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三夫当关! (2/3)

这种以一敌多的战斗,绪方也是打多了。

都打出经验了。

对于这种以一对多的战斗,绪方总结出了不少宝贵的经验。

其中一条便是——能不接别人的刀,就别接别人的刀。

硬接他人的刀,不仅会给手中的刀带来极大的损害,还会大幅影响到自己的体力,不利于自己的持久作战。

脚步一错,使用垫步躲开这名士兵的攻击后,绪方立起手中的打刀,瞄准这名士兵的喉咙,不带任何犹豫朝其刺去。

熟悉的利刃穿透血肉、刺到骨头的手感,顺着刀柄传到手掌。

还没来得及将刀收回,一名位于绪方身侧的士兵便一边呼号着,一边高高举起手中的刀朝绪方刺来。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这名士兵的所在以及他所发出的这道攻击后,绪方不带任何犹豫松开手中的刀柄,直接放弃这柄来不及拔出的刀。

身子一矮,躲开了这名士兵的刺击,然后顺手拔出了刚好插在他脚边的胁差,使出全力,对准这名士兵的腹部使出了一记鸟刺。

一阵剧烈的反震力震得绪方的双手手掌微微有些发麻。

在使出全力、付出了手中的胁差刀尖直接断掉的代价,总算是成功刺穿这名士兵的甲胄,刺入他的腹部。

只可惜——因为有铠甲的防护,虽然成功刺入了他的腹部,但还是刺不深。

没能给予这名士兵致命伤,绪方再次毫不犹豫地弃刀,拔出插在旁边墙壁上的打刀,一记“水落”砍中这名士兵的面部,给其补了一刀。

活动了下因刚才的反震力而仍在微微发麻的双手十指后,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对付这种穿铠甲的敌人,果然还是要少砍他们有铠甲保护的地方啊……

在绪方已经开了杀戒时,间宫和牧村二人也没有落后绪方太多。

一记横斩,将身前的一名士兵的喉咙给斩断后,牧村手中的打刀余势不减,重重地砍在旁边的墙壁上。

“啧……”

牧村一边甩了甩手中的打刀,一边嘟囔着:“打刀真是用不惯啊……”

牧村擅用大太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