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10天20点技能点 新年快乐! (2/3)

间宫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牧村也点了点头:

“嗯,的确是好了不少。”

在牧村点完头后,浅井与岛田也一前一后地附和着。

静静地听完间宫等人的这些感想后,绪方迫切地想要一面镜子。

想要靠这面镜子来看看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么地精彩……

——这也叫画功精进不少?那源一大人之前所画的是有多么糟糕啊?!

间宫似乎看出了绪方此时的所思所想,因此附在绪方的耳边,用只有自己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朝绪方说道:

“你还记得源一大人亲手绘制的‘无我二刀流秘籍’吗?源一大人以前所画的那些枕绘,就和他以前在‘无我二刀流’上所画的图画差不多。”

听到间宫这么说,绪方一愣,随后赶忙将手中的这本册子再次打开。

望着上面的那些还是能依稀看出人形的人物,绪方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画功的确是精进很多了。”

——和以前所画的那些火柴人相比的话……

绪方在心中默默地补充了这一句。

“源一大人。”岛田突然发问道,“虽然你的画功精进了不少,但我没怎么看懂你这一连串画都在讲述什么故事啊……”

“其实故事也很简单。”

源一将身子挪到负责捧着这本册子的绪方身旁。

在源一凑过来后,绪方十分配合地翻回到第一页。

“这女人名叫阿光。”

源一抬手在画上的其中一个人物一指。

“这男人名叫秀次郎,是阿光的丈夫。”

“站在秀次郎身旁的这个男人名叫任五郎。”

“大致的故事,就是秀次郎和阿光他们家长白蚁了,于是去请任五郎来家里除白蚁。”

“任五郎上门来除白蚁的时候,秀次郎刚好不在家。”

“然后任五郎看上了独自在家的阿光的美貌。”

“而阿光也看上了和她丈夫相比更英武的任五郎。”

“于是二人就……”

“停停停停!”源一的话还没讲完,牧村就满脸黑线,一副听不下的模样,“为什么是这种这么恶心的故事啊!”

“我这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的哦。”源一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前阵子到附近的城町买酒,买完酒后顺路到某间居酒屋小酌几杯时,就从居酒屋的酒客们那里听到了这个故事。”

“这是真实发生的故事啊。”

“我没有什么编故事的才能,所以就顺手将这故事拿来用了。”

“我在这册子内所画的故事,除了人名是假的之外,故事都是真的啊。”

“那这故事最后怎么样了?”脸上带着几分激动之色的岛田,用急切的口吻朝源一问道。

“我听说那个男人最后原谅了他的妻子。”

“源一大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浅井,突然伸出手指朝册子上的画一指,“你日后可以试着将女人的后脖颈画得更露一些。”

“哦?”源一挑了挑眉,“浅井你很喜欢女人的后脖颈吗?”

“嗯。”浅井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最喜欢了。”

“浅井,你的喜好可真是普通啊。”牧村随口说道。

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审美。

江户时代的男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的后脖颈是最撩人的部位。

所以那些游女、艺妓都会有意将领口开得很大,并且有意向后倾斜,让脖颈全部外露。

所以牧村刚才对浅井的那句评价并没有说错,浅井的这喜好放在这个时代还的确是相当地普通、大众。

谁知牧村的话音刚落,浅井便面露不悦地冲牧村反问道:

“牧村难道你不喜欢女人的后脖颈吗?”

牧村耸了耸肩:“相比起后脖颈白皙的女人,我更喜欢站姿好看的女人。”

“啊?什么意思?”岛田一脸茫然。

“简单来说,就是我喜欢站姿优雅的女人。”

“这算什么?”浅井皱紧了眉头,“牧村,你这喜好真是奇怪啊。”

“我这不叫喜好奇怪。”牧村道,“我这叫卓尔不群。”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浅井发出一声带着几分嘲讽之色的笑。

“其实在我眼中,浅井你这种会对女人的后脖颈情有独钟的人才叫奇怪啊。”牧村道。

“那是你不懂欣赏!”浅井没好气地说道,“喂,岛田,你应该也和我一样,觉得女人身上最迷人的部分是后脖颈吧?”

“哈?”无缘无故被扯入这话题的岛田一脸懵逼。

在浅井将岛田扯进了这个话题中后,牧村、以及绪方等人纷纷将视线集中在了岛田的身上。

见自己似乎无法逃避这种话题了,岛田在犹豫片刻后,支支吾吾着说道:

“相比起后脖颈……我还是更喜欢脸好看的女人……喂!你们怎么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原来岛田你的喜好才是最普通的啊……那——间宫,轮到你了,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为什么话题会突然扯到对女人的喜好啊……”虽然嘴上用无奈的口吻这般感慨着,但间宫还是抬起右手轻轻地捏着自己的下巴,认真思考着。

“嗯……我比较喜欢年长的女性呢。年长的女性有种稳重感,我喜欢稳重的人。”

“年长的女性?”绪方追问道,“具体要多年长的?”

“嗯……30岁以上的那种吧。”

“……间宫,你知道吗,我唯一完完整整读完的书籍,就是唐土的《三国志》。”牧村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的喜好和《三国志》里面的曹孟德一模一样呢。”

“你到底有没有认真读过《三国志》啊?”浅井没好气地说道,“曹孟德哪里是喜欢年长的女性,曹孟德是喜欢有夫之妇啊。”

这般吐槽了牧村一句后,浅井将视线转到了绪方的身上。

不仅仅是浅井将视线转到了绪方身上,在场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到了绪方身上。

即使他们什么都没说,绪方也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

“……真是麻烦啊。”绪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这般低声感慨了一声后,长叹了口气。

……

……

约莫半个时辰后——

绪方的房间内——

绪方正躺在他的床上,将左手枕在后脑勺处。默默恢复着体力。

那张被绪方充作床铺的柜子,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被间宫给修好了。

今夜原本只是一起看看源一的新的画作而已。

但话题不知为何越来越歪。

最后彻底变成了“xp系统研讨大会”……

而且这大会还开得特别久,一直开到刚才才终于结束,绪方也才终于得以回到他房价。

多亏了这大会,绪方得以知晓间宫这帮人那奇奇怪怪的xp……

这大会开到中途,间宫他们还将视线转到了绪方身上,打算让绪方也爆出他的xp。

对这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的绪方,最后只随口说了句“我喜欢身材高挑的女人”,将间宫等人糊弄了过去。

“这几张画要放哪里了……”

躺在床上的绪方,右手一抬,把刚才右手一直捏着的几幅画递到了脸前。

这几张画,是刚才的大会终于结束时,源一送给他们的礼物。

源一说这是对他们花时间来观赏他的新作的谢礼。

绪方他们每人都从源一那获得了几幅枕绘……

这毕竟是源一送给他的礼物,绪方没好意思不收,所以就将源一塞给他的这几幅枕绘带了回来。

源一塞给绪方的枕绘足有4幅。

望着手中的这4幅枕绘,绪方不由自主地露出苦笑,不知该怎么处置这4幅枕绘。

首先——他用不着这4幅枕绘。

其次——他觉得阿町应该会很不乐意看到他竟然收藏着枕绘……

——算了……之后再慢慢想怎么处理这4幅枕绘吧……现在先去阿町那……

绪方可是一直都记着他今天白天时和阿町所定的约定:今晚由他去阿町的房间。

就在绪方准备动身前往阿町的房间时,他陡然听到——门外响起了走路声。

绪方瞬间就听出来了——这是阿町的脚步声!

阿町的脚步声特别轻盈,所以非常地好认。

听着阿町的这脚步声,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

绪方望了望手中的这4幅枕绘,然后又望了望房门,焦急之色不受控制地在绪方的脸上浮现。

因为阿町的脚步声就快抵达他的门口了,所以绪方在一片焦急之中,只来得及匆匆忙忙地将这几幅枕绘放到了被子底下,然后用被子盖好。

绪方刚将这几幅枕绘藏好,门外便响起了阿町的声音:

“阿逸!你在吗?”

“嗯,我在。”绪方连忙答道,“进来吧!”

绪方的话音刚落,门后的阿町便拉开了绪方的房门。

“你怎么来了?”绪方反问道。

绪方的言外之意,就是:不是说好了今晚由我去你房间吗?

“我是来给你看这个的!看!这是我刚才抓到的独角仙!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独角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