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闺房之乐 (1/3)

将军在上 橘花散里 5201万 2021-05-09

从前有个傻子,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下去了。

“娶哪个女人不是一样过日子?再大的笑话笑个几年就该腻了吧?”夏玉瑾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好歹别人家媳妇没那么不善妒,没那么听话,也不能帮忙打架抓杀人犯,更没那么长的腿……”他想到这里,咽了一下口水,自从那天偷听完叶昭的话,就有些心软,觉得她算是个上得厅房,打得流氓的媳妇,和离书的事就不太愿意去想了,等发现媳妇的身材更可取后,就更不愿意去想了。盘算着顶多把东西丢在自己房里,等对方太过分的时候再拿出来威胁一下,也算是把尚方宝剑。

更重要的是,叶昭是难得的女英雄,身居朝堂高位,却品行皆优,让人身不能至心神向往,不少女人对她崇拜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有传闻说青楼名妓们私下立了规矩,谁接待南平郡王,让将军不痛快,谁就别在这个行当混下去。再加上和家里妾室闹别扭,让他素了好长一段时间,不但憋得难受,还让著名纨绔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既然决定不和离了,和媳妇圆房是天经地义的事。

夏玉瑾琢磨着媳妇酒醉后表现轻浮,也比较好说话,他自己酒醉后容易起色心,等两个人天雷勾动地火,顺理成章爬到床上后,一个是雏,一个是老手,怎么算都是自己占优,铁定能压翻了她!

他是容易喜形于色的人,想到什么都挂在脸上。

杨氏心思灵活,听闻郡王今夜要和将军把酒言欢,还要遣开周围的人,顿时猜到一二。当下大喜,断定是南阁寺的菩萨灵验,让她心想事成,保住富贵,将军和郡王都做老爷,她可长长远远地在主母位置上待下去,不用换人,要知道叶昭默许她在一定范围内存私房钱,而宣武侯和南平郡王两个爵位带来的收入,再加上安王的富贵和安太妃的偏心,随便刮刮油水都不少呢。

眉娘断定是灵山寺的宝签灵验,将军回来后,顺手赏了她一条珍珠链,上面颗颗珍珠都有指头那么大,光泽圆润,价值不菲,可见心情极好,表示两人关系有进展,只要将军不和离,她在内比千金小姐还娇贵,在外仗势欺人的生活算是保住了,就算老了后,以将军那么护短的性子,也不会不管她的。以后和那些被主母压迫得苦哈哈的妾室通房们狭路相逢,可以继续显摆,让她们嫉妒得眼红。

萱儿则是看见杨氏和眉娘在欢天喜地,琢磨半晌,也懂得了其中真相,想着以后可以继续照料家里,也开心得要命,赶紧回房里将太上老君像再狠狠拜了三回,感谢庇佑。并期望以后的生活越来越好。

叶昭在军营忙碌,说略晚些回来,不在家用饭,让郡王先吃,然后等她。

杨氏安排内务,夏玉瑾发现餐桌上是火爆腰子、韭菜鸡蛋炒海虾、炖鹌鹑、炸肾球、红烧乳鸽等壮阳菜式,过了不多时,眉娘遣人送来瓶鹿鞭酒,说正是适合春天喝的饮品,而萱儿的丫鬟则送来了一碗十全大补汤,说是孝顺的心意,让郡王补补身子。言下之意都是,你要让将军满意啊。

夏玉瑾很悲愤,悄悄问骨骰:“我平时表现有那么差吗?”

骨骰想了想,婉转道:“不是你差,是将军看起来太强啊,她战场打仗勇猛无敌,换个地方打仗怕是也勇猛无敌啊,郡王,你要提高十二分精神,不可轻敌……”

夏玉瑾想想也有道理,轻敌说不准就要丢脸丢大了,赶紧下筷,把这些平时不太爱吃的菜吃得一干二净,又喝了三杯鹿鞭酒,心里很是妥帖。

然后他让人准备了八十多样下酒的小果子,还有两坛子刚开封的杏花酒,统统送去东院。东院正屋倚水而建,东西摆在正屋旁的水榭里,正好赏花赏月,旁边还有棵高大的榕树,垂下长须落入水中,映着满湖月色,甚是迷人。

“觉得还差什么?”夏玉瑾满意地问。

骨骰盘算后,谨慎问:“让人在水榭挂上纱帘,点些檀香?对那个很有帮助……”

夏玉瑾摸着下巴,不停点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他层层思虑,又担心自己摆不平将军丢大脸,叮嘱所有人到时都滚出东院二十丈外,听见什么声音都不准进来,只留了个哑仆烧水用。

万事俱备,只欠媳妇。

他觉得大男人等媳妇回来办事不像话,干脆出门闲逛,吩咐下人们等将军回来就叫他,下人们对郡王和将军晚上会做的事情好奇极了,应得干脆,奈何有封口禁令,只敢两三好友偷偷议论两句,猜测郡王究竟要用什么手段征服彪悍堪比男人中翘楚的将军,然后一个个心痒得想挠墙。

叶昭在军营里口述,让胡青给柳将军写信布置边防事务时,嘴角一直挂着笑意。虽说她在办事上,不会因私误公,奈何积威过深,大家都害怕她那张随时想杀人的黑脸,如今见她情绪甚好,雨过天晴,集体松了口气,聪明的也隐约猜到了什么。都在心里默默向有牺牲精神的南平郡王道谢。决定以后少嘲笑几句,毕竟对上活阎王很不容易,男人都会互相理解,死道友好过死贫道,他收了将军,将军就不用祸害别人了,那是天大的善举。

于是,大家很尽力地给夏玉瑾说好话,因为不把将军当女人看,随便惯了,话题荤素不忌。

胡青那吃打不吃记性的家伙,继续嘲弄:“你那男人的身子骨经得起你折腾吗?手脚轻点,别三下两下给弄断了骨头。听说孟兴德那里有上好的助兴药,摆不平的话来找我,我给你骗两颗去。”

叶昭对荤话很习惯,并不会羞涩扭捏,只觉得说得不像样,顺手给他脑袋一下。

胡青被打惯了,丝毫不恼,继续道:“上次去画舫,无意听人提起,说你家男人最喜欢对方主动,不过也是,大部分男人都喜欢主动的女人。”

叶昭满脸不信的表情。

“不信?”胡青笑了两声,再道,“你想想我们以前聊的荤话,秋老虎和吴参将那么猛的汉子,床上就是喜欢给女人压,就连刘校尉那么瘦弱的家伙,也是喜欢生猛主动的美人,再不信你去青楼打听一下,看看哪种床上功夫最受欢迎。各位兄弟,你们说是吗?”

男人们思及自身,附和着点头:“也是,就算不喜欢,至少不讨厌,比呆板无趣强多了。”

是这样吗?叶昭若有所思。

夏玉瑾欢快地在外头溜达着,连那些损友和迂腐文人对他的嘲弄都充耳不闻,心心念念地琢磨着,今天晚上究竟该怎么办?

首先要劝她一起喝两杯小酒,等腹中有点热热的,脑子没那么清醒时,先将一杯酒洒在她裙子上,他就带她回房,一边道歉一边过去擦拭,擦着擦着手就可以往大腿里伸,好好摸上几把,越摸越爽,越摸越热,慢慢把裙子往上撩,最后宽衣解带,推倒成就好事。就算他媳妇长得不怎么貌美,可是有好身材就成,那腰那腿,他看一眼就能兴奋了,何况还有后背式啊!只要让她明白了上下关系,将来的日子就更……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夏玉瑾春情洋溢地直搓手,旁边认识他的狗友好奇问:“郡王爷,你待会要去逛窑子?”

“狗嘴吐不出象牙!”夏玉瑾狠狠地“呸”了他几口,“爷待会回家去。”

狗友恍然大悟:“郡王爷,你从良了啊?”

夏玉瑾:“滚!”

大约晃荡了一个多时辰,吃了不少花生,蟋蟀急冲冲地来找他:“爷,回去吧。”

“好!”夏玉瑾跳起,在狐朋狗友狐疑的目光下,狗急地蹿上轿子,镇定地指挥,“慢慢回去,不要急。”

南平郡王府,东院,一轮明月,月光倾泻到水面上,波光粼粼,点点金星,凉风吹过树梢,树叶在沙沙摇晃,淡淡的檀香味在水榭中流转,向四面扩散,美酒开了坛,似乎已喝下两杯,可是不见叶昭人影。

“人呢?”夏玉瑾遣退左右,四处寻找。

“这里!”叶昭在榕树顶冒出头,提着酒壶,朝他挥挥手,“上来吗?”

夏玉瑾比划一下树干的高度和自己的气力,果断道:“滚!”

叶昭体贴地抛下条绳梯:“风景好。”

夏玉瑾对她终于懂得不用轻功来夫君面前炫耀,大感欣慰,很给面子地手脚并用爬了上去。树梢处,拼着两块木板,上面放着两个酒杯,一壶美酒和几个小碟,树下望去,是上京十里长街,点着盏盏灯火,街道上游人如织,盛世繁华,和往常在街上走着时,看到的美丽截然不同。

“冷吗?”风稍微有点大,吹得凉凉的,叶昭又很体贴地给他递了件披风。

“不冷。”夏玉瑾想了想,还是自知之明地穿上披风,与她并肩坐下,扭头看去,见叶昭放下了长发,松松散散地挽着,掩下那双剑眉,在夜色朦胧下,皮肤也没那黑,似乎比平日多了些柔媚。她穿着件宽松素净的白色中衣,宽袍大袖,颇为飘逸,再往下是……

干!她为什么穿的是裤子!

裤子要怎么撩?!怎么摸?!

夏玉瑾悲愤了,他开始琢磨泼杯酒,然后以擦拭的名义,抱着媳妇把裤子往下扒了摸的情景到底算不算猥琐?

最后得出结论:这媳妇也太不识情识趣了!

旁边,叶昭也在琢磨中。今天在军营里,兄弟们出谋划策,以亲身经验来传授她种种御夫之术。其中有个姓海的都尉,他的妻子当年是漠北具平镇里最红的花魁,在他还是普普通通的穷大兵时,慧眼如珠,认定他绝非池中物,并为他浴血死战,保护漠北的恩义所感动,自赎嫁他为妻,为他操持家务,照料家里,还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当时战士的性命朝不保夕,寻常女子都不愿嫁与为妻,海都尉是很感恩的人,飞黄腾达后不忘糟糠,请封让她做了五品诰命夫人,夫妻感情恩爱,传为佳话。

海都尉又是最早跟着叶昭打仗的兄弟,对她的实力心悦诚服,更是出生入死,换过命的交情。所以他知道叶昭难处后,也不顾忌,立刻拍着胸脯请命,把媳妇从家里偷偷请来,与将军携手步入内室,把让所有男人**,从此不看其他女人第二眼的功夫统统倾囊相授。

海夫人得令,教得很尽心。叶昭学得很专心,何况武学之道,一通百通,只要和肢体相关的功夫技能,叶昭都是天才。她身体柔韧性极高,各方面力量极强,一点就通,一脚就懂,能举一反三,更重要的是她不怕羞!喜得海夫人连连夸赞,回想起当年在翠红楼时,教那群不开窍的黄毛丫头时的艰辛,很是感叹。

叶昭扫了眼夏玉瑾,觉得比第一次杀人还紧张些。她凭着往日杀人点穴的经验,大致算出身材,只犹豫要灌多少杯酒,才能让他到昏昏沉沉,放松警惕,却又没完全失去意识的地步。然后抱下去放在床上,好好实践海夫人教的技巧。

两个人都专心致志各自盘算着小肚肠,结果五六杯下去,都有了点醉意。

夏玉瑾决定用话题来打破沉寂:“在想什么呢?”

叶昭老实说:“想你。”

夏玉瑾听见那么坦白的话,觉得脸都热了,轻斥道:“女孩子矜持点!”

叶昭赶紧低头,长长应道:“哦。”

夏玉瑾见她表情如此正经,不好下手,再次怒道:“也不要太矜持!”

叶昭抬头,有些困惑了。

夏玉瑾叹了口气,轻轻地说:“那个……和离就算了吧。”

叶昭眼睛闪了一下,迅速掩下嘴角笑意,做出惊愕表情。

夏玉瑾挺起胸膛,匆忙解释:“因为我宅心仁厚!是个好人!怕你离了我嫁个更**的纨绔或老头!绝不是喜欢你这种不像女人的家伙!所以你不准蹬鼻子上脸,在外头伤我面子!否则还是得离的!”

叶昭笑道:“我早就知道你很好。”