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剑圣”的仇人们正于江户集结 6100字 (2/3)

“你昨天晚上刚吃过饭,今天晚上就不吃饭了吗?”

……

“我向你推荐一个姑娘,角屋的初风。她的脚和嘴巴可厉害了。”

“吼吼~~那我可要去试试看了啊!”

……

“我刚刚听说有个客人点了见梅屋的风铃太夫耶。”

“真的假的?那我们待会岂不是可以看到‘花魁道中’了?”

……

入耳的,尽是这些有的没的对话。

与此同时,街道两边的游女屋内所传来的那道道娇滴滴的声音,也无时无刻不在打扰着绪方。

坐在各座游女屋一楼的木栅栏内的游女们,时不时地将手伸出栅栏,或是逗玩着站在栅栏外的人,或是为自己揽客。

“客官,第一次见你呢。”

“客官,要来我们这儿玩吗?”

类似于此的对话,也不断传入绪方的耳中。

在阿町正跟在身旁的境况下,绪方可不敢去回这些游女的话,也不敢去多看这些游女。

除了这些游女之外,绪方还会遭到那些拉客的人的骚扰。

几乎每座游女屋的大门前,都有一位甚至是数位拉客的人。

这些负责拉客的人被称为“见世番”。

在看到有男人从他们的店门口前经过后,便会十分热情地迎上去,跟他们说他们店的服务有多么多么地好,他们家的女孩都多么多么地棒。

而负责担任见世番的基本都为男人。

原理也很简单——只有男人才有足够的力气去拉动男人。

绪方已经亲眼看到好几名脸上洋溢着热情笑容的见世番将一些犹犹豫豫、不知该去哪家店的人给半强迫式地拉进他们店中。

当然,这些见世番也只敢去拉那些腰间没有佩刀的平民们而已,几乎没有哪个见世番会跟武士有什么肢体接触。

之所以尽量不跟武士产生肢体接触,为的便是避免碰到那种喜欢嚷嚷着“啊,你竟然敢碰我的刀,你玷污了武士的灵魂,看我斩了你”的神经病。

不过——虽说不会去强拉武士进店,但见世番们在碰到有武士从他们店门前经过后,还是会相当热情地迎上去,向这名武士介绍着他们的店有多么多么地厉害。

绪方已经不记得自己自进到这吉原后,已经遇到过多少名见世番了,数量已多到数不清。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这些见世番打扰,即使是绪方也感到有些烦不胜烦了。

“那些拉客的人都好烦啊……”阿町不悦地说道。

“嗯。”绪方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的确好烦……”

就在绪方思考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些见世番不要再来打扰他时——

“走开!都走开!”

前方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了一连串大喊。

前方的人群并不密集,再加上绪方的身高比周围的绝大部分人都高,所以绪方只往前一看,便看清了前方怎么了:

一个光头正满脸慌张地朝他这边奔来。

这光头一边大喊着“都让开”,一边将所有拦在他身前的人,以十分粗暴的手段推开,引来片片惊叫和斥骂。

绪方正想着这慌不择路的光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一道道来自这家伙身后的大喝便告知了绪方答案:

“快!快抓住他!他是小偷!”

在这名慌不择路的光头身后跟着数号人。

这数人的身上都穿着四郎兵卫会所的羽织,手中握持着木棍,一边紧追那光头不放,同时不断发出大喝,告知周围人这光头的身份,并让周围人一起协力将这小偷抓住。

——原来是小偷啊……

在心中这般暗道了一声后,绪方将视线一转,紧盯着那名正笔直朝他这个方向冲来的光头,将右手所提着的那一大盒馒头交到左手后,缓缓抬起右手,伸向腰间的大释天。

毕竟只是抓个小偷而已,所以绪方只打算使用刀背对敌,用刀背来将这小偷给拦住并打昏。

绪方刚把右手搭上大释天的刀柄,眼角的余光便突然瞅见在这名光头的身后突然窜出一道娇小的身影。

只见这道娇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窜上一旁游女屋的屋檐,然后沿着屋檐一口气跨过屋檐下的人群,超前到那光头的前方后纵身一跃。

这道娇小的身影从屋檐上跃下时,刚好精准地于那光头的身前落地、落在了绪方和这光头之间。

望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这道娇小身影,绪方因感到意外而挑了挑眉。

这人他认识。

正是于今日白天有一面之缘的有“吉原里同心”这一美誉的瓜生秀。

没想到竟然能有人通过在屋檐上行走的方式超前到他前方的光头,满面惊恐,尽管已经奋力减速,但身子还是凭着惯性继续朝前冲去。

就这样冲进了瓜生的最佳攻击范围内。

在这光头进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后,瓜生迅速抽出腰间的木刀,对准这光头的脖颈来了记横斩。

木刀精准地命中光头的脖颈,直接将光头给打倒在地。

瓜生将这光头打翻后,那几名刚才一直紧追着这名光头的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终于追了上来。

“将这家伙捆起来,押进会所。”瓜生向这几名官差下令道,“还有——搜这家伙的身,把被这家伙偷走的钱袋都翻出来。”

“是!”那几名官差齐声应和了一声后,一拥而上将这光头压制住,在用麻绳将这家伙捆起来的同时,在他身上上下摸索着。

没一会的功夫,便从这光头的身上摸出了足足3个样式不同的钱袋。

物证齐全,这光头耷拉着脑袋,脸上毫无血色,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任由身旁的这几名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押着他前往会所。

瓜生并没有跟着她的这几名同伴回会所。

而是将手中的木刀收回腰间,长出一口气,随后缓缓地转过身。

刚转过身,她便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绪方与阿町。

望着绪方二人,瓜生的脸上浮现出讶异之色。

“真巧啊。”讶异之色只在瓜生浮现了一会,便转化为了淡淡的笑意,“我们又见面了。”

“嗯。”绪方也微笑着应和道,“的确是很巧啊。”

“瞧你们这样子,你们到吉原这儿来,应该是为了办什么事吧?需要我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