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潜入玄学馆 (2/3)

又似乎像是正在思考着什么。

望着这名中年人,绪方的双眼微微一眯。

他注意到:这名中年人密布着老茧——这是常年用剑之人才会拥有的老茧。

绪方在心中确信——此人应该就是玄学馆的馆主稻叶重宗了。

绪方将脚下的天花板板块拉开,然后疾跃而下。

在从天花板上方疾跃而下的同时,绪方将大释天拔出。

绪方并不是随意乱跳的。

他是瞄准了方向的:瞄准了稻叶的身侧。

双足踏到榻榻米的下一瞬,绪方把大释天搭在了稻叶的脖颈上。

稻叶似乎并没有这种应对突然从天花板上跳下的忍者的经验——不过这也正常,天下承平日久,在这种和平年代,普通人究其一生都见不着几个忍者。

直到绪方都将大释天搭在了他的脖颈上后,稻叶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并将手搭在了腰间的胁差上。

因为现在正在自己的家中,所以稻叶并没有将他的打刀带在身上,而是放在了离这里有几步远距离的刀架上。

“稻叶大人。”绪方轻声道,“请不要出声,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有些问题要问问你而已。”

稻叶瞪圆了双眼,认真地打量了绪方的脸几眼。

“请问……”稻叶用小心翼翼的口吻朝绪方问道,“您是绪方一刀斋吗?”

虽然稻叶的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在问绪方,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疑问的语气掺杂在内。

稻叶曾经看过绪方一刀斋的通缉令,所以一眼认出了此人就是绪方一刀斋。

“没错。”绪方直截了当地承认了,“我就是刽子手一刀斋,我此次前来贵馆,只是来问你一个问题而已。”

绪方把他刚才从蝶音那听来的关于玄学馆弟子的事跟稻叶说了一遍。

“竟然有我们玄学馆的弟子说过这种话……?”稻叶呢喃道,“抱歉……我并不清楚……”

见没能从稻叶的口中问出些有价值的事情,几抹失望之色不受控制地在绪方的脸上浮现。

就在这时,稻叶突然面带些许激动之色、压低着音量朝绪方沉声道:

“一刀斋大人,请您……帮帮我……!”

“嗯?”

如果疑惑这种情绪是液态的话,那“疑惑”这一情绪应该已经快要从绪方脸上流下来了。

自己只不过是想来问个问题而已,怎么变成被求助的一方了?

“……发生什么事了,和我详细说说吧。”

……

……

认真地听完稻叶的求助后,绪方算是明白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大概半个月前,稻叶的妻子和女儿都被不明人士绑架了。

绑匪不要什么赎金,只有一个要求:让稻叶乖乖地听他们的指示行事。

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妻子和女儿被劫走后仍无动于衷。

稻叶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他们。

在妻女被绑走的半个月后——也就是今日,这伙不明人士才终于向稻叶下达了他们的第一个指示:

召集六大剑馆的另外五个剑馆的馆主,向众馆主提议号召所有的弟子去协助官差们捉拿绪方一刀斋。

稻叶虽不知这般做的原因是什么,但也不敢去问那帮人为什么,只能乖乖照办。

就在刚才,稻叶的这任务顺利地完成了:他的提议得到了另外五大剑馆馆主的同意。

此时此刻,六大剑馆的弟子们都走上了街头,气势汹汹地寻找着绪方一刀斋的踪影。

这么多师兄弟被杀,六大剑馆的绝大部分弟子早已是悲愤至极。

在这个时代,人们普遍受到的教育便是——荣誉是最重要的,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捍卫自己的荣誉。

馆内的师兄弟们被杀——这种行为等同于对他们剑馆的挑衅,等同于对剑馆内其余人的挑衅。

六大剑馆绝大部分的弟子都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没有几个人忍受得了这种挑衅。

所以在这号召发起后,六大剑馆的弟子们可谓是群集响应。

一个个都带上了各自的刀、走上街头,协助着官差和赏金猎人们寻找绪方的身影。

“……也就是说。”绪方苦笑了下,“我现在在京都的敌人除了官差、赏金猎人之外,又多了六大剑馆的弟子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