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等级刷起来与可燃乌龙茶! (2/3)

“练习剑术吗?”岛田咧嘴笑了一下,“好!那就请绪方大人多多指教了!”

在将这柄打刀掷给岛田后,绪方一面握紧手中双刀摆好无我二刀流的起手式,一面打开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确认一下榊原一刀流和无我二刀流的经验条。

榊原一刀流等级:10段(3455/5000)

无我二刀流等级:9段(5520/8000)

榊原一刀流距离升级还有1545点经验值。

无我二刀流距离升级还有2480点经验值。

……

……

绪方和岛田毫不停歇地进行了7场剑术比试。

在第7场比试结束后,岛田匆忙申请暂时休息一下。

这7场比试,其实都不能算是比试了,应该算是“岛田被单方面挨打”才对。

虽然绪方一直都有点到为止,但手中的木刀还是难免会打中岛田的身体。

连续7次被绪方打败,身上多出那么多淤青,再怎么皮糙肉厚,也感到疼痛了,只能申请暂停、暂时休息一下、缓一下。。

见岛田申请暂停,绪方也只能同意,然后与岛田一起坐在场地边上。

闲得无聊的绪方,随口朝岛田问道:

“岛田,木下小姐说她此次外出不仅是去准备前往江户的船只,同时还顺便去见一些老客户,谈谈之后的合作。”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老客户?”

今天上午在佛堂上听到琳她说她还要顺便去见一些老客户时,绪方对琳口中的“老客户”就一直感到很好奇。

“啊,这个呀。”岛田笑了笑,“主公大人她口中的老客户,其实是指常跟我们买米的那几人啦。”

“绪方大人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葫芦屋是一家米商吧?”

绪方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之前在蝶岛和间宫他们刚重逢时,间宫就有跟绪方介绍过他们葫芦屋。

表面上看是一家靠卖米为生的米商,但实质上一直在暗中调查“不死”的组织——这句话算是对葫芦屋的最佳介绍了。

“我们平常所用的资金,都靠卖米赚来。”

“我们主公在商业上可是有着极其不俗的天赋啊。”

岛田的脸上此时浮现出几分自豪。

“米的买进与卖出——这事一直都由主公她全权负责。”

“源一大人有着极其广泛的人脉。”

“间宫前辈能打算盘、能记账。”

“主公她利用源一大人的人脉资源、间宫的记账能力来配合她的商业天赋。每年都赚得盆满钵满。”

“据跟随主公时间最长的间宫前辈所说,主公她自开创这葫芦屋以来,每年的钱财盈余都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增长。”

“多亏了主公的这商业才能,我们葫芦屋的日子一直都很富裕啊,从我加入葫芦屋到现在,就没有见过我们葫芦屋缺钱过。”

听到这,绪方猛然想起——葫芦屋似乎还真的是特别有钱。

第一次见到间宫的时候,间宫花起钱来就一直是大手大脚的状态。

在跟着琳一行人离开京都、前往尾张的时候,琳也有十分豪爽地向绪方和阿町表示过要承担二人这一路上的路费,只不过琳的这豪爽之举被绪方给婉拒了。

绪方可没有忘记他和阿町与葫芦屋之间只不过是盟友关系,所以绪方不想欠葫芦屋太多的人情,所以他与阿町从京都到尾张的这一路上的吃喝等事上的所有的花费都是绪方一个人出的。

“既然你们主公此次外出除了准备前往江户的船只之外,还要顺便去见见你们葫芦屋的老客户,那岂不是要花上很多的时间?”绪方追问道。

“应该不会。”岛田摇了摇头,“主公她要见的那几个老客户应该都是尾张这边的那几个老客户,所以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啊,间宫前辈!”

岛田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突然高呼了一声“间宫前辈”,然后朝这片空地的西北边用力地摇着手。

绪方朝西北边望去——只见间宫正提着柄木刀,自西北角朝这块空地缓步走来。

“间宫,你怎么来了?”绪方问道。

“闲得没事做,所以到这块地方练会剑。”间宫微笑道,“我可是这块空地的常客啊,有时间有心情的时候,就会来这练会剑。你们两个也是在这锻炼吗?”

“嗯。”岛田苦笑道,“我刚才一直在这里和绪方大人一起练习徒手格斗术。”

“被绪方大人打得非常惨啊。”

说罢,岛田伸出手指点了下他脸颊的那块淤青。

“被打得很惨,就说明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间宫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好好努力吧,岛田。”

间宫缓步走到空地的一角,然后摆出了标准无比的中段架势,开始练习着“素振”。

在间宫开始他自己的练习后没多久,休息得差不多的绪方和岛田二人便再次开始了他们的比试。

……

……

当天晚上——

“怎么又是大杂锅啊……”绪方扯了扯嘴角。

此时此刻,夜幕已经降临。

此时此刻,绪方和葫芦屋的所有人齐聚在寺庙内的一座不大不小的房间内。

此时此刻,绪方望着架在地板上的这口盛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的大锅,一脸黑线。

今夜风大,在这样的大风下,不方便烧东西,所以众人将今夜吃晚饭的地点转到了寺庙内的某座房间内。

绪方和岛田从早上一直对练到现在夜幕降临。

今日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吃了大杂锅。

大杂锅的味道其实并不怎么好,毕竟是将一大堆食物混在一起煮,而因为他们葫芦屋很有钱的缘故,所以他们平常所吃的食物品种也很丰富,这么多种类的食物混在一起,所以散发出来的味道相当地奇特。

今日中午的时候就吃了大杂锅,绪方没想到今天晚上还要吃大杂锅……

“没办法。主公不在家。”坐在这口大锅旁边的浅井一边将一盆豆腐倒进锅中,一边随口朝绪方说道,“我们平常的伙食都是主公负责的。在主公不在家的时候,为了省麻烦,我们一般都吃大杂锅。”

“你们都不会做饭吗?”绪方朝身前的源一、间宫、牧村、岛田、浅井5人投去询问的目光。

“我们这几人中,只有间宫会做饭。”牧村替所有人答道,“但因为某些原因,间宫他没到必要的时候,是不会亲自下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