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 (1/3)

大灾祸帝 一页山川 1385万 2021-05-14

快要到家门口时,丁历放慢了脚步,右手放在胸口,边走边做摇头装,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哎,心痛啊,父亲大人又输了。都说虎子无犬父。想我英明神武...“

“历儿,休得胡说“。站在门口的白衣男子打断了丁历,随后看了丁历一眼,咳嗽了几声。

丁历顿时大窘,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穿衣服,连忙用手遮住了该遮的地方,幸好,此时一身自己平时穿的衣服被从屋子里扔了出来。

“还不向你徐叔叔问好”屋子里传来了丁山充满威严的声言。可是这声音,怎么听都有些底气不足。丁山当然听到了儿子的话,不过毕竟是自己输了,只能装作没听见,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丁历手忙脚乱地穿好了衣服,然后一路小跑到白衣男子面前,双手作揖,低头道:“侄儿恭喜徐叔叔今日比武得胜.”和对父亲的态度截然不同,丁历对眼前的白衣男子十分恭敬。

徐邦看着眼前恭恭敬敬的丁历,百感交集,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抬抬手,道:“进屋吧。”

虽然是自己家,丁历还是走在了徐叔的后面。毕竟,在丁历的认知里,这是唯一比父亲还强的人。

屋子并不小,足足有十丈见方。只是陈设确很简单:正中间一张方桌四条长凳,看起来,都很老旧,后面靠墙一张供桌,十分精致,通体雪白,是用一整块巨型灵石打磨成的。供桌上,一幅女子画像悬空而立。画像上的女子,容貌秀丽,虽没有颠倒众生的美貌,确让人不禁生出一种亲近之感。东边靠墙有一张简陋的石床,修士通常是不需要睡觉的,不过丁历毕竟才灵泉三重天,还需要睡觉,这张床就是他的。

徐邦入座,丁历站在丁山身后,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徐邦。徐叔叔和他们不一样,是神罗人。神罗人和他们夏族人外貌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别,只是修炼的方法不同而已。

神罗世界的修士,都是以灵石化作灵气,经过特定的功法引入体内,凝聚成核,凭借灵核吸收天地灵气。至于后面,丁历就不清楚了,而夏族人则是自身体内开辟灵泉,吸收灵气。不过丁历还是喜欢观察徐叔,毕竟这是他唯一熟悉的神罗修士。徐邦对于丁历这种并不礼貌的审视并不介意,对此他早已熟悉。

最先开口的还是丁山:“历儿,刚刚观摩为父和徐兄一战,可有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