)

绪方一面认真听着瓜生的讲解,一面将视线投向正以缓慢的步法在街心走着的那十数名女孩。

即使没有瓜生的讲解,绪方也能一眼看出谁就是风铃太夫。

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

风铃太夫出巡的声势,可以用“前呼后拥”来形容。

前面先是2名粉雕玉琢、年纪大概只有10岁左右的小女孩。

这2名小女孩的头发挽成岛田髻,身着华美的服侍。

不论是身为花魁候补的秃与振袖新造,还是花魁本人,脸上都擦着厚厚的白涂妆。

白涂妆这种妆容之所以会流行开来,是因为在古代演出时并没有现代这样的各种灯光效果,很多时候只有昏暗的烛光照明。

你在不化任何妆的情况下在昏暗的环境下表演的话,会显得你的脸很蜡黄,同时也让人难以看清你的五官。

于是把自己的脸涂得白白的白涂妆应运而生。

把自个的脸涂白后,在昏暗环境中的视觉观感和演出效果便会大大提升。

现在恰好是晚上。

在这种略微有些昏暗的环境下,这些女孩们脸上的白涂妆看上去并不会感觉瘆人,反而会感觉恰到好处,能够很好地将这些女孩姣好的五官给勾勒出来。

走在那2名秃身后的女子,就是吉原现在唯一的一名花魁——风铃太夫了。

在目光集中在风铃太夫后,风铃太夫给绪方带来的第一印象就是——重。

倒不是说风铃太夫身材很丰腴,看上去体重很高。虽然** 在外的肌肤并不多,但绪方还是能够透过风铃太夫的脸颊胖瘦,看出她应该是一个身材很纤细的人。

之所以在看到风铃太夫后,第一个浮现在绪方脑海中的词汇是“重”,是因为风铃太夫身上穿的、头上戴的、脚上踩的,看上去都相当地重。

身为花魁候补的秃与振袖新造,身上都穿着华美的服侍。

但她们身上的这些服饰和花魁身上所穿的相比,那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如果跟绪方说风铃太夫身上的那件衣服比铠甲重,绪方一点也不会吃惊。

因为风铃太夫穿在身上的这些衣服又多又厚,一层叠一层,其厚度都可以与棉被一较高下。

除了身体之外,风铃太夫的头看上去也相当地重。

风铃太夫现在所梳的发型是丸髻,头发上插着一大堆绪方叫不出名字的饰品。

据绪方目测,这些饰品的数量应该在10件以上。

这么多的饰品,看着就觉得重。

除了头上的这些饰品之外,风铃太夫脚上所踩的木屐,看上去也同样非常地重。

风铃太夫她那没有着袜的** 双脚踩着一双高度惊人的三齿木屐。

这双木屐据绪方目测,高度应该在30厘米左右。

风铃太夫的身高据绪方目测,大概在1米6以上、1米65不满,在这个时代的女性中,已算是身材非常高挑的人。

一米六的身高,再加上这双有30厘米高的木屐,让风铃太夫的身高直逼2米,都可以俯视身高只有1米7的绪方了。

因为风铃太夫脚上的这双木屐实在是太显眼了,站在绪方身旁的阿町忍不住出声用错愕的语气说道:

“那双木屐是怎么回事啊?”

“那双木屐名叫‘三枚歯下駄’。”瓜生淡淡道,“算是花魁专用的木屐吧。”

“看着就好重啊……”阿町嘟囔道,“而且花魁这步法是什么玩意啊?好磨叽啊……”

风铃太夫并不是像正常人那般走路。

而是在行走时,将脚先向身体外侧踏出,画一个半圆之后再在身体前方落地。

就这样慢慢悠悠地向前走着。

“这步法名叫‘外文八字步’。”瓜生接着介绍道,“是一种很优雅的步法,一般要练上2、3年才能走好‘外八文字步’。”

“……这步法很优雅吗?”阿町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正以十分磨叽的步法缓缓向前走着的风铃太夫,企图从风铃太夫的身上找到“优雅”。

虽然对吉原和花魁的文化没什么太深的了解,但对于花魁的这双专用的木屐,绪方还是有所耳闻的。

据绪方曾经所听说过的,花魁的这双专用的木屐,每一只的重量都在5斤左右。

也就是花魁必须得穿一双重量在10斤以上的鞋子走到扬屋,之后还得从扬屋走回游女屋。

——真是辛苦啊……

绪方忍不住在心中这般感慨了一句。

因为外八文字步这种步法实在是磨叽,所以过了好一会,风铃太夫才终于走到了绪方的视野前方。

在风铃太夫来到绪方的身前后,绪方终于得以更加仔细、更加方便地观看风铃太夫的尊容。

硬要让绪方说些词汇来形容风铃太夫的外貌的话……风铃太夫就像一团在黑夜中燃放着的篝火。

而她周围的秃、振袖新造、番头新造们,就像一只只围着篝火飞舞的飞蛾。

身为那团显眼的火,风铃太夫自然而然地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即使是来自现代、持着现代人审美的绪方,也觉得风铃太夫很美。

风铃太夫的美不仅仅是外貌上的美,更是气质上的美。

风铃太夫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气场。

知性中掺杂着几分雍容华贵。

这特殊的气场自风铃太夫的眉眼、自风铃太夫那似笑非笑的微微勾起的嘴角散发而出。

风铃太夫的登场,算是这场“花魁道中”的最** 了。

风铃太夫登场后,各种尖叫便自街道两边的围观人群中此起彼伏地响起。

在风铃太夫走到了绪方的视野前方后,绪方周围的那些男人们瞬间就兴奋起来了。

“好美啊!”

“终于来了啊!”

“风铃太夫!你实在是太美了啊!”

“风铃太夫!这边!请看看我!”

……

类似于此的大喊,在绪方的周围不断响起,吵得绪方的耳膜都发疼了。

绪方甚至还看到不远处有个脸上挂着狂热之色的男子打算冲撞风铃太夫的队伍,不过被他旁边的一名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给及时制止了。

让绪方不得不感慨——不论是哪个时代,都有这种明星的狂热粉啊。

绪方玩玩没想到,在他的后方就有着一位风铃太夫的狂热粉。

“风铃太夫!风铃太夫!风铃太夫!”

这位狂热粉没喊出其余的字词,只一个劲地大喊着“风铃太夫”。

而这狂热粉的这番狂热行为还是起到了些许作用的。

恰好走到绪方前方的风铃太夫,被这名狂热粉丝的这番狂热行为给吸引,把眼睛向右斜了一下。

右斜的目光,扫了这狂热粉丝一眼,便收了回来。

在将目光收回来时,风铃太夫的视线自然而然地扫到了绪方的身上。

顺带着瞅了绪方一眼后,风铃太夫将视线完全收回,继续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

虽然仅仅只看了一眼而已,但这已足以让这些狂热粉丝疯狂。

“风铃太夫看我了!”

“你说什么瞎话!风铃太夫刚才看的明明是我!”

……

“呐。”

就在绪方周围的这些狂热粉吵吵闹闹时,阿町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绪方,然后用戏谑中带着几分严肃的语气朝绪方问道:

“你不跟着这些人一起大喊大叫吗?”

正悠闲地将双手探进羽织的两边袖子中的绪方听到阿町的这个问题后,微笑着耸了耸肩:

“如果正迈着外八文字步在街心中慢悠悠地走着的人是你的话,我可能会像个疯子一样地大喊吧,风铃太夫还不至于让我这么失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