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武士的剑术与忍者的柔术 中 (2/3)

“不知火流柔术……”跳到青太郎的攻击范围之外的绪方,一脸凝重地看着身前的青太郎。

“哦?”青太郎一脸意外地挑了挑眉,“你竟然能够认出来这是不知火流的柔术?不错嘛,你难道有不知火里出身的忍者朋友吗?”

“算是吧。”

青太郎握着手中的胁差,舞出了一个刀花:“虽然直到我逃离不知火里为止,我都只是一名中忍,但论近战能力,我可是并不输给里内的一些上忍的。”

“因为——我自创了一套由不知火流的刺杀术与不知火流的柔术相结合的格斗术。”

“在不懂得我们不知火流的柔术的情况下,我的这独门格斗术可没有这么好破解!”

说罢,青太郎便再次挥刀朝绪方扑来。

“啧……”望着再次朝他扑来的青太郎,绪方的嘴一撇,“你这家伙远比宗太郎要难对付啊……”

刚才简单的一轮交手,绪方便看出来了青太郎和宗太郎在近战方面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在这般嘟囔了一声后,绪方的目光忍不住投向头顶的天花板。

心神不受控制地飘到了正不断响起什么东西被劈烂、砍碎的声音的3楼。

相比起和身前的青太郎分胜负,绪方现在更想快点赶到3楼,去支援现在不知战况如何的阿町。

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绪方用左手拔出了腰间的胁差,手持双刀向身前正朝他扑来的青太郎迎去。

绪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剑术和徒手格斗术相结合而成的格斗术。

对付这种敌人的经验不足,令绪方不敢用太过激进的打法。

而青太郎似乎也看出了绪方现在很着急的样子,于是抱着“恶心绪方、令绪方更加焦躁,好拖到绪方出破绽”的想法,故意跟绪方缠斗着,拖延着时间。

通过语言、动作等手段,来搅乱敌人的心态,令敌人越发焦躁、无法保持平常心,好以此干扰敌人的战斗力——这种“心理战术”也算是在战斗中常见的对敌手段了。

明确意识到青太郎正在有意拖他的时间后,绪方冷哼一声,双刀一挥,强迫青太郎退开,然后自己也后退数步,拉开自己与青太郎之间的距离。

“你的目光一直在看楼上呢。”青太郎瞟了一眼头顶的天花板,“看来——你相当在意楼上的动静呢。”

青太郎用带着淡淡的嘲讽的口吻,冲绪方接着说道。

“我劝你最好不要太过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