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调虎离山 (1/3)

将军在上 橘花散里 7238万 2021-05-09

当年,皇太后掌控后宫,为了贤良淑德的面子,对外称瑜贵妃自愿殉死,至于换用“牵机”毒药,就连亲儿子都未告知。皇上处置孙小将军也是秉公执法,并未放在心上。长乐公主胡乱在雪天跑出,忧虑过度去世,他虽叹息了两声,却不认为是自己的错。更何况,他和弟弟从小备受父亲冷落,对父亲疼爱的祈王和长乐公主,并没有半点好感,不过是心胸宽广,维持圣君名声,尽量以直报怨罢了。

当前尘往事被扯出,不知道的隐情被透露。他暗觉不妙,立即派遣御史与暗探,往江北彻查此事,传祈王进宫面圣。

天大的坏事都是黄鼠狼的事。

夏玉瑾报完信,将责任统统推卸,不再越俎代庖,他只担心叶昭对柳姑娘情深意重,对北方战线放不下,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便溜回南平郡王府。胸中准备了千百句好话,准备好好安抚她烦躁的情绪。

未料,叶昭正安静地坐在池塘边钓鱼。落叶轻飘,肥鱼跳跃,鱼钩远远抛出,在水中激起涟漪。云淡风轻,仿佛什么大事都没发生过。

衬得夏玉瑾的急躁反像淡吃萝卜闲操心的傻瓜。他绕着叶昭转了两圈,见对方不理睬自己,终于大刺刺地坐在旁边,明知故问:“在做什么?”

叶昭答:“静心。”

“哦,”夏玉瑾蹲在旁边拔草叶,见对方又没反应了,主动再问,“你不急?”

叶昭的眼睛像鹰一般盯着湖面:“急也没用了。”

夏玉瑾思来想去,不明白。

叶昭回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柔和了许多,解释道:“事发至今拖延过久,最佳救援时机已经错过。根据哑奴送来的情报,表妹落入敌手,敌人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如果她想不开……已经想不开了。若她想得开,曲意顺从,凭她的手腕和美貌,断不会轻易出事,如今没有动静,大概是隐藏在东夏王身边,候机而动。”

夏玉瑾若有所思,再问:“你不担心?”

叶昭迟疑片刻,缓缓反问:“担心何用?事到如今,我是冲入东夏王宫救人?还是率军攻打东夏?如今我卸甲削职,不宜离京之事暂且搁下,敌暗我明,情况未明也暂且两说。倘若打草惊蛇,让东夏王察觉柳惜音身份,或劫持为质,或痛下杀手,如何是好?”

夏玉瑾强调:“你真什么都不做?”

叶昭转回头去,看着鱼竿:“我叶昭不打无准备之战。”

夏玉瑾还想追问怎么准备,忽然将话忍在嘴边,憋了回去。

叶昭同样沉默不语。叶家常年驻守漠北,军心拥戴,叶昭多年征战,追随者众多,就算将绝大部分军权交出,在局势未明前,怎会不留半点私人势力以防不测?如今她偷偷派了心腹探子去东夏暗查,等消息确认,布置妥当后,再出击救人。

这些事情不能在明面上告诉夏玉瑾。无关信任深浅与否,而是夏玉瑾为夏家的子孙,他有维护大秦江山,效忠皇帝的绝对义务。若知情不报,便是对皇上的不忠,若知情上报,是对媳妇的不义,夹在中间两相为难。

夏玉瑾自己也清楚,有些东西还是装糊涂好。

两夫妻默默地钓鱼,各打算盘。这一钓,就钓到了傍晚,灿烂的晚霞在空中投下片片光鳞,波光里闪烁着艳丽的错影。鱼线轻动,钓竿轻起,第八条肥鱼上钩了。叶昭对着贪吃笨鱼看了半晌,取下鱼钩,丢回水中,嘀咕:“先养着,慢慢吃。”

夏玉瑾从瞌睡中醒来,揉揉眼,爬起身,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揉着肚子道:“饿了。”

饥肠辘辘的丫鬟们如蒙大赦,赶紧围绕过来,争着要去布膳。

忽然,秋华急冲冲地从花园拱门处爬来,嚷嚷道:“将军,不好了!”

叶昭翻身跳起,皱眉:“学了那么久,还学不好规矩,还能有什么更不好的事情值得大惊小怪?”

夏玉瑾附和:“就是就是!”

秋华结结巴巴道:“是……是舅老爷来了……”

“舅老爷?”叶昭错愕,“哪个舅老爷?”

秋华跺脚道:“还能有哪个舅老爷?自然是柳大将军,大舅老爷!”

叶昭窒了一下,脸上难得片刻错乱。

夏玉瑾附耳道:“该不是柳姑娘失踪,来兴师问罪的吧?”

叶昭想起表妹的遭遇和舅舅的爆脾气,心里阵阵发虚,但很快冷静下来,整整衣衫,大步流星向花厅走去。

夏玉瑾蹦跶着跟上,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满怀同情地说:“要给你准备棒疮药吗?”

叶昭瞪了他一眼,并不言语。

柳将军正坐在花厅,在秋水的陪伴下,兴致勃勃地欣赏墙上名家书画:“这草虫儿画得挺像,那山水却像团墨,什么狗屁大家?!让老子拿个砚台倒两下,也能画出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秋水同仇敌忾:“将军也是这样说的,可是郡王爷不依。”

柳将军摇头晃脑:“什么眼光?这玩意不能吃不能喝,擦**都嫌硬。”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夏玉瑾感慨万千。

叶昭重重地咳了声。

柳将军看见叶昭,眉开眼笑,迎上来道:“贤侄——”

夏玉瑾重重地咳了声。

“贤侄女啊,”柳将军硬生生改口,先瞧瞧貌美如花的外侄女婿,再瞧瞧英俊洒脱的外侄女,万般感触在心头,无从宣泄。他比比叶昭和自己差不多的个头,叹息,“当年见你的时候,才八岁,还没我心口高,比野小子还野小子,给叶亲家拿棒子追着满院子跑,哪有半分女人样子?后来听说你有大出息,舅舅心里也是宽慰的,怎想到,唉……怎么就少个把呢?”他痛心疾首,抬眼见夏玉瑾脸色很差,赶紧换了口风,夸道,“这是外侄女婿吧?长得可真俊,细皮嫩肉的,不同寻常,比漠北那些粗爷们强多了,也亏得他能忍你这破脾气,不容易啊。”

夏玉瑾艰难笑道:“是啊,不容易。”

柳将军察觉对方不高兴,继续打哈哈:“我给你们小两口带了些礼物。”随从附上礼单,叶昭接过看了眼,除了把苗西弯刀是给自己的外,尽是嘉兴关附近的哈贴贴大森林里产的上等保暖皮子,还有两棵百年人参,一盒子珍珠,可见舅母是知道她夫君体弱畏寒,尽了心的。

叶昭命人将礼物收起,亲自奉茶。

柳将军喝着茶,越发感慨,努力找着词儿赞美:“真没想到,外侄子……侄女成亲后,越发有了……”他看了半晌,实在找不出词来形容,无奈摇头安慰,“你应该学舅母那样,以后别穿男装,脸黑就多擦点粉,身段差就把衣服做漂亮点,多绣点花,再穿个什么纱裙子,插几根金簪,好歹不要丢你相公面子,寒碜人啊。”他拍拍夏玉瑾肩膀,尽可能做出很有爷们义气的样子,对叶昭痛骂,“那么好的相公,要珍惜。”

夏玉瑾给那蒲扇大的巴掌拍得肩膀一沉,险些跌倒,他看着那张忠厚老实的面孔,再想起那封教唆他媳妇和离还要痛揍自己的私信,脸上皮笑肉不笑,暗自腹诽。

叶昭统统应下,小心问:“舅父可是为九表妹之事来?”

柳将军闻言大喜:“你可是给她找到亲事了?对方是什么门第?什么时候出阁?”

叶昭和夏玉瑾都愣了,两人面面相窥,齐声问:“你为何回京?”

柳将军红光满面:“自然是奉旨回京。”他看了眼叶昭,觉得得意过头,不好意思地搓着手道,“外侄女啊,你毕竟是个女人家,皇上撤你职也是苦心一片。为此他特意将我调来,接任你上京军营的事务,都是自家人,横竖肥水不外流。你舅母他们在打包行李,变卖田产店铺,晚点也会过来,大家在一起也挺好的。”

叶昭更傻了:“这是什么任命?怎么我不知道?”

柳将军在嘉兴关镇守多年,喝大漠尘沙,战战栗栗守着大秦与东夏边境,如今年事已高,扛大刀有些腰酸,早就想调回上京。更何况天下兵马大将军是武将最高荣耀职位,被自家外侄女占着,虽然可以理解,但同为武将,心里始终有几分说不清的滋味。所以收到宫中派人传来的任命,欢喜得连威严神色都护不住,乐呵呵地和大家喝了送别酒,匆匆忙忙就赴京了。

他自知战功不如叶昭,看见外侄女有些惭愧,便岔开话题道:“九姑娘呢?”

叶昭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自知不能逃脱罪责,偷偷看了眼夏玉瑾,夏玉瑾迅速挪开视线,颇有“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气势。叶昭无奈,硬着头皮,将柳惜音的遭遇和处境都说了,只隐瞒了表妹勾引夏玉瑾想做妾的事情。

柳将军听得目瞪口呆。叶昭低头,不敢多言。

夏玉瑾看看左边,看看右边,摸摸下巴,试图调解:“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

话音未落,柳将军重重一拳揍去叶昭脸上,骂道:“该死的小兔崽子!**的!九姑娘就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叶昭偏偏头,硬接了这记拳头,脸上红肿一片。正欲开口求舅舅息怒,却见舅舅早已气急败坏,收拳顺势抽出腰间佩刀,凶神恶煞地砍来,赶紧撒丫子跑路。

“喂——”夏玉瑾站在旁边,险险避过刀风,缩缩脖子,往眉娘身后退了两步,觉得不对,又将瑟瑟发抖的骨骰拉去顶在最前头,然后挺着胸膛,扯着嗓子喊,“有话好好说,媳妇啊,小心花盆里的素冠荷鼎啊,别让你舅砍了,打架去花园啊——”

柳将军气得眼都红了,勇猛无双,手上大刀舞得虎虎生威,开碑裂石之势。叶昭灵巧,运起轻功像猴子似地上蹿下跳,把他引着往素冠荷鼎相反方向的外花园去了。两个人你追我逐,所过处,残花败柳无数,丫鬟小厮探头张望,有这两个月武功学得不错的,还能点评一番。

夏玉瑾追出回廊张望。

萱儿见危险过去,跟出来弱弱问:“柳将军怕是忘了夫人是女人吧?咋打脸啊?”

眉娘也凑过来,慌乱问:“郡王爷,怎么办?”

“怎么办?”夏玉瑾呆呆地看了半晌舅爷刀光,媳妇乱蹿,迟疑道,“吩咐厨房晚些开饭,先给爷搬个春凳,再来两盘点心和瓜子填肚子吧……”

待夏玉瑾和侍妾们消灭完两盘点心后,柳将军毕竟年迈,提着沉甸甸的大刀,舞久了有些疲软,又兼叶昭不敢还手,一直赔礼道歉,也知道惜音出事主要责任不在她,终于气呼呼地停下手,把那头还蹲在树上讨饶的小兔崽子叫下来,问她如何处置。叶昭附耳说了几句,柳将军想了许久,尚不满意,又遣身边亲卫,要传书回嘉兴关关系很好的将领们,寻求帮助。

夏玉瑾开了坛好酒,总算将两人视线转移回自己身上,他见柳将军的大刀已经收起来,便慢悠悠地走过去,拉拉叶昭袖子,讨好地对舅老爷说:“事已至此,急也来不及,大家想救柳姑娘的心是一样的,不如坐下来好好商议,从长计议。”

柳将军对这个遭逢不幸,孤苦伶仃,却才貌双全,深明大义的侄女是从心底当亲闺女疼,想到她生死不知,遭遇难测,心疼得眼都红了,他恨恨地瞪了“移情别恋”的叶昭一眼,再次想起她是女子,愣了愣,满腹愤怒无从发作,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给外侄女婿面子,颓然入席了。

席间,叶昭回味刚刚的对话,觉得不安,小心翼翼地求证:“大舅父,真是皇上召你入京的?”

柳将军喝了好几口闷酒,一边挂念侄女,一边摇手道:“宫里派人来传的旨,还能有假?”

夏玉瑾很茫然:“是不是我们太久没出门,所以没听说?”

叶昭脸色阴沉不定,她想了许久,摇头:“我虽卸下上京军事,可是上京军里不是没有我的兄弟。胡青,秋老虎,黄副将,马参将他们都还在,都是过命交情。圣上曾明言由田将军接替我的职务,那是为征战多年的老将军,又在上京军营呆了五六年,资历足以服众,上任后工作也很出色,从未犯错。若是要由大舅父来接替田将军的职务,实在说不过去。就算真的下了这样旨意,隔了那么多日,军中那群家伙也应来知会我一声……”

柳将军怒了:“什么混账话?天子也是你们可以怀疑的?”

夏玉瑾迟疑片刻,问:“敢问传旨公公什么模样?”

柳将军想了半天,挠着脑袋道:“公公不都是没胡子,白净脸皮,尖嗓子吗?我哪认得?边关重将,只认圣旨,玉轴七色锦绫圣旨,上面斗大的红色御印,哪能有假?他还派了个监军来嘉陵军中,武艺不错,酒量更好,说话讨人欢喜得很。我进宫的时候太晚了,说圣上去服侍太后,无要紧事暂时不见大臣,所以就先来你家了。”

叶昭只问:“可否将圣旨拿来一观?”

柳将军见两人神色谨慎,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便将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圣旨取出,递给外侄女。

有爵位的人家,哪家哪户没有几张圣旨?夏玉瑾去将自家以前接过的圣旨取来,与柳将军收到的圣旨细细对比。大秦圣旨是选用上好蚕丝,用特殊染色,特殊工艺织成的锦绫,颜色越丰富,圣旨等级越高。除祥云瑞鹤外,两端还有翻飞的银色巨龙,隐入锦绫纹饰中,多重防伪,绝不外传,制作精湛无双,每张制作好的圣旨都存档封库,严加看守,所以建国以来,有过假传圣旨的,伪造手谕的,却没有伪造圣旨的。

叶昭手持两份一模一样的圣旨,看了又看,看得眼都花了,实在看不出破绽,朝夏玉瑾轻轻摇了摇头。

柳将军挺直胸膛道:“我就说不会有假嘛,疑心病重!小心给皇上知道了,怪罪你们。”

夏玉瑾顺手从媳妇手中接过圣旨,在灯下翻来覆去细看。

“尽胡闹。”柳将军继续喝闷酒,想念乖侄女。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就连叶昭都开始放下疑心,觉得是圣上心血来潮,想要暗换势力。

夏玉瑾忽然脸色变了。他急忙将柳将军的圣旨放到大家眼前,指着左边银色巨龙的一块鳞片道:“看这里。”

叶昭和柳将军一起凑近看。

夏玉瑾问:“看出了吗?”叶昭摇摇头,柳将军也摇头。

夏玉瑾赶紧将圣旨掉了个头,再次指着那块细小鳞片道:“看!”

若有若无几条暗线,纵横交错,勾出一个几近看不见的”李”字。

叶昭脸色也变了。柳将军虽不明白,也觉不妙:“怎么?出什么事了?”

夏玉瑾收起嬉皮笑脸:“圣旨有假。”

叶昭不由分说,果断道:“调虎离山,嘉兴关凶多吉少……”

柳将军愣住了:“不会吧,就这么几条织错的线,大概是织工疏忽……”

屋外一片嘈杂,宫里太监急匆匆拦开要传话的众人,小跑步直闯内厅,黑着脸对柳将军道:“圣上传柳将军火速觐见。”

嘉兴关,城墙,烽火台,将士早已安歇,只剩巡逻的士兵细微的步伐声和刀具碰撞声和草丛里的蟋蟀叫混合在一起,风沙阵阵,吹得脸上刺痛,冻出道道细小伤痕。

何有利今年四十二,当了十八年的兵,无功无过,是守城小队长,上官说过半年就让他授田还乡,前阵子收到老妻托人寄来的家书,家里多养了两口猪,大儿子貌似也有十八了吧?可怜从小到大没见过几次爹。他吸口初冬带寒气的空气,提起精神,抄起巴掌狠狠抽了下旁边昏昏欲睡的新兵蛋子,骂道:“小鬼头,柳将军说过东夏蠢蠢欲动,把招子放亮,看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