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 残酷的不知火里 上 (2/3)

说罢,近之助不带任何迟疑地退出了房间并拉上了纸拉门。

偌大的房内,仅剩绪方、阿町二人。

绪方环顾了下四周。

因为这房间原本是近之助的独子的房间,因此不论是面积还是豪华程度,都称得上是出众。

各种家具一应俱全,还有一扇屏风放置在角落充作装饰。

这座房间内还有一扇窗户。

一股股若有若无的哀嚎声正不断地通过这扇大开着的窗户传入房内。

绪方缓步走到窗边,循着这一声接一声的哀嚎望去。

这一声接一声哀嚎的发出者,正是此时已被村民们捆在一根木柱上的宗太郎。

丰和村的村医乐平仅仅只是将宗太郎的断臂伤口处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等于等到宗太郎的治疗结束后的村民们,立即迫不及待地将宗太郎紧紧地捆在一根特地为他准备的木柱上,然后疯狂地用棍子或拳头对其进行围殴。

宗太郎等人一直向他们进行所谓的“借米”,还绑走了他们村子的4名青年,其中一名青年已惨遭他们的毒害,另外的3名青年若不是今日被绪方给救出,否则日后恐怕也会是凶多吉少。

丰和村虽然用木墙进行了自我封闭,但是平日里偶尔也会派出一些年轻人外出采摘野菜,借此来缓和下墙内的粮食压力。

这4名青年便是在外出采摘野菜时,不慎被宗太郎他们所抓到,导致丰和村的村民自此之后连木墙都不敢出、让村民们连野菜都没能再吃上。

总而言之——宗太郎这帮人对丰和村的村民们犯下了数不清的罪。

丰和村的村民们没有一个是不恨宗太郎这帮人。

这个平日里嚣张至极、不可一世的家伙现在落入了他们的手中——他们自然是要好好地“招待”这家伙。

这一年来,木墙内的所有人都过得相当压抑。

现在有了宗太郎这个发泄压力的渠道,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跑来“热情招呼”着宗太郎。

直到现在,都已经被打成猪头的宗太郎仍旧在承受着村民们的“热情款待”。

近之助的宅邸距离那根正捆着宗太郎的木柱有些距离,即使如此,绪方仍能听到宗太郎的惨叫——可以想象村民们到底有多么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